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的一條街

臺北有一條街叫廈門街。

1970年前,在臺北廈門街附近,見識過的一種拳,一廣東李姓中尉講他會的一種拳。

我現在只記得這兩句話:

學仁學義學功夫
尊親尊長尊教訓

當年被幾人取笑的,他們是練山東螳螂拳的。

那時在台地,廣東東江客家螳螂拳是少人知的。

02年前再見時,他說海軍中校退伍多年,但已不記得拳法了。

約十年前,又再見有人會這一種拳。

當時香港網上有的寫:
周家螳螂拳、朱家螳螂拳、鐵牛螳螂拳、江西竹林寺螳螂拳。

大陸網上有的寫:
南派螳螂東江一帶分為三大系:周家教、朱家教、鐵牛教。

上個月,巧遇多年不見的舊識,談:

江西竹林寺螳螂拳相傳創派祖師三達和尚自西藏前往山西五臺山後轉往江西竹林寺,傳武術給一僧一道,再傳俗家弟子張耀宗,張耀宗在廣東惠陽縣坪山鎮開館時,武館所供祖師牌位及對聯。

由其祖師牌位及對聯可以對江西竹林寺螳螂拳的起源有更深入的瞭解,

祖師牌位上的對句

“金煉成丹為獨步,英靈看守護群生”

與新加坡宏茂橋金英堂廟門的對聯完全相同,

台灣天和正教的祖師牌所書 - 三達門中稱聖手,少林寺內巧真功。

茅山三達門盧法輝師傅的祖師牌的對句 - 三達門中真妙手,少林寺內練精功"。

茅山三達門教規 - 尊師尊兄尊教訓,學仁學義學武功。

也與南方螳螂拳某派祖師訓詞類似,種種跡象顯示江西竹林寺螳螂拳與南傳道教符籙派的密切關係,祖師牌應為紀念列位傳業師尊。

我是練不好,不表演的。
學了的好處:感覺身體比較沒練時健康,感覺精神比較沒練時愉快,多看些朋友。
也是好的。

梧葆老兄這次貼得不錯 , 沒有口水啦 .
廈門街 , 也算介紹台灣 , 只可惜沒有照片 .
原來是說在廈門街接觸到的武術 .

但這也不錯 , 武術是梧葆老兄興趣而且專長的項目 .
述發自己的興趣和專長 , 就是講了自己的話 .
雖然俺對這個不太懂 , 但還是要尊重和鼓掌的 .

梧葆老兄的武術 , 以及其他的許多武術 .
俺以前說過 , 在外國被叫做 dancing , 是一連串的動作套路 .
這樣的套路 , 與實戰未必有關 .
但沒關係 , 套路動作 , 至少也算體操的一種 .
那麼體操對健身有沒有益 ? 當然有啦 .
老人家打打太極拳 , 活動活動筋骨 , 當然是好事 .

所以武術套路 , 俺不反對 .

俺反對的是 , 把這些武術套路神化 .
說甚麼中華武功天下第一 .
然後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拼命的膨脹 .
甚至有時候還帶進了民族情緒 .

精武門電影裏頭 .
李小龍一腳踢碎那塊 “華人與狗不得入內” 的牌子 .
後來又把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 .
俺 17 歲的時候就看得意氣風發 , 熱血沸騰 , 爽呀 .
後來才知道 , 做了幾十年的阿 Q .
原來電影是靠這樣賺錢的 .

近幾年來在大陸 , 由徐曉冬帶頭打假 .
證明了傳統武術套路和實戰其實是兩回事 , 大家才逐漸明白 .
其實中華武術早就被泰拳修理了幾十年啦 .

唉 , 年輕人不講武德呀 .

  • 其實中華武術早就被泰拳修理了幾十年啦 .

現在大陸是把武術套路表演和武術散打分開來比賽。

我注意了幾次 - 大陸的散打和泰拳的比賽。

大陸的散打和泰拳的比賽,在泰國比時,泰拳贏的比較多。

在大陸比時,泰拳輸的比較多。

我現在偶而會練幾招捕俘拳和擒敵拳第三套,大陸的偵察兵和武警練的,感覺還是有實戰性的。重點是簡短易記。

以前學的那些傳統的,大多是練前忘後,幾乎是沒能再練了。

當年我學拳時,那幾老人並沒教我武術對打的。

講了某某人、某某人、某某人、很多的武者被槍打死的事。

我記得的一次講用法:

別人看起來強,就帶把小刀。

別人帶把小刀,就帶把長刀。

別人帶把長刀,就帶把手槍。

那幾老人是1900年前後出生的,知道義和團,經歷火兵器戰爭的。

Yeah "I’m traditional, but that doesn’t mean I’m stupid!

墨子腔調非攻。還是不打為好,勢頭不對,趕快跑掉。

  • 墨子腔調非攻。還是不打為好,勢頭不對,趕快跑掉。

當年我的回答是:

帶刀會被警察抓去,帶槍的罪很重的。

有人回憶刺槍術。

而俺偶而練一點拳,知道看:

隔一天,再看這些影片,又是一些回憶,慢慢回憶中。

影片已刪除。

有人回憶刺槍術。
當年我的回答是:
帶刀會被警察抓去,帶槍的罪很重的。

  • 老人聽了,就笑了。

一、
國術、功夫,也不過就是一種傳統的體育活動。舊時代時,沒收音機、電視機、手機等等,也沒什麼育樂團康活動,練練拳腳兵器功夫,也是不錯的。

二、
治安
多倫多的馬偕(Rev. George Leslie MacKay. D.D.)在他的自傳記載中,多次記錄了清末時,兩岸的政府組織的崩解,治安的崩壞,靠私團體角頭的維護安全。

馬偕的家族原是蘇格蘭高地(Scottish Highlands)薩瑟蘭(Sutherland)的佃農,因英國工業革命引發的圈地運動,產生蘇格蘭高地清洗,馬偕的家族人士陸續逃到加拿大,馬偕的父母於1830年移居加拿大,他的父母都是敬虔的新教基督徒。

1844年3月21日,馬偕(Rev. George Leslie MacKay. D.D.)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牛津郡(Oxford)佐拉村(Zorra)。

三、
我學拳時,聽了不少鏢局鏢師的故事,感覺就是出了北京城,遍地許多土匪。加上爭水爭路等械鬥,農莊農村不練拳腳兵器的,就會被滅。

但是火兵器時代,練拳腳兵器的也就是一種傳統的體育活動。

我小時候,也是有聽過老人們講著盒子炮情懷的故事。

有人回憶刺槍術。

他們回憶練刺槍術的動作一致,殺聲震天,士兵對著空氣乾刺,觀賞性十足,但似乎實用性???

貼身近距離,直接手握開山刀、柴刀、藍波刀格鬥,都比上刺刀用槍比劃半天還來得「快、狠、猛、準」。

我想起二十多年前,聽了幾位均官,講了伊拉克的戰法,看了上面被刪除的影片,連土耳其也這樣了,再想想台地還是要練刺槍,就感想一番,貼了上面幾影片看看。

現在衝突如果爆發,對面拼搏的可能性極小,精確制導的飛彈(導彈)應該是主戰力。

  • 近幾年來在大陸 , 由徐曉冬帶頭打假 .
    證明了傳統武術套路和實戰其實是兩回事 , 大家才逐漸明白 .
    其實中華武術早就被泰拳修理了幾十年啦 .

記得在台北市台電大樓附近,在那附近的某一屋,我曾和某人比較一次,按我的規則,兩人用手的手指沾紅墨水比。

那時,我練八卦掌還算是好,在十幾秒的交手,我在那人的太陽穴、喉嚨、兩頸側、腋下、血海穴,留下了紅墨水痕跡。

我說:我的手是沒什麼力量,可能不大於30公斤,但是拿一把銳利的水果刀刺入了人的身體3到5公分也是可以的。

我的食指沾紅墨水點到的地方是極危險的。

那人只在我的手臂留下紅墨水痕跡。

比後,那人服氣了,帶我去那附近剛剛新開的一間書店逛逛。

師大路的問津堂是2001年12月開幕。

这就是收获,我唱歌也是一样。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