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 自

萬 自

看了洞庭的西螺橋照片後,突然想起更多閏八月前的往事。

1995年前,我就學了一點萬籟聲的拳法。在和基隆路交界的吳興街、信義路附近的那一帶。

想起了01年前後去泉州時,再重學了些萬籟聲傳下的拳法。

現在六合拳 又忘了。自然拳一路 記得。

漳州

泉州

五環

看到這幾個字,我的第一反應是小時候最喜歡的動畫片《大鬧天宮》。大鬧天宮是上海萬籟鳴帶領著他的三個弟弟畫的動畫。

萬籟鳴,萬籟聲,聽起來像倆兄弟。

《大鬧天宮》這部電影,文革前我至少買票去看過5次。打倒四人幫以後我在家複習數學準備高考,聽說學校露天廣場放映老電影《大鬧天宮》,書本一扔,就跑去看。。。

萬籟鳴,萬籟聲,聽起來像倆兄弟。
剛上網查:

  • 萬籟鳴 江蘇南京人,

  • 萬籟聲,原名萬常青,湖北省鄂州葛店人。

  • 在家複習數學準備高考,聽說學校露天廣場放映老電影《大鬧天宮》,書本一扔,就跑去看。。。

  • 以前我也是愛看動畫,但想不起來看的是那些。

現在記憶就是一顯一隱、時顯時隱的。

記得去年還複習多次武警的擒敵拳第三套,開刀後還有些記得,現在又忘了。

5月26日在網上看到有人講畫符的事,還特別存幾圖。

才隔幾天,約兩個小時前看鬧天宮時,想貼幾圖,但找很久,唉!。=。

四十多年前,得了一畫符的書。兩岸開放後,有人帶回來一本說是張天師傳下的畫符的書。

和當年得的那一本幾乎相同。現在也忘了放那,很久沒再看到了。

大陸唱《拉網小調》比較好的是我們武漢人,吳雁澤(原籍山東,大學畢業後生活在武漢)。

這個視屏短片是蔣大為演唱的,比吳雁澤唱的差一點。

image

這幾天來關於疫苗的風風雨雨新聞,已經看得太多。
但是如果一切回到科學的角度,就知道每個疫苗策略的選擇,都有其不同背後的想法。

接到上面的賴文。

心想,已是醫院回診的日子,但一看新聞:

  • 62歲洪姓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 )確診病患,收治在雙和醫院11樓負壓隔離病房,今天上午7時許疑似情緒不穩,竟持刀攻擊3名護理師,造成3人手部及腹部等多處刀傷。

沒錯,62歲洪姓後的兩字,這記者這樣寫。

聽歌:

俺還是害怕著,先別去。

再不打疫苗,俺就要學唱一歌: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不少人是熱衷於製造擴大仇恨?

一碼歸一碼,對於普通民眾,在可能的情況下提供理性的幫助還是需要的;滅掉那些不良的台獨記者以及極端的台獨份子,我是支持的。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