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ìe -tshí

嚙鼠 nìe -tshí

華語詞目 老鼠

高雄混合腔 鳥鼠niáu-tshí
金門偏泉腔 鳥鼠niáu-tshír
馬公偏泉腔 鳥鼠niáu-tshú
新竹偏泉腔 鳥鼠niáu-tshír; niáu-tshí

老鼠 怎會寫成 鳥鼠?

今日增新知,上網查了。

「齧」是形聲字,後起字簡化為會意字「嚙」,兩字相同,但是字音變化很大,現代國語音[ㄋㄧㄝˋ][nìe],台語「 niau 鼠」接近此音,聲母清化後又韻母失去入聲,故其失寫的合適漢字是「嚙鼠」。

兩鼠鬥穴
注音一式 ㄌㄧㄤˇ ㄕㄨˇ ㄉㄡˋ ㄒㄩㄝˋ
漢語拼音 liǎng shǔ dòu xuè
出處 史記˙卷八十一˙廉頗藺相如傳:「又召問趙奢,奢對曰:『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王乃令趙奢將,救之。」
釋義 比喻敵對雙方在地勢險狹的地方相遇,只有勇往直前的才能獲勝。

比喻戰場不開闊。

《史記 卷四十三 趙世家》:二十九年,秦、韓相攻,而圍閼與。趙使趙奢將,擊秦,大破秦軍閼與下,賜號為馬服君。《史記 卷十五 六國年表》:三。秦擊我閼與城,不拔。

《史記 卷五 秦本紀》:三十八年,中更胡(傷)[陽]攻趙閼與,不能取。

《資治通鑑 卷五 周紀第五》:秦中更胡傷攻趙閼與,不〔能〕拔。

《戰國策 卷二十 趙策三》:
秦攻趙,藺、離石、祁拔。趙以公子郚為質於秦,而請內焦、黎、牛狐之城,以易藺、離石祁於趙。

趙背秦,不予焦、黎、牛狐。
秦王怒,令公子繒請地。
趙王乃令鄭朱對曰:「夫藺、離石、祁之地,曠遠於趙,而近於大國。有先王之明與先臣之力。故能有之。今寡人不逮,其社稷之不能恤,安能收恤藺、離石祁乎?寡人有不令之臣,實為此事也,非寡人之所敢知。」

卒倍秦。秦王大怒,令衛胡易伐趙,攻於與。趙奢將救之。魏令公子咎以銳師居安邑,以挾秦。秦敗於於與,反攻魏幾,廉頗救幾,大敗秦師。

《史記 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
秦伐韓,軍於閼與。王召廉頗而問曰:「可救不?」

對曰:「道遠險狹,難救。」

又召樂乘而問焉,樂乘對如廉頗言。

又召問趙奢,奢對曰:「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

王乃令趙奢將,救之。

兵去邯鄲三十裏,而令軍中曰:「有以軍事諫者死。」

秦軍軍武安西,秦軍鼓譟勒兵,武安屋瓦盡振。

軍中候有一人言急救武安,趙奢立斬之。

堅壁,留二十八日不行,複益增壘。秦間來入,趙奢善食而遣之。

間以報秦將,秦將大喜曰:「夫去國三十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

趙奢既已遣秦間,卷甲而趨之,二日一夜至,今善射者去閼與五十裏而軍。

軍壘成,秦人聞之,悉甲而至。軍士許曆請以軍事諫,趙奢曰: 「內之。」

許曆曰:「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

趙奢曰:「請受令。」

許曆曰:「請就鈇質之誅。」

趙奢曰:「胥後令邯鄲。」

許曆複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

趙奢許諾,即發萬人趨之。秦兵後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之,大破秦軍。秦軍解而走,遂解閼與之圍而歸。

《史記 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趙惠文王賜奢號為馬服君,以許曆為國尉。趙奢於是與廉頗、藺相如同位。

看了上面的文後, - 叮咚 - 有賴文:

陸委會高官們現在的工作只剩「罵大陸」?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約略內容為:「高孔廉(曾任海基會副董兼秘書長)嘲諷當前的海基會工作剩文書驗證;陸委會只剩罵大陸」…

Google了一下陸委會的編制表,剎那間,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見;陸委會有222位大員。九職等科長35人、專門委員15人、10職等以上的簡任官40人,其他的屬員就甭去談了。

賴文如上,並上網查來源如下:

是漢語吧?若稱華語,把藏語蒙語苗語彝族語傣語等等等往哪兒擺?

  • 是漢語吧?若稱華語,把藏語蒙語苗語彝族語傣語等等等往哪兒擺?

是的,俺沒注意了。

1個讚

久久不下雨,再遇大雨,最怕這樣:

嗯,大陸稱這個為泥石流。久旱突然下大暴雨,就會這樣的,造成山體滑坡。希望沒有人受傷,也希望不要對房屋等建築物產生太大的破壞。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出國前,我去過的最窮的地方,就是江蘇鹽城了。昨天看到一個短片,說是大陸第一輛模擬軌道車就是在江蘇鹽城試運行。

江蘇鹽城都發展的這麼好,是幾十年前,我沒有想到的:

電腦播放(12.4MB):

手機播放(3.4MB):

  • 出國前,我去過的最窮的地方,就是江蘇鹽城了。

巧啊!前幾日,才接到賴文,想起有關這地方的幾事。

幾江蘇鹽城的老人事,舊識的母親。鶴。

但先要看這文:

這地是我從小到大常去、經過的地方,一直到我把山上小屋拆了,才沒再去。

慢慢回憶中。

前些日看木匠的藏書的書單,俺只看了書名。

  • 想起近年解密的一些文件:

茅盾 的書看了沒?
沒看 只摸到 - 判三年。

看幾頁 - 判五年。

拿給人看 - 死刑。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 看了沒?
看幾頁 - 死刑。

我覺得很冤的,我只是把別人的賴文轉貼而已,就變成洞庭的貼政治文的犯了。

我只是想要讓網友多認識了解台地。

我在迪化街很失敗的,退休後,我有時間回憶並總結錯誤。

我的最大問題,就是對事認識不真。

高中時,就有人和我說 二二八。

我問我父親,他說:沒這事,是尖斐因謀。
我信了。
在迪化街我很失敗的,後來在很多方面也是。

拆山上小屋前,我去申請文件證明,才知我父親是1953年,才到台灣。

唉!不知就說不知啊!讓俺一錯幾十年。

前幾日,一舊識寄丹鶴飛舞圖,他母親的家鄉。

想起多年前幾位江蘇鹽城老人的事。

想起多年前幾位練福州縱鶴拳的,去江蘇鹽城,回來給眾人看鶴圖的事。

想起多年前幾位練泉州白鶴拳的,大陸回來給眾人看丹麥有人練泉州白鶴拳的,組團回大陸參訪練鶴拳的影片的事。

幾位去江蘇鹽城,回來給眾人看鶴圖的事。

我在迪化街很失敗的,當年老闆對我很好的,最好的貨先給我去推,報價比較低,付款期較長,但就是不成。改送貨,也常別人做好的生意,俺送貨去,就被退回。

退休後,回憶當年,就是這心態,二二八啦、省籍啊!我一直想他們是被騙了,但在他們的眼中,卻感覺更加厭惡了。

求真、知真是很重要的。

前幾日,一舊識說:○○這人開貨運行送貨的,本業不賺錢。

不賺錢還做?
嗯! 送貨的時候,那家的 那家的進出貨狀況明明白白,炒股賺了。

美華爾街韓裔籍炒家一損百億美元的事,上海榮家的事,等等的。

被人聯合對作了。

台地呢?

很多的失敗,是被聯合對作。

前几年参加摄影团去盐城拍摄仙鹤,大家是呆在一个摄影棚里,棚外有防伪树木的遮掩,那天天气不好,拍出来的照片不怎么理想。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