反複 反復 反覆

一早出門,就被一事驚到。緊忙回家,不外出了,上網。

我反複的聽木匠的錄音,感覺木匠的口音和我父親和他同袍的口音是相似的。

是反複嗎? 還是反復、反覆?

上網查:

反ㄈㄢˇ覆ㄈㄨˋfǎnfù
简反复
重複;一次又一次。
例 「反覆思索,謹慎行事」。

也作「反復」。
英to turn sth over
法à plusieurs reprises
德wiederholen (V)

今天來複習一下「復、複、覆」這三個字。

復,有「返、還」之意(爾雅.釋言:「復,返也。」)。後引申為「再、又」(如復返、復發)、「還原」(如恢復、復興)、「回報」(如報復、復仇)的意思。

複,原指有夾裡的衣服(說文解字:「複,重衣也。」)。後引申為「重疊、一再地」(如重複、複習)或「與單相對的、繁雜的」(如複數、複雜)之意。

覆,原為「翻倒、傾倒」之動作(如翻覆、顛覆),後引申為「回應」之意(如回覆、覆信)。

復、複、覆三字本義各異。復為「還、返」,複為「有夾裡的衣服」,覆為「翻倒、傾倒」,但因其發音相同、外形近似,而且所引申之某些字義接近(例如復與複都可引申為「再、又」之意),所以很容易被混為一談。

例如「回覆」與「回復」唸起來一樣,意思卻大不相同;前者是「回答」之意,後者是「恢復」之意。

還有「覆核」與「複核」也是上班族常會搞不清楚的用詞,簡單來講,覆核是回覆核對結果(通常是上對下),而複核則是重複審核(通常是會計人員),只要弄清楚字義,就不會誤用了。

另外「反覆」、「反復」、「反複」則是這三個字最常被混用的詞語。

反覆是把東西翻到另一面,一下正面一下又是背面的意思,引申為改來改去,而不是重複做同一件事,因此「反覆無常」的反覆不能寫作反複。

至於「反復」雖可解釋為一次再一次之意,但極少這樣用(會這樣用的人可能是受到了「反清復明」的影響吧!),至於反複(相反地重複?),則是錯誤的寫法。也就是說,若要意指「改來改去」,「反覆」才是最正確的寫法。

最後,重複不可寫做重復或重覆,復興不可寫做複興或覆興,覆蓋不可寫做復蓋或複蓋,否則所表達的意義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看到一影片:

復字,如今简写为复字;複字,现在几乎很少见到了。

復字和複字,都簡化成了復字。繁體的復字,說的是再來一次,回到從前的意思;而複字,則是多次來回一再這麼做的意思。

覆字和復與複,沒有什麼關係,完全是另外的意思——翻倒,倒下來,和另外兩字幾乎沒有什麼交集。

嗯!

給你看看多倫道最真實的楓葉——除了適當剪裁沒有任何特殊編輯的手機圖片:

image

哦哦,知道了,呵呵!

《山行》 朝代:唐代 作者:杜牧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深處 一作:生處)

普通話,深處、生處,讀出來是不同的。
江浙口音沒有鼻音,生處也讀“深處”;西北口音全是鼻音,深處也讀“生處”。

深 - tshim

Tsia ê tsuí tsiânn tshim. (這裡的水很深。)

生 - tshenn/tshinn
生做、看頭

Tsit ê gín-á tsin hó senn-tiunn.
這个囡仔真好生張。 好生張。(這個小孩外型、個性都好。)

Tsi̍t huè senn-tiunn, pah huè tiâu-lāu.
一歲生張,百歲牢老。
(小時候養成的習性,到了年老都不容易改變。俗語,性癖自幼養成,及長難改,幼教重要。)

生 閩南音近 新

深 閩南音近 親

其實很容易分別的。除了尾音不同,深是個仄聲字(入聲),生是個平聲字。所以,應該是應該是“白雲深處有人家”。如果換個生字,那就是二句連三平,不是太工整。

當然有人會說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

今日讀:

李白《自遣》
對酒不覺暝, 落花盈我衣。
醉起步溪月, 鳥還人亦稀。

再讀: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
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張九齡《自君之出矣》

故鄉杳無際,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舊國,道路入邊城。
野戍荒煙斷,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時恨,噭噭夜猿鳴。
——陳子昂《晚次樂鄉縣》

不信最清曠,及來秋已空。
數點石泉雨,一溪霜葉風。
業在有山處,道歸無事中。
酌盡一杯酒,老夫顏亦紅。
——唐求《題鄭家隱居》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
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
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台豈夢思。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至今疑
——杜甫《詠懷古跡》

苦憶荊州醉司馬,謫官尊酒定常開。
九江日落醒何處,一柱觀頭眠幾回。
可憐懷抱向人盡,欲問平安無使來。
故憑錦水將雙淚,好過瞿塘灩澦堆。
——杜甫《所思》

絳幘雞人報曉籌,尚衣方進翠雲裘。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臨仙掌動,香煙欲傍袞龍浮。
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到鳳池頭。
——王維《和賈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

三讀、

對酒不覺暝,落花盈我衣。
醉起步溪月,鳥還人亦稀。
——李白《自遣》

唐•李白
群峭碧摩天,逍遙不記年。
撥雲尋古道,倚石聽流泉。

花暖青牛臥,松高白鶴眠。
語來江色暮,獨自下寒煙。

過去的政治制度有些方面還是蠻好的。黃帝不喜歡誰,貶得老遠就是,用不著放在身邊礙眼。別的人不說,蘇東坡被貶到海南,反正是優哉游哉的,我覺得蠻好的啊。

我啥錯誤也沒犯,還不怎麼懂事就被貶到鄉下八年;大學畢業了,也在蘇東坡被貶的地方幹了六年,所以過去的大官被貶,也就是黃帝想耳朵清靜一些的意思吧。

  • 也在蘇東坡被貶的地方幹了六年,

還留下一房 - 我看過那一篇文 - 還有書。

  • 頭腦中所記的,真未必就是事實,記得的東西,就是被我們的頭腦中修飾過得思維儲存。

有時似乎是這樣的情況。

今天翻查了舊網文:

去年四月 九訣

去年二月達摩劍第一路

還好有貼文,但是上面的那些九訣、達摩劍第一路 又忘了。

今天貼這網文:

  • 我記得的是這樣:

1971年時,陳國華來台時,認識了白眉拳。跟了一年齡相差不多的學了些,現在只記得有一次,幫那人搬東西,還幫那人付了近兩個月的房租。
那人給了一薄的金色手錶。
還有一本 李毅成 的白眉拳的書。和現在市面上舊書攤的用畫的,那一本是李毅成本人的攝影。可惜和薄的金色手錶一樣,不見了。

1985年之前時,在南京東路和基隆路的交叉路口附近,也和一攤商學了一時。

七、八年前,有人來訪,再複習一次。

這幾日,想起白眉拳。

不像過去,學的時間短,這一次,俺能慢慢的學,重複的學。

原因是 - 油管。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