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宋朝人

  • 只是媽祖是宋朝人嗎 ?

上網查: 維基百科

媽祖(莆仙語:Mâ-cô;閩南語:Má-tsoó͘;閩東語:Mā-Jū)是以中國東南沿海(浙江、福建)以及台灣為中心,擴及東亞(琉球、日本本土及新加坡等東南亞地區)沿海一帶的海神信仰(又稱天上聖母 、天后、天妃、天妃娘娘、湄洲娘媽、媽祖婆等。

媽祖影響力由福建莆田湄洲島傳播,歷經千年,對東亞海洋文化及南中國海產生重大影響,稱為媽祖文化。媽祖原名林默(暱稱「默娘」),排行家中老么,聰慧過人、沉默不多言,終身未婚,傳言常於海湧風浪顯靈、颱風轉彎、保祐平安航行,信徒認為是「護國庇民」的海洋守護神。

  • 媽祖姓林,歷史相傳出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或曰五代末年)

福建路泉州府莆田縣湄洲島東螺村(宋太宗年間,莆田改編入興化軍),民間傳說媽祖「出生時不啼哭」,因而取名為「默」。

文獻或有記為「默娘」,而「娘」字為舊時對單名女子之通稱,故媽祖原名應以「林默」為是。

媽祖卒生年與家世,史料中有多種記載:

現存關於媽祖最早的文獻,是南宋廖鵬飛於紹興廿年(1150年)所寫的〈聖墩祖廟重建順濟廟記〉,謂:「世傳通天神女也。姓林氏,湄洲嶼人。初以巫祝為事,能預知人禍福……」據此,媽祖生前是一個女巫。媽祖死後,文中並提到:宣和五年(1123年),「給事中路允迪出使高麗,道東海。值風浪震盪,舳艫相衝者八,而覆溺者七。獨公所乘舟,有女神登檣竿為旋舞狀,俄獲安濟……」船員說這是湄州女神顯靈,於是路允迪返國後上奏朝廷請封,詔賜順濟廟額。

南宋李丑父《靈惠妃廟記》「妃林氏,生於莆之海上湄洲」。

南宋李俊甫《莆陽比事》「湄洲神女林氏,生而靈異,能言人休咎,死,廟食焉。」。

南宋黃岩孫《仙溪志》「順濟廟,本湄洲林氏女,為巫,能知人禍福,歿而人祠之」。

(明)張燮《東西洋考》「天妃世居莆之湄洲嶼,五代閩王林愿之第六女,母王氏。妃生於宋建隆元年(960年)三月二十三日。始生而變紫,有祥光,異香。幼時有異能、通悟秘法,預談休咎無不奇中。雍熙四年(987年)九月九日升化。

(明)嚴從簡《殊域周咨錄》:「按天妃,莆田林氏都巡之季女。幼契玄機,預知禍福。宋元祐間遂有顯應,立祠於州里」。

(清)楊俊《湄州嶼志略》:「湄州在大海中。林氏林女,今號天妃者生於其上」。

(清)《長樂縣誌》:「相傳天后姓林,為莆田都巡簡孚之女,生於五代之末,少而能知人禍福。室處三十載而卒。航海遇風禱之,累著靈驗」。

《莆田九牧林氏族譜》則記載媽祖是晉安郡王林祿的第二十二世孫女。

從南宋到清代,絕大多數史料公認天后,名為林默,生於湄州嶼,自幼有異能,廿八歲仙遊上界,(福州人傳說媽祖逐波而去,遺體被埋葬在馬祖島)。

具體生日,雖只見於《東西洋考》,但早被全世界媽祖信徒奉為媽祖生辰,舉行慶典。

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媽祖信仰遭到嚴重的打擊,許多宮廟和神像被毀。譬如媽祖信仰發源地湄州島上的廟宇和相關文物,就在文革中被摧毀殆盡,包含分身大媽。只有少數廟宇如莆田文峰宮,在文革時將媽祖神像藏於郊區的古井中,保住了神像。

泉州天后宮則是因為曾被當作工廠使用,因此躲過被摧毀的命運。改革開放後民間信仰逐漸恢復、加上兩岸交流頻繁,媽祖信仰重新活絡。又因為媽祖信仰中獨特的「進香、刈火」習俗,台灣各媽祖廟為求增加本身與祖廟的連結,紛紛前往湄州捐獻資金興建宮殿或牌樓等建物,使湄州島上的媽祖宗教建築迅速增加。

馬祖列島
馬祖列島之名即由媽祖而來,據清初《使琉球記》記載,宋朝福建湄洲的林默娘(人稱媽祖)廿八歲時,因父兄駕船駛至閩江口海域,突遇巨風大浪,船毀人溺,默娘得知,飛身入海拯救父兄,因而罹難,遺體隨海漂至閩江口附近的竿塘島(即今日馬祖列島的南竿島),為漁民打撈上岸,並就近將她葬在岸邊。。

馬祖人則認為,媽祖葬於現今馬祖南竿鄉馬祖天后宮宮內的靈穴石棺中,且興廟供奉相傳至今,成為馬祖居民最重要的信仰之一。

此島因而稱為「媽祖島」,或因傳抄而寫為「馬祖島」,(法定行政縣名為連江縣),此村則稱「馬祖村」,該處港口稱「馬祖港」,簡稱「馬港」。

  • 住北部 , 尤其是眷村區

住北部 , 但1980年時,就沒住眷村區 那些眷村也早就被拆了。

偶而會遇到回來附近回憶往事的幾位。

例如一白鬍子的,五年來見了三次,聽他和人講話兩次。

有的還記得綽號,大多是感覺似曾相識,不知名和姓,家住在何方。

現在有賴文的,只有高中同學和幾位舊識。

line 群和朋友圈 , 不太像是俺所熟悉的台灣 -

得一影片:蝙蝠

去年和今年,我時常想起三十歲前,幾次和人去新店碧潭附近的一空軍公墓。連石墓碑也沒,就水泥板上寫幾字。

或許比現在好,一舊識去年走了,就燒了,灑在樹下。

昨天,俺賴貼一獎章事,被笑了,他們回貼寶星獎章、景風獎章、弼亮獎章、金甌獎章的圖。

貼星期六得了這樣的影片:

1個讚

有人願意逗笑幾句,是親切的另一種表現。我自己覺得哈,我死了以後,化灰葬於大樹下,是個極好的歸屬。

有人賴文來:

1根綠色未成熟香蕉(含皮)切成塊狀+1隻雞腳(用黑色的腳那種)+ 一碗水,依此比例類推,放入電鍋,煮兩次,主要是讓他雞腳的膠質跟香蕉完全結合,然後每天至少喝一碗,沒喝完的,放冰箱冷藏,它會變成固體狀,因為很多膠質。

回貼:

有人賴文來 我在此貼一貼 共賞:

我是有揀選的。例:我貼這樣的:

有時我是很心煩燥的。

有人一直盯著,準備面對著,幾個月沒回家。

但也有人愛說刺激的話。

我手術出院的那一天,就聽到計程車上的收音機廣播:

他的講文引經據典。

他引經據典地實行重炮轟擊。

他引經據典的風格不是晦澀難懂。

他讓年輕的學生聽懂人們引經據典的談話。

他妙文雋語引經據典令聽者屏氣斂息,拍案叫絕。

他引經據典地說: “每地劍隊何等壯美,小逆的氣息令人心醉!

館長是和他沒得比的。

有些人可能被魔鬼附體了。

大學教授狗屁不通的多的是。

我記得的。

很多年前,我在台北市八德路的一棟樓房的二樓,有人給我看了波士尼亞的一座橋的多張相片。還有那人在那座橋下的多石灘上的相片。

不久,那座橋被炸了。

後來,橋修好了,但多少的人受傷害了。

很多年前,我在台北某地,有人給我看利比亞某地的別墅區的相片。

  • 但後來,我竟然在油管上看到在那別墅區的戰鬥影片。

很多年前,我在台北某地,有人給我看敘利亞某地的一間學校,還有那校長說他建校的的過程影片。

  • 但後來,我竟然在油管上看到坦克衝進學校,把學校的建築擊毀的戰鬥影片。
    再查到那校長被打死了新聞。

我雖然沒有出國留學居住,但是也是曾認識有人去外國回來,曾看了、聽了他們的見聞、影片、相片的。

幾地來搞事,幾地又走了,但當地的人怎麼了,也是知的。

沒經歷過戰爭的人,以為戰爭是別人去死,自己吶喊幾句就成。世界上哪有那麼美的事!

別說硝煙彌漫的戰火了,局勢一緊張,因為封鎖所造成的生活困竭,就會讓很多人無法承受的了。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