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庫門

那年在上海 , 梧桐帶俺去看石庫門的房子 , 新天地附近 .
那時候才發現 , 對上海簡直一無所知 .

新天地的石庫門似乎是經過整修的 , 美輪美奐 .
而這影片中應該是原始的老石庫門 , 原汁原味 , 歷盡滄桑 .

轉檔不易 , 為了維持高一點的畫質 , 分成好幾段 .


.

.

.

.

這是 youtube 的原檔 , 但願梧桐有一天能看得到 .
.

.

打人鬥人發生在66-68年期間,那時梧桐剛出生,雖沒有直接經歷,但這些梧桐肯定都知道的。

我知道的肯定比梧桐知道的更多一點,比梧桐小的,就沒什麼記憶了。因為真正有點思想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場浩劫,沒人願意多談。

的確實死了一些人,那些人挺冤枉的。當然人們不願意談還有一個原因,反派用文革的一些事實做文章也是沒有底線的,現在海外流傳的一些反派故事,大多有太多水分。

家庭受到劇烈衝擊的,老忠算一個,我也算一個。實話實說,在一個城市,受到衝擊的家庭比列有多大呢?我認為,好幾百,上千個家庭才會有一例兩例吧,大多數人家是造別人的反,這也是絕大多人無感的原因。受到小小衝擊的家庭有一些,時間一長,那些不快的記憶,也就淡了。

說一個簡單的數字給洞庭參考:在讀大學時,我們系我們這個專業同一年級的兩個班共六十多人,家庭受到劇烈衝擊的,也就是我一個;受過一下小小衝擊的,另有一個兩個吧,所以,我的老同學對這些是無感的。

需要補充的是:受到劇烈衝突的,比較倒霉的是我家老爸的國民黨軍官背景,和一些脾氣死硬的知識分子以及一些舊政府的官員,而更多的是一些當官的。這些當官的挨整之後,文革一結束大多都官復原職,所以他們的心理也很快就找到了平衡故不會記恨文革。。。

去年有一人給我看了上海陸家嘴拍攝的影片,就在當年日軍登陸地的那個海邊。

我還記得這樣的話:

以前很亂,白均來了,白均的人得利,出頭天。別的均的人都被壓下。

藍均來了,藍均的人得利,出頭天。別的均的人都被壓下。

逆均來了,逆均的人得利,出頭天。別的均的人都被壓下。

紅均來了,紅均的人得利,出頭天。別的均的人都被壓下。

最可怕的是沒有均來,就誰的心硬、力量大,打了拿了就走。

四十多年前,聽那些退休老人聊天時,這樣講:

一、
左圖 你得了命令,帶著1500人,從中間的路,去占領 A地。

  • 現在你到了B地。

你派人出去,得了傳回的訊息是A地有對方5000多人。C地約有對方300多人。D地也約有對方300多人

  • 你該怎麼辦?

二、
右圖 你得了命令,帶著1500人,從右邊的路,去占領A地。

  • 現在你到了B地。

你派了500人在前,到了D 地,看見A地。有對方1500多人。
你又得了傳回的訊息是C地約有對方3000多人。

  • 你該怎麼辦?

現在呢? 一些退休老人講這樣的英文:

是他們沒悠,或做不到的。

新的戰爭環境下,有多少人已經不是重要因素了。

人多消耗大,打補給線就行了。

現在的軍人,沒電沒水,就沒有戰鬥力了。

退休後,前幾年我去了台中,到了一地方。

我想起了78年的事,那一年,我曾在這地幫人看水果攤。15歲前後,我就是常在這樣的環境走動的,直到01年我去了華越貼文時。我去了華越貼文後,到6年前退休,我幾乎沒到這樣的地方。

我想起了78年的那一天下午,我看著一些水果,賣相不好的水果,忘了是香蕉還是柑橘?

幾個小時,沒有一個人客,讓我想著生命的意義?我這一生就要看著這些賣相不好的水果過著?

幾算命的說:留在南部發財,回北部考讀大學,有文秀但財遲。

我決定了。

我決定了。

我要去讀書,才能多懂些事多明些理。

前幾年我去了台中到了這一市場的這一角落的地方,有人告訴我,當年我曾在這地看水果攤。

我抬頭看著,右前上方,就是這影片最後的六角樓。

我回憶過去,想起當年的決定,還是慶幸的。

  • 買香蕉要選直的還是彎的?

香蕉一開始都是直的,但在生長過程中,因為對陽光的需求而向上生長,再加上地心引力的作用,久而久之就形成「尾巴向下、頭部向上」的彎曲狀態。

但為何還是有直的香蕉呢?
這是因為直的香蕉都是還沒有體現向陽性,也就是還沒有成熟,這種香蕉都是在運輸途中,或者在倉庫的時候被催熟的。

人生該走什麼樣的路,很難說的。讀書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能讓自己活得更明白一些。

不讀書,賣水果或者打一些小工,一輩子過得糊里糊塗。

讀書最大的好處就是,會讓人有見識,會思考,會做出一些判斷。

  • 有多少人已經不是重要因素了。

  • 沒電沒水,就沒有力了。

我想的不是這樣,我想的是一歌 - 手把秧兒

78年時當年那幾老人,給我看了上面的左圖,在台北植物園附近。

我印象深刻的很,原因是那天的那一條街在鋪柏油,我踩下去,鞋陷在柏油路面上。

97年後,那幾老人的晚輩的那些老人給我看了上面的右圖,在台北臥龍街附近。
他們嘴上說:雍熙北伐 宋軍 岐溝關之事

慢慢的,我才知道,他們談的是:上黨 邯鄲 漳河 定陶 新開嶺 宿北 鉅金魚 魯南 青化砭 他們的舊識被包了餃子的地方,他們在嘆當年他們的舊識怎麼沒認識到退步是向前。

還有後來他們的自己被包了餃子的地方,例如雙堆集就不說了。

  • 讀書最大的好處就是,會讓人有見識,會思考,會做出一些判斷。

例如: 知道了
前進 前進
前進 前進

這是不一定對的,有時退後才是向前的。

例如: 知道了忍耐、忍耐、忍耐,實在沒法忍耐,就實施雷霆的一擊,這種想法,這是不需要的,常常給予一些小電擊就好了。

例如: 知道了一棒一條痕 ,一摑一掌血。(好像不一定對。)

《朱子語類》卷十:“須是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看人文字,要當如此,豈可忽略。”

《儒林外史》第十一回:“八股文章若做的好,隨你做甚麼東西--要詩就詩,要賦就賦,都是一鞭一條痕,一摑一掌血。”

宋•朱熹《朱子語類•論語》:“大概聖人做事,如所謂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直是恁地。”

示例:清•吳敬梓《儒林外史》第11回:“要詩得詩,要賦得賦,都是一鞭一條痕,~。”

不要想一口吃成胖子,不要想一擊解決問題,要想打鐵匠,鋼鐵是千錘百鍊的。

全唐詩話:「雕金篆玉,牢奇籠怪,百鍛為字,千鍊成句。」
晉‧劉琨《重贈盧諶》詩:「何意百煉剛,化為繞指柔。」
清‧趙翼《甌北詩話》卷一:「詩家好作奇句警語,必千錘百煉而後能成。」

小時候我的鄰居有一個陸姓的爺爺,他教我們讀唐詩,他說: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偷。

還說:有幾百首首唐詩記在心裡,又把笠翁對韻讀溜了,張口一來就是詩。

陸爺爺不是隨便說說,他真有這個本事。我們一群孩子圍著他玩,他就能隨口將我們玩的,說的,做的現編成朗朗上口的詩句。

那時候我沒聽人家說過粵語好念古詩詞,只是自己覺得陸爺爺的鄂東話念古詩詞很順。

1965年春天,陸爺爺病重。夏天死了,死在家中。從鄉下木船運來的棺材用板車拖到巷子裡,陸爺爺從鄉下來的大兒子摔了一個碗,靈柩用板車拖到四宮殿碼頭上船,城裡的另兩個兒子也隨船送老人魂歸老家了。

想起這地:

https://kknews.cc/history/4x99vl3.html

以前曾聽過、看過他們是這樣講故事的。

老大在幫?
沾祖師爺的靈光。

老大! 貴幫頭?
與武六。 這是松江的幫派。

龍牌聖旨

諭倉場侍郎云:旂丁輓運天儲每歲勤勞,朕每屢降諭旨,加恩優恤,令其俯仰充足,不致匱乏。近聞粮船至抵通州壩,經紀勒索科費每船三十金。

在從前旂丁多帶貨物,射利營私,所過地方不無需索煩擾,故抵通之後有此陋規。

今各幫旂丁遵守法度,押運官弁約束亦嚴,所帶貨物有一定額數,不敢多携,除所給行月粮外,安有餘資以為科費。

爾倉場總督可嚴飭坐粮廳、申飭輕紀,嗣後粮抵通,除扣耗米外,不得藉斛費名色索取銀兩,亦不得淋尖踢斛以致正糧虧闕,苦累旂丁。倘有違者,必嚴加治罪;若該管各官失覺察,經朕訪聞,亦必從重議處。

朕聞各省粮船過淮抵通之時,該管衙門官吏胥役人等額外需索陋規,以致煩費甚多,運丁重受其累,特命御史前往稽查,禁革苛索等弊。

又查向來之例,每船北上帶土宜八十石,朕恩旂丁運駕辛苦,若就糧艘之便,順便貨物至京貿易以獲利益,亦情理可行之事。著於舊例六十石之外,准每船攜帶土宜一百石,永着為例。

是運丁等繁多,素有惡習,如偷盜米石、掛欠官粮、夾帶私貨、藐視法紀,此向來之通弊也。又如昔年湖廣二省糧船因私忿小怨,遂致操刀持戈,殺傷多命。

又從前偶致回空守凍,遂縱容水手公然搶奪,擾害居民。

此皆朕所知者,是以數年以來內外臣工條奏旂丁不法者不下數百紙。

前又奏稱販賣私鹽之弊在糧船為尤甚,有一種積梟巨棍名為風客,慣與糧船勾搭,載貨物運至淮揚,托與本地奸徒,令其賣物買鹽,豫屯水次,待至回空之時一路裝載,其所售之價彼此朋分,糧船貪風客之餘利、風客恃糧船為護符,於是累萬盈千,直達江廣,私販日多而官引日滯等語。

觀此則旂丁作奸犯科,誠難以悉數也。年來屢飭該管嚴行約禁,又復念其勞苦,疊沛恩膏,近見伊等之惡習刁風亦漸悛改。

是以特頒諭旨,嚴禁過淮抵通時苛索之陋規,復令增添土宜,俾多沾餘潤以贍家口,伊等益當感戴朕恩,遵守法度,共為良善,以免罪愆。

著總督倉場侍郎漕運總督將朕此旨通行刊布,每船各給一張,使運丁人等觸目驚心,以副朕體恤之至意。

以上此旨即昔時擺香堂時所謂(龍牌聖旨)

老蔣靠青幫緊密是真實的,說老共靠洪幫比較牽強,最多是說,老共偏向於理解洪門,對青幫沒什麼好感。。。才是事實。

四十多年前,以前曾聽過、看過他們是這樣講故事、寫故事的。

详细认真看完了石库门访谈视频,我也是第一次了解石库门建筑,原来是这样子的。

视频中问话应该是洞庭兄吧,口齿清晰很会聊天嘛,有水平。上海阿姨虽然不是知识分子,但是气质很好,不愧是书香门第出生。

能这样深入到百姓人家去实地看看,不虚此行。谢谢分享。

這個視頻短片應該和洞庭無關,原來是發表在油管(youtube)上的。大約十年前谷歌放棄大陸市場,主動遷出中國大陸。洞庭兄應該是在谷歌上看到,就搬到這兒來了。

我婆家以前就住石库门房子,我结婚后在那里住了18年,厨卫确实正如视频里所讲的很不方便,但是大家都习惯了,也不觉得辛苦。一个门里我们总共有6户人家,一楼三家,二楼三家,像一个大家庭,尤其过年大家在厨房里烧菜,互相传授烧菜经验,家长里短的也是有意思。
整个视频的主题感觉不是石库门而是WG的事情,想想中华民族几千年,很多朝代所发生的事情不比WG差,我常为这事纳闷呢。WG时候我虽然很小,但是我祖母被挂着牌子扫街的事情我心里一直很心疼,对一些子女和父母划清界限的做法很鄙视,还有就是我们整个小学就没有好好读过书等等

呵呵 , 今年台灣股市很精彩 , 比較忙了一些 , 所以也少上帖回帖 , 現在總答一下 .

這影片是在 youtube 看到的 , 主要是要弄來與梧桐印證一下 .

雖然影片裏有談及文革的部分 , 但這並不是俺刻意要表達的重點 .
只是文革深深影響了一代人 , 每當老人談及人生經歷的時候 , 就成了避不過的話題 .
雖然文革的結果早就盡人皆知 , 就是那麼回事 , 但其中有兩句話還是令俺震撼 .
“千萬不能牽涉到政治” , “千萬不能實事求是” , 這是何等慘痛的人生經驗 .

說到房子 , 新天地很漂亮 , 思南路也很漂亮 .
但俺沒想到 , 一棟房子可以住五六戶人家 .
廚房共用 , 一家一格 , 俺這台灣人覺得不可思議 .
沒衛生間 , 得倒馬桶 , 想要衛生間得要自己改建 ,
那一條街 , 本來應該是很氣派的 , 卻都已經變樣 .
俺想起在北京看過的四合院 , 也是改得幾乎面目全非 .

說起石庫門 , 那年在新疆喀什古城的老街 , 看到這樣的景觀 .

俺對同團的一位導演說 , 這像是上海的弄堂呀 .
這位導演見多識廣 , 忙說 , 啊 , 對 , 對 , 像石庫門 , 石庫門 .
俺暗叫慚愧 , 要不是梧桐曾經帶俺看過 , 這下就聽不懂啦 .
當下也回了幾句 , 讓他以為俺也是有識之士 , 還好沒有坍臺 .
感謝梧桐 .

P.S.
看這照片 , 才想到還有一大堆西藏和新疆的照片沒貼出來 .
是該再弄點來貼貼了 .

弄堂的含義更寬一些。石庫門是指建築的方式,其它一些弄堂,未必就是石庫門建築。

石库门建筑比较统一,一个弄堂的房型结构都差不多的。哪天我去拍一些照片传上来。洞庭来上海没有几天,所以上海很多真实的一面,尤其是人们的生活环境你不一定清楚,就像我婶婶从香港、台湾回来说,那里都不及上海,都是片面的观点。

是的 , 俺知道 , 弄堂未必都是石庫門 .

是呀 , 所以俺希望能多看看 .
等能夠來的時候 , 俺還是要來的 .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