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打了輝瑞的新冠病毒預防針

上星期就電話約好了,說是輝瑞的疫苗,我們就約了今天打第一針,7月底才打第二針。

我們的預約時間是11點12分,小兒子開車送我們到多倫多下城前街:

電腦上可以從西瓜視頻上播放(點擊播放)

手機可以掃描下面的二維碼播放:
image

油管鏈接:

打了啥反應? 據說第二針反應大一些。最近忙,還沒有時間去預約打針。估計我已經有抗體了,好幾次好像感冒的樣子。最近變異病毒株感染率正在上升。有些疫苗免疫效果下降。大意不得。

我们打的就是辉瑞的,打完休息15分钟让回家。打完后没有任何感觉,木匠婆和我一样,当天晚上开始,手臂有微痛,跟打完流感防疫针後的反应是一样的。第二天中午就完全没事了。我们要等到7月的最后一天才打第二针。

我岳母两个月前打了摩德纳疫苗,第一针什么反应也没有,28天之后打第二针,是晚手臂有些红肿,两天就好了。

我二姐和二姐夫在纽约(其实本人一直住在麻州乡下的农庄里),因为女儿是医生,家属都要打。也是很早就打了摩德纳的疫苗。第一针什么感觉也没有,第二针像轻感冒一样,当晚觉得难受,二姐夫也反应相同(稍微轻一点?),第三天就完全没事了。

  • 我们打的就是辉瑞的,

我們這裏除了醫護人員有打,一般人還沒一點打的消息,更不知就是輝瑞的,還是什什麼的。

台灣現在手裡抓著的,也就是英國AZ,印度生產的的。

兩岸關係是沒辦法了。老在我們瀏覽群跟大陸人帖的台灣小伙子,筆名是:“台灣不輸出病毒,不做假疫苗,不用禁萊豬,我有什麼好說的”。只要是大陸人上貼,他必搶第一跟帖第二跟貼罵兩句,哈哈哈。

我本来预约4月8日打疫苗,后来婆婆住院等事情我觉得人会太累,所以改期,等过段时间也去打针,国内的疫苗品牌也有几个,谁打那个疫苗都会有记录,估计也是为了后期的效果观察和统计。

我們這邊也有詳細的記錄,連我打的是哪一隻胳膊,都有記錄的。

想打疫苗的,遭到全家上下反對。因為懷疑打了疫苗就放鬆警惕,把病毒帶回家。
我妹妹更是反對,她在澳洲的女兒幾次電話打來,極力阻止打疫苗,而且說自己就是學生物化學專業,懂這個,聽她的沒錯。
我妹妹的大姑子在北加州,本來準備打了疫苗來南加州的。打完了,想檢測一下好上飛機。結果一檢測陽性,被診斷新冠。南加州也來不了啦。說是鬧疫情以來僅僅出過三次門:兩次是打疫苗,一次就是核酸檢測。簡直就像個網上段子!

我的整體知識,數學算是學的比較多的,特別是應用數學中數理統計的這一塊。

以我所有的這一點知識,從概率上說來,雖然我肯定知道打了是有負副作用的,但是,正面效果的概率應該是大大超過負作用的,所以我選擇去打針。

場面很大呀 .

木匠兄沒像馬友友那樣帶把大提琴去啦 ?

不准照相 ?
越告示俺越要拍 .
去布達拉宮也說不準拍的 .
呵呵 , 猜猜看俺拍了沒有 .

梧葆老兄平常不是消息靈通 , 啥時事都知道嗎 ?
這疫苗在國際上早就吵翻天啦 .
你那些 line 友沒 line 給你乎 ?

  • 啥時事都知道嗎 ?

那是在三先那地看那些人閒聊,偶而在這顯擺幾句,其實不知真意。

  • 你那些 line 友沒 line 給你乎 ?

我的line 友的見聞是很局限性的。
會計和金融的較多。
在理工方面,能和洞庭相比的,感覺沒有。

除了LIBOR到SOFR的發展,俺是不問他們的。不過呢,問了,他們也不比我知多少。

就算他們有比我知多的,也不會說。

不是多人像洞庭這樣願意實誠的說打股戰的本領要訣的。

在場的工作人員很多,他們看到任何人有任何疑惑的樣子,都會走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因為沒有任何別的人有拍攝的動作,所以我不好太出格。

每個人,也就對周邊的了解是比較真實的。從媒體上,你能知道個大致發生了生麼就可以了。肯定不能把媒體告訴你的東西當成是“見識”。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