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家》《春》《秋》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7-9-9 07:11 PM 編輯

小說描述成都高家公館的大家族。在其中,高老太爺是這個大家庭的權威,底下的五房中長房有父母早逝的覺新、覺民、覺慧三兄弟,三個主角有不同的性格和個性。

《家》

長子長孫的覺新,受過新思想的熏陶但仍服從傳統,年輕時,他曾與梅表妹相愛,但卻因父母的安排另娶了瑞珏;至於梅出嫁不久後就因夫逝而成了寡婦。覺新愛自己的妻子,卻又時時忘不了梅,這樣矛盾的心理帶給他心碎和痛苦。梅後來回到成都,在憂鬱中寂寞逝世。

覺新、覺民與覺慧皆因為五四運動而接觸了新文化運動和學生運動。覺民與覺慧比較热衷,在傳統一些毫無意義又可笑的儀式中,他們窒息;看到叔叔克定在外弄了另一個小公館,克安嫖妓,以及長輩齷齪的勾當,他們厭惡。種種「叛徒」的行徑,遭到爺爺的訓斥懲罰。而覺新仍服從傳統,順著長輩的意去做自己不願的事。

覺慧對家中的丫頭鳴鳳有好感,因為高老太爺想要把鳴鳳給馮樂山做小老婆,鳴鳳不願便投湖自盡,覺慧感到在這家族待不下去了,便一直找機會脫離家族。覺民與表妹琴相愛,為了逃避爺爺為他定下的親事,覺民離家出走。覺新雖然認為弟弟們沒有錯,由於身為長孫以及對於禮教的不敢違抗,仍不得不站在爺爺的那一邊。

辦高老太爺的喪事時,陳姨太以避血光之災為由把即將臨盆的瑞珏趕到郊外生產。瑞珏難產而死,覺新因習俗禮教無法見她最後一面,在悲痛之下轉而支持覺慧離開這破碎的家前往上海及不可知的未來。

《春》

覺慧逃出家庭後獲得了自由,但家中的悲劇還在一幕幕上演。覺新兄弟的繼母周氏的娘家人來到成都,要為覺新的表妹蕙完婚。蕙是聰明美麗的女孩,卻被頑固的父親許給荒淫的陳家,大家都替她惋惜,覺新在她身上看到梅與玨的影子,卻無力幫助。

這時,覺新的愛子海兒不幸病死,他對生活更加沒有了信心。覺民與琴則積極參加學生運動,並鼓勵家中的弟妹走出家庭。

三房的淑英被父親許給馮家,她極力想掙脫不幸的命運,甚至想過效仿鳴鳳去死,覺民與琴決心幫助她脫離家庭,去上海找覺慧。蕙完婚後過著不幸的生活,很快就患病,因為婆家不肯請西醫耽誤了醫治,默默地死去。蕙的死再次刺激了覺新,也使他開始支持覺民等人的計劃。

最終,淑英在覺民等的幫助下,被護送到了上海。在《春》的結尾,覺新等人收到她從上海的來信,信中傾吐了她獲得自由後的幸福。

《秋》

蕙的靈柩停在廟中已經一年多,她的丈夫忙著續絃,根本沒想到要讓她入土為安。在覺新與覺民的 「威脅」下,蕙才得到存身之地。她糊塗的父親又將兒子枚推入火坑,枚才十七歲,就有了肺病的跡象,父親周伯濤不願承認兒子有病,卻忙著給他娶了馮家的小姐為妻,兩人感情不錯,但妻子脾氣很大,枚夾在她與長輩間受氣,婚後不久就因病去世,留下新婚的妻子和她腹中的胎兒。

三房的克明在女兒跑後有所悔悟。兩個弟弟卻想賣掉公館分家,兒子又不爭氣,克明在鬱悶中丟下懷孕的妻子去世。淑英的丫頭翠環敬佩覺新為人,三太太決定將她給覺新。

高公館賣掉了,高家四分五裂,在覺新給覺慧與淑英的信中,他寫到各房的情況。四房五房繼續著荒誕的生活,幾個堂弟依然頑劣成性。

三房與他們住得很近,保持著親密關係。他自己娶了翠環並將她當作妻子看待,至於覺民與琴,也按他們的意願舉行了新式婚禮並即將出外工作。

巴金《家》简体版
巴金《家》繁體版

巴金《春》简体版
巴金《春》繁體版

巴金《秋》简体版
巴金《秋》繁體版

cover.jpeg|

t00.jpg|

t15.gif|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