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越来越热的一年。

主要是大模型参考的都是日韩的素材。显示出中国和西方世界AI之间的隔阂。

SD,包括XL版和SD3版里,有许多中国人做的模型,可能引用了更多中国文化的素材。

现在好一些的AI 都在升级版里,他们要赚钱的。

我就在能在自己的电脑里可以调整参数的AI里瞎玩。 :joy:

楚王酓𫹯鼎上的銘文楚篆(大篆)——秦

96年前後,我也是用心讀了些甲骨文、大小篆。
可惜忘了。

一舊識在網上看到這影片,說1961年起和俺一起生活的這一小圈圈幾十年,時常行走在這街道的地方。

(小時都是稻田。)

New Taipei/新北中和:環球購物中心→積穗夜市 Ji Sui Shopping Area:Global Mall Zhonghe→Ji Sui Night Market(積穗商圈週五傍晚現況)

現在,我每個月還是會繞一兩圈的街道。

年轻时学的一些东西会忘掉,绝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

然而,学过,接触过,和根本就没学过,差别蛮大的。学过的忘了,别人提起,会依稀记起一点点;谈到细节,会勾起某些回忆。不是有四个字说是“似曾相识”么,把“似”字去掉,就是曾相识,曾相识和素未谋面,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别人说起来,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我对儿子说,乘着年轻,多学点东西,用不上忘掉了也好。学过的东西被忘掉了,至少有个开阔了眼界的作用。

是的,各路人马齐努力,往广泛处铺开,往深度里挖掘。竞争蛮强烈的。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国产的AI图片,对诗句理解的还不错。 它还可以AI短视频,现在在排队等候许可。不知效果怎么样。不知他连的谁家的AI模型。据说国外AI大模型都对中国切割了联系。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年轻女子,古装侍女,白马,持刀飞奔

亚裔女性,略微肥胖,流行时装,走在大街上

杨贵妃,唐朝女性,皇宫,西安古都

长一点儿的提示词: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再长一点:(141/500字)

晴天,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碧水如随风摆动的锦缎,又如银光闪闪的明镜;蓝天白云倒映湖水中,湖就成了清澈的天,蹁跹的白鹭、游动的白鹅,不知道是在天上飞,还是在湖里游。雨天,最好是细雨霏霏,眼前的湖面澹澹兮生烟,远处的青山如黛,戴一顶斗笠,披一身蓑衣,撑一叶扁舟,向清水深处漫溯……

卓玛有着典型的藏族面孔,肤色健康,眼睛明亮,透着智慧和坚定。她的黑发如同夜色般浓密,常常扎成简单的辫子,显得干净利落。她的四肢修长,线条流畅,这让她在舞台上显得格外优雅和灵动。

卓玛有着典型的藏族面孔,肤色健康,眼睛明亮,透着智慧和坚定。她的黑发如同夜色般浓密,常常扎成简单的辫子,显得干净利落。她的四肢修长,线条流畅,这让她在舞台上显得格外优雅和灵动。

她擅长的舞蹈种类繁多,尤其在藏族传统舞蹈上,她的表现尤为出色。卓玛的舞蹈动作轻盈而有力,每一个旋转和跳跃都充满了力量和美感。她的手指灵活,仿佛能够描绘出空中的每一道曲线,脚步轻快而准确,每一次落地都似乎带着风的韵律。

在舞台上,卓玛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存在。她穿着传统的藏族舞蹈服装,色彩鲜艳,图案精美,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她的舞姿如同飞舞的蝴蝶,时而轻盈,时而奔放。她的表情丰富,时而微笑,时而沉思,将每一个舞蹈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

尝试它的极限提示词(500字),没有成功。

这一幅做的太好了,很传神。

它似乎知道最后一句是断肠人在天涯。

所以,要中国风格的画面,还是要用国内的AI。

我写了个中等长度(50个词)的提示:

Toronto was once called Boar Town because 200 years ago, when people landed in Toronto from Lake Ontario, they saw pig herders driving a dozen pigs and horse-drawn carriages on the rainy, muddy and dilapidated streets.
(多伦多,曾经被人叫做公猪镇,是因为在200年前,从安大略湖登陆多伦多,就看到赶猪人赶着十来只猪,以及马车在阴雨泥泞的破旧的街道上行走)

对于过长的提示词,现在的AI恐怕还是难以理解的。英文的 boar 是对猪的一种蔑称。中国人蔑称猪是“蠢猪”;西方人用boar,本意是说猪的野蛮,狂傲,因此也广泛地用于称呼公猪。多伦多当时的正规名称是“约克”,来赶集的人一般叫做“泥泞约克”,远处来的,总是看到街上有人赶着配种的公猪奔波于几个养猪场,因此就叫“公猪镇”了。

我在汉口长大,汉口在200年前街道仅限于靠长江、汉水一带,也是一年中有大半年街上满是泥泞。因此我听老多伦多人讲泥泞约克,就马上想到了汉口。汉口的市区积水得到整治,是大约150-160年前,张之洞是市区的治水功臣。百年以前汉口的市区就不再有泥泞,而多伦多,也是一直到到80年前才不是泥泞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