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有水了_1

埋頭做電子實驗 , 吉他沒彈 , 連帶拍照也忘了 .
最近連番下雨 , 日月潭水量高達 97% , 今天特地驅車去看看 .

這是水社碼頭 , 果然有水 .

走下台階 , 疫情期間 , 偌大廣場人不多 , 船也沒開 .

從這望去 , 這是比涵碧樓還高檔的六星級飯店 , 日月行館 .

這是碼頭邊 , 一般遊客住的中上級酒店 .

本來有水是常態。去冬今春台灣特別幹旱,也在自然循環的正常範圍內。

台灣疫情也有所減緩,其實台灣的整體疫情沒有那麼糟的,即使到現在我也認為仍舊不算太糟,如果早一點警覺可能會更好一些。

這樣的雨在台地並不是少見的,但在這地就百年一遇了。

據說是堵在地鐵裡的人最慘,死了好幾個(再聽新聞死者至少就有25人了)。

在常淹水的長江流域城市不至於這麼慘的。

賴友有寄德國、比利時的,有寄河南的。

有的講上次甘肅慢跑的,說應該搞唐朝古禮的成年禮招觀光旅行,搞慢跑沒特色還變這樣危險。

上次甘肅慢跑的,說應該搞唐朝古禮的成年禮招觀光旅行,搞慢跑沒特色還變這樣危險。

想到這事,我出外看看。
現在微解封了。

唉!

約一公里外的一地,萬華老人茶獅子王出事至今,曾認識的年紀相近的,平均每十日走一人。

再至另一地,怎的,三十多年常經過的一師兄的店變7-11店了,什麼!那老的去毛蔣去的那裏了。

再至另一地,前幾年還聽他們中有一人說甘肅發展觀光業應有特色,歷史名人之旅:

李廣、李陵、趙充國、姜維、

符堅、李淵、李世民、李白、

趙匡贏、

种師道,字彝叔,漢族。北宋晚期的名將,京兆府人。在抵禦西夏和遼、金方面有突出的貢獻。死後被追贈開府儀同三司。种師道祖父種世衡是仁宗朝的西北名將,威名震懾西夏。
種家子弟已是三代從軍,數十人戰死沙場,世代忠良。

接賴文:

這些事情不能多想,人生吧,各有天命。我們自己能做的,就是豁達一點過好每一天,不讓自己為難,不給別人添堵。

愉快,健康地過好每一天,不想那些沒用的事。

多走走,多看看,多活動身體的各個部位。頭腦也不能太閒,閱讀能夠保持回憶的。我現在基本上不讀新書,所謂閱讀在我,也就是把過去讀過,覺得不錯的書,翻出來重新溫習一番。因為常常閱讀,所以過去的事就總是有歷歷在目的感覺。

記得那時他們中有人去日本旅遊,回來時說去看了茅草屋,說日本人特會搞事,茅草屋都能成旅遊區。

就談到甘肅旅遊之發展特色。青海旅遊之學習瑞士發展特色,這樣的閒聊一陣。

俺認識的,多的是這樣,出國看到什麼好的,就會想我國應該怎樣怎樣。
但是他們的我國,會讓阿讀的跳幾跳!

大家合力做好該做的事,把日子過得舒坦一點就是最好的。

大家合力做好該做的事,把日子過得舒坦一點就是最好的。

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多些人的心中總是對彼岸有著感同身受的想法。

不像四、五十歲的一些人,對彼岸評論時,講話帶著尖酸刻薄、sharply worded、幸災樂禍的。
對我們這一輩的,講話也好似我們礙了他們,阻擋了他們的路途。

做好自己就行。我們管不了別人怎麼說話。人吧,受教育的環境很重要。人的意識形態生活習慣是非觀等等等,都是後天被灌輸的。

我們肯定改變不了別人,甚至也影響不到別人。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

  • 我們肯定改變不了別人,甚至也影響不到別人。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

只是感慨爾。

人是多多種,有這樣的:

河南鄭州大淹水事件時,許多藝人紛紛響應捐款,包括藝人張庭與林瑞陽夫妻、楊丞琳和李榮浩夫妻等人。

五月天今也捐出300萬元人民幣;

也有這樣的:

作家苦苓當天早上在臉書貼文,

台灣哪一個人捐款給中國,我就叫他是王八蛋」。

X - X - X + X - X - X +

三十多年常經過的一師兄的店變7-11店了。

記得去年底一師兄的店還在的。那時在那地聽幾人聊:日本人在國際上跟美國合作,但是在貿易上一直加強和大陸作生意,大陸也更加和日本作更多的生意。台地的一直喊獨,大陸也更加喊打,然後和台地作更多的生意。

大陸更加喊打喊斬,然後和台地作更多的生意。

喊打喊斬喊萬彈,但一彈也沒,真讓人討厭。
又作更多的生意,是要引誘更加喊獨嗎?

在那地聽那幾人這樣的聊。就想起有一年,大陸在抗議日本一事,但是捏,沒到日本車廠去抗議,而是把開日本車的大陸自己人,打得頭破血流。

那一師兄如果還在的話,不知會不會說:大陸現在喊美國、日本、台地怎樣、怎樣。

但是的但是,過幾天,不知大陸又會開放什麼,給什麼好處?

  • ○ + + ○ +

回憶一下,突然想起近六十年前,第一次自去約一公里外的一地,當時只有那地有一路邊小菜市場攤販,不到十家,但已是當時離家較近的小菜市場,其他要幾公里外。記得那天我買了一段蓮藕煮湯,很有成就感。

菜市場攤就是路旁幾木板條搭的。

那時還揹了幾斤米,去菜市場攤販旁的米店,有幫人磨粉,再揹回家製作湯圓。

問一問, 當年那米店的五子二女,比俺大的,現在如何?答:只剩二女。哎!

無語啊!

  • 我們肯定改變不了別人,甚至也影響不到別人。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

又想起馬歌當市長時,台北淹水了,捷運也被淹了。

認識一人,經營手機電玩的,在那一晚,幾年的營利心血,一夜損失了。好像一書店也是。

記得那時,經過汐止的某一墓園,看一墳,很奇。被大雨沖失墳旁的士地,顯出官木,木下約三十公分的土下,有一徑大官木的似土似石的紅球。

在此留一記錄。

哈。有兩件事老兄可能沒弄太清楚。第一:台灣一直是官方在喊台獨,大陸的官方根本就沒有理會台灣政客的任何喊叫,大陸的官方,加上大陸的正規媒體,到現在為止,沒有『喊打喊殺』。你們都太不了解老共了,等老共像樣一點的媒體喊打喊殺的時候,那問題早就已經解決了。老共怎麼打,怎麼殺,不會像一些台灣人想的那樣去做的。

再說誰第二點。台灣人的想法很怪,別說老共了,我都為大多台灣人的認知著急。以破壞民生的方式反台獨?開什麼玩笑。讓做生意的人不要活,砸人家的飯碗?西方列強是這麼幹的,老共過去不會這麼幹,將來也不會這麼幹。

基於以上所說的兩點,明白人會看清老共的應對方式,力量的對比,讓實力說話。美國在小布殊(大陸譯為布什)的時候就想和大陸翻臉了(但因為911事件分散了小布殊的一部分注意力),美國真正幕後大佬(deep state)已經開始著急了,二十年過去到今天,美國和中國大陸的實力對比,差距小多了,對吧?目前的態勢是,美國在整體實力上,雖然仍舊高出中國大陸很多,但如果真要打過來,絕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台灣在中美博弈中的實力,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十年以來,台灣沒有買能支持大陸發展的產品,這說明大陸的經濟發展可以完全不依賴台灣,做台海軍事分析的人太開心了。你買或者不買,賣或者不賣,都不可能對我造成經濟上的損傷。我的經濟下一把發展和你無關,就讓你一邊跳去吧。真正想做大陸生意的台灣人,已經在大陸這邊,當然應該善對人家。砸這些正在為大陸發展做貢獻台商的飯碗?神經病啊,這些人是大陸發展的有功人士,現在會善待,將來也會善待。台灣的那點農產品,可替代性太高了,但是,那點農產品就是很多人的生活來源啊。老共要打的是台獨勢力,為什麼要懲罰苦哈哈做工的台灣農夫和工友呢。和對岸的整體實力相比,台灣是沒有什麼優勢的了。

整體說來,台灣的經濟不錯,台灣人的生活也不差。十個台灣人,今天就有九個想和大陸叫板,這個真讓人無可奈何。

台灣不是大陸人的敵人,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大陸人一半或者一大半,和日本是有仇的。我知道有一些大陸人愛日本更多,那些人影響不了大陸人的整體。日本現在是大陸要應對的一個小目標,但那也不是要砸普通日本人飯碗的玩法。因為應對日本政客的敵意,不需要使用砸普通人飯碗的方式。

對付美國人,才是真正的大戰略。美國兩年來對中國大陸無所不用其極的攻擊,得到了什麼?如果現在還沒看清楚,到今年年底,是可以看得更清楚的。

我覺得 木匠是正直的人,想的是大義理、大利益。
不明白彎彎曲曲人的想法, 您得想想台地有些高位人的心中,比較多的是看重在自己的錢,自己的選票,自己的社會地位。

  • 哈。有兩件事老兄可能沒弄太清楚。

這個事啊,我是很清楚的。

第一點,我一直說:
我在看那些人在說什麼?
我在聽那些人在說什麼?

我只聽、看,然後偶而在這裏貼一些我聽的和看的。

我一直說:這裏的媒體一直在報導大陸的在喊打喊殺。
我一直說:這裏的媒體一直在報導大陸的戰機和艦來繞和這樣、那樣的演習。

  • 第二點。台灣人的想法很怪,確實如此。

他們這樣說:如果大陸不和台地的做生意的。
讓做生意的人不要活,砸了那些人家的飯碗,那些做生意的就會出錢出力宣傳使力,讓更多的人反對那些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

那些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沒有錢和選票,就越來越少有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

有些人反大陸是意識型態,但更多人是看在錢和選票上。

西方列強是這麼幹的,日本也是這麼幹的,台灣的也是這麼幹的。

大陸的不這樣想,但是別人會這樣想。別人會這樣想:其實大陸是歡喜被別人懟的,越懟的就得越多的生意。

別人會這樣想,別人會這樣補腦。

二、

繼續原先在想的回憶話題。

這風水點穴一挖開的土是這樣的:

但是呢?有的說自己懂的風水大師們會這樣說:奉勸那些不懂太極暈的風水大師們,千萬不要再寫文章再收弟子了,因為你都不知道「點穴是在太極暈內點,點穴不是在穴內找太極暈」這個最根本的風水知識,你還騙人幹什麼嗎?難道不怕天打雷劈斷子絕孫嗎?

他們這樣說:原因是他們點的穴,一挖開就平平常常的土壤而已,那些大師要人相信,平平常常的土壤才是不騙人的。

十年多前,我說話時,總會說:祖國、祖國的,讓身旁幾人不高興。很快的,我換了新工作環境。我到的新地方,大多是統派,年紀比我大些,大多比我還統,十一人中只有兩個是一點點淺綠,和外界接觸來往也較少。當我五年前退休時,真是適應困難。

  • 十個台灣人,今天就有九個想和大陸叫板,這個真讓人無可奈何。

是啊,我感受到十個台灣人,就有九個想和我的想法相反,這個真讓人無言啊!無語啊!無可奈何啊!

慢慢的,我看、聽,幾阿國的對我這樣說:
那些苦哈哈做工的台灣農夫和工人朋友們,被指導這樣想著:
一、苦哈哈做工的台灣農夫和工人朋友們,你們的的苦,都是大陸害的。。
二、老共打台獨勢力,就是要要懲罰苦哈哈做工的台灣農夫和工人朋友們。

我到五十多年前,現在已不見的米店那一地,聽一些人閒聊。
我到人已不見了,房子變7-11的那一地,聽一些人閒聊。
我到五十多年前,鐵路軌道變馬路的那一地,聽一些人閒聊。

他們有時會這樣說:
他們有時會這樣說:

他們這樣說:如果大陸不和台地的做生意的。

讓做生意的人不要活,砸了那些人家的飯碗,那些做生意的就會出錢出力宣傳使力,讓更多的人反對那些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

那些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沒有錢和選票,就越來越少有對大陸不友善的人和媒體。
有些人反大陸是意識型態,但更多人是看在錢和選票上。

  • 哈。有兩件事老兄可能沒弄太清楚。

這個事啊,我是很清楚的。

我只是在回憶一些人說的,這些人已經不在了。

他們讀書不多,但社會經歷多,有時他們會說我和姓趙的一句:紙上

不是這樣的。比如說,大陸會懲治一些不法的大陸商人,也會懲罰一些管理上有問題的台商。但台灣媒體不會去理性分析的,他們一般說來會站在他們的立場上亂說一氣。所以說,拿幾個生意人出氣,絕對不是該做的事。

人的生命有限,為了一個別的政治目標(比如說反台獨),去傷害與台獨無關的台灣生意人,不是好的做法。人吧,受到傷害都會記恨的。

我說啊,應該反過來,對好好做生意的台灣人,應該多加愛護。至於說因為意識形態不願意和大陸做生意的,不做好了,也要理解人家的想法,罵罵咧咧沒用。大陸最好的手機,台灣不買,可以理解。大陸最好的疫苗,台灣不要,也都可以理解的。不想做生意,不做就是,但反台獨,攸關與整個民族的興旺,方向弄錯了,就達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標。

台灣的疫情本來控制的很好,以台灣在全世界的人脈關係說來,不要大陸的疫苗,可以理解啊,不要就是。但如果真想買美國德國的疫苗,應該不至於有很大問題的,不知道為什麼,偏偏要給自己設置障礙。德國產的疫苗是和上海合作的,上海有投資,你偏要不講道理,想繞過應該有的商業規則,寧可不買。結果是把自己從抗疫做得不錯的位置上,整到中等的位置上才醒過來,這樣代價就太大了一點。

在經濟方面,我估計過完今年,到明年春大家都拿出2021年的經濟報表的時候,誰是驢子誰是馬,就會很清楚。以後,西方和大陸的經濟聯繫,會越來月密切,換句話說就是,做生意想繞開大陸,在有些方向上是會越來越難的了。

風水,財運,易數等等,信測有不信則無。我是不信這些的。林彪的老家,那風水好得很,從任何風水法理的角度上看,都照不出什麼毛病。然而林彪也不一樣是摔死在蒙古的溫都爾汗了?

我尊重信風水的人,尊重別人的精神寄託。但我自己是不會在這些方面多去想的。人家信人家的,我不大願意那麼虔誠地信這些東西,但我也絕對不回去煞人家的風景。

  • 人吧,受到傷害都會記恨的。

確實是這樣的。我只是近四十年前送貨時,經過的一店,這三十多年來,也時常經過的,竟然在台地的五十多天防疫日子後,會看到那店不見了,心中多了些觸動,多了些回憶。

武術和五術,是我三十歲前,因緣巧合的得了一些指導,雖然遺忘許多,但再看時,還是有快樂的回憶。偶而也會再複習這方面的,當作消遣。

雖然我只知道一些皮毛,但是不喜歡一些用風水五術行騙的。

多懂得一些,尊重別人的信仰的感受,這個世界就會是一團和氣的,那才是一種理想的世界。

可惜喜歡找事的人還是多一些,所以我們要選擇有見識,能理解別人的人做朋友,對性格不是那麼好的人,敬而遠之就行。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