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譯製印度電影短片《路邊攤》17分鐘

點擊播放:](http://inc.m9981.com/ddd/photos/2021/《路邊攤》中文譯製720.mp4)

感覺這影片說了一事:把過錯變成功德。

1970年時,我學了些拳。形意拳、八卦掌、太極拳等等。只學得道功拳,沒學得武功拳。
形意拳只學得劈鑽炮崩,橫拳沒學到。八卦掌也只學了單換掌、雙換掌、順式掌。
當年台地練太極拳的很多,練形意拳、八卦掌的很少,訊息也很少。

常有這樣的情況,練著練著,就有人看了說:
你這樣是練錯了,要這樣這樣。
再不久,又有人看了說:
你這樣是練錯了,要這樣這樣。

兩岸剛開放時,90年初,有一老人去大陸(1970年時,當時同學拳的幾人稱呼大師兄) ,學了李天驥老人傳的,回來教了我們些。老人去一地,印象深刻的一相片,在一片收割後的北方農地上,有一條黃泥路,路旁有兩間併在一起的小廟,很小很殘破的廟。

03年前後,當年同學拳的一人,比俺大,俺稱呼師兄的,也去了大陸同一地,回來時給了牛勝先前輩的一些資料。印象深刻的是同一地的一相片,在一片收割後的北方農地上,有一條黃泥路,但路寬了兩倍,路旁有間廟,在改建中。

這兩天我上網查,似乎是這地方,但是現在的風景和我曾看過的兩張相片,無法連在一起。

還有幾地:商丘、周口市、和幾藥都等地,也是一樣。和看過的相片的記憶無法連在一起。

這些年來,總覺得當年學的拳沒什麼用,躺在病床上推進手術室作心導管手術時,心中還是這樣想。

但是術後,一位醫師對我說,我是先天性的問題,能維持在健康的狀況,算是好的了。

我想,這和我多多年來,還有練練道功拳,或許是維持在健康的原因了吧。

從醫院回家的路上,計程車司機一直放綠宣傳,讓人無言。

開手機,接一賴文:

打開天窗說亮話,中國的前途不在台灣(什麼叫做「台灣經驗」?可笑!),中國的前途不在港澳,不在海外華人,不在舔洋人後跟的小丑,中國的前途在中國大陸,在那13億心含「鴉片戰爭」之恥,心含「八年抗戰」(註:現在是十四年抗戰)之恨的中國人身上!

他們衣衫襤褸地製造出原子彈、氫彈、中子彈,他們蹲茅坑卻射出長征火箭和載人飛船,他們以捏泥巴的雙手舉破世界紀錄,他們磨破屁股奪回整打的奧運金牌,他們重建唐山而成聯合國頒獎之世界模範市……

同胞們,他們為的是什麼?
沒有別的:他們愛此「中華」,他們不能讓「中華」再隕落!

為什麼美國人那麼愛美國?
為什麼日本人那麼愛日本?
為什麼有些走向「世界公民」(可笑的痴夢!)的中國人就不愛中國?

愛中國,不再只是口號,不再只是情緒,而是要像大陸幾十年年,苦心孤詣胼手胝足,不僅流汗甚至流血地干,干,干!

把大慶油田打出來,把北大荒墾出來,把葛洲壩攔江築起來……
難以屈指的各種建設,無數的建設,把中國建設起來,這才是愛中國!

大陸的人說,他們一輩子吃了兩輩子的苦。
痛心的話,悲痛的話,卻也是令人肅然起敬的話。
試問: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的苦,一輩子怎得兩輩子甚至三輩子四輩子的成就?
幾十年前中國落後西方百年,幾十年後還落後10年20年(基礎科學若干部門已與西方比肩,甚至超前)。

這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苦成就的麼?
以前中國參加奧運亦總是扛著零蛋回,現在中國的奧運成績已揚名世界。
誰敢再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這就是「吃兩輩子苦」的成就!

我的老同學傅孝先留在大陸的姐姐,搞化學研究的高級科學家,52歲就死了,是活活地給研究工作累死的!

累死,多值得的死!
她不累死,千千萬萬的她與他不累死,中國科學怎麼迎頭趕上西方!怎麼出人頭地!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建設文明文化也是要死人的!

尤其是要「超英趕美」搞建設,而不「超英趕美」,永遠跟在英美之後吃英美屁,中華怎麼振興,怎麼出頭?

所以,中國過去幾十年的苦難,是「煉獄」的苦難,是有提升功能的苦難,是有建設性的苦難,是追求成就的苦難。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苦出頭來的中國人,如今在人類中已經嶄露頭角了。

所以這幾十年的苦難不是負面的、消極的、毀滅性的,它是中國的大蛻變,政治蛻變、社會蛻變、到精神蛻變(現在的中國人不再是「差不多先生」,而是競泳則爭半掌之長,射衛星不出毛病的「精準先生」)。

而我們在台灣,僥倖而不僥倖地躲過了這場「煉獄」的煎熬,隔岸觀火躲過了這場火之洗禮。
就個人的福利言,我們是幸運者;

就重建民族國家的責任言,我們是十足的逃兵!

我們就像肢體殘障者站在路邊,看著一隊隊的男女好漢走上戰場,看著他們、她們的屍體被抬回來,或者看著他們、她們流血呻吟地爬回來,裹好創傷又衝上去。

我們呢,隔岸觀火,而他們呢?他們拼搏,他們打仗,他們打的是150年來的民族復興之仗,打的是為全體中國人爭一口氣的仗!

而我們呢,我們還在訕笑他們的廁所沒有門,訕笑他們的所得低,甚至視他們為仇敵!

我們究竟是什麼?一群沒有道德底線的人,這樣的人真是太可悲了!

然而,一個民族國家的羞辱,像霧一般落下來,無可取捨,你非承受不可(就算你入了美國籍,認同美國,為美國去中東作戰;你若戰死,你的仆告中仍然是「美籍華人」,而不會像別人一樣成為「美國人」)!何必騙自己啊。

不認同自己的民族就不配擁有華夏之魂。

同理,一個民族國家的榮譽,也無可取捨,它會像太陽一樣,你非被照射到不可。

中國今後的光榮,苦盡甘來的光榮,你是無法拒絕而非接受一份不可,就連一群背祖忘宗的人也將同浴於中國的光輝中!

這就是說,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管你是有黨派,或統派、或無黨無派,一旦生為中國人,今後你將分得一份「中國之光」。

雖然我們沒有為這「中國之光」之誕生做出什麼貢獻;無功受祿,我們實在太僥倖!

僥倖之餘,我們至少要「吃果子拜樹頭」吧?

總不能吃了果子,又對那棵樹冷嘲熱諷或視之為敵吧。

原載於台灣《海峽評論》1991年第2期,後被收入何新編著的《為中國聲辯》

作者:顏元叔於2012年12月26日逝世

梧葆老兄的身體好些了吧,注意調養。

這篇文章比較激憤,我覺得如果平和一點說這些事更好一些。

大多人,看不了那麼遠,總之,有一顆善良的心,希望中國人不要老師被別人欺負就好了。看問題中性一點,一實事求是最好。人的生命有限,在有限的生命中,是需要拼搏,同時也需要適當的享受。追求過好一點日子,怎麼說都是不過分的。

只要不是直接地製造仇恨,不是老想著砸人家的飯碗。但凡心中能有一個仁字,自己吃飽了,也想想別人的人,都算是好人。

希望好人多一些。

  • 只要不是直接地製造仇恨,不是老想著砸人家的飯碗。但凡心中能有一個仁字,自己吃飽了,也想想別人的人,都算是好人。

我從醫院出來時,乘坐計程車時,那司機講的是:

阿綠勝利了 - 台地不愛統一了。

阿綠勝利了 - 彼岸不講和平統一了。

彼岸和台地的貿易金額愈來愈多,這表示彼岸是贊成台地阿綠的行止的。

彼岸如果攻打台地,彼岸就是分裂滅亡的時候到了。

  • 回到家,想起03年前後,曾看了很多本紅皮書 - 星火燎原。十年多前,房屋漏水整修,找不著了。

上網查: 星火燎原。

每個體制剛開始出發點多數都是對人們有利、方便、能有效規範統整社會秩序,建立在能保護國家安全,能讓人民安心生活的基礎上,或許剛開始不完整、生嫩、漏洞百出,長久下來慢慢修改總會尋找出一個最完整的模式規範,大部份人都能夠接受,也願意遵守,

然而沒有一個體制是完美能兼顧所有人的,時間變遷也是擊垮它的極大變數之一,老舊政策不近人情,風氣轉變會讓它更顯生硬,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會遭遇這些情況,如同吹大的氣球漲到某種程度也會受不了爆炸般,

星火燎原|個人生死已不再重要!

在革命這場戰爭中,會有很多人扮演著不同角色,有些性質重覆,好比先驅、烈士、那些以自身血肉在最前方抵擋也無怨悔的人;

有些則獨一無二就這麼一個,他的重要性可說一但失去革命就容易失敗,例如謀士、策劃者,以及帶領著這些人的領袖,一種精神上的象徵,讓我們燃起希望,渴望暴政強權能被推翻,期待不合理制度就此瓦解,從沒如此祈求未來能夠改變,進而延伸出信心與勇氣,哪怕革命這條路是如此血淋淋,為了身邊的家人、朋友、甚至是下一代,就算自己還是害怕死亡,有誰在真正臨死之際不害怕呢?

這些烈士們卻還是義無反顧的踏上這條道路,個人生死已不再重要。

那麼你們覺得革命先驅(烈士)重要還是精神領袖(希望)重要?

總得有人衝鋒陷陣,身先士卒,也必須有人讓大家精神有所依靠,能夠堅定相信一切,缺一不可,星火燎原中所有角色就是有著這種共生共存的關係,

參與者其實就是為了自身利益與生死相互制衡,先起個頭帶群眾進入這個存在不合理體制的M型國家,

然而進入這系列所鋪的大格局中,推翻極端政權的路並不好走,首要任務就是選邊站,犧牲也是必經之路,

不只呈現出總統對於自己位置不穩以及獨裁會被推翻的恐懼,也暴露已經飢餓遊戲的疲態與不人道,裡面有句詞說得好:

「這一段史事從來沒有贏家,只有倖存者」,活下來的人內心只剩下憤恨、不平、掙扎與看透。

什麼意思呢?

影評:飢餓遊戲-星火燎原|個人生死已不再重要!
劇情敘述:

電影描述凱妮絲(珍妮佛勞倫斯 飾)和比德(喬許哈契森 飾)扭轉不可能獲勝的的情勢,從第74屆飢餓遊戲生還,

  • 上面的文這和我要找的 - 星火燎原 不一樣。

家家戶戶練查拳,家家戶戶的查拳不一樣。

都說練的是八卦掌的,可是也是不一樣的老八掌。

同樣的話語,各人有不同的詮釋和理解。

同樣的行止,各人也有不同的詮釋和理解。

砸人家的飯碗和砸別人的頭,要怎麼比呢?

俺上面找的網文和我以前看的書 - 星火燎原 是不一樣的。

俺以前看的書,讓俺有這樣的感覺:

和我同年齡的有人說:這樣的歌,讓俺們這年紀的老翁,心驚驚。

这个小电影前半部让人感到窒息和绝望,后半部的转机,证实了努力还不够,还需要机缘,如果最后他去修改了,那是儒家做派,他不改,那是道家做派。

梧葆兄身体保重~
台湾人比较关注大陆和台湾的关系问题,而我们这里很少谈到这些问题,感觉台湾就是一个如同广东、福建一样的地方。

我現在,對一些寫實的小電影很感興趣。生活中,很多小人物的日子,是糊里糊塗地過著的。

木匠兄 , 你翻譯的這部電影俺看完之後 , youtube 在結尾又附帶廣告了好幾部影片 .

其中這一部 , 俺鄭重推薦給大家 , 請務必要看 .

《瓦娜迦》哈,我知道這部電影的,如果喜歡看印度農村生活寫實的片子,還真該看看。網上有個簡介,是這麼說的:

荣获33个奖项的印度电影
故事发生于印度南部的乡村
15岁的瓦娜迦为了完成学习库契普堤舞蹈的梦想为地主工作
在与地主的儿子产生了懵懂的感情后
被牵扯进丑陋的种姓制度和偏见之中

我把這電影搬到我們的服務器中了,如果不能看油管,也可以使用我的這個鏈接:

《瓦娜迦》1小時52分
image
點擊播放

昨日我得了新知:

知道 : 灑胡椒麵 D 意思了。

但是似乎理解是錯誤的,再查。
20210228 0622修改:

撒胡椒麵,是很常見的說法。在這兒的意思就是說不要麵食沒煮好,僅僅只會用作料來讓味道好一點的意思。

台灣沒有這樣的說法,就覺得奇怪哈。 現在的人寫東西也夠嗆,這種場合不是坐茶館聊天砍大山,這種胡同串子調調,在前後沒有鋪墊的場合,猛地蹦出來,的確.突兀。

推荐的瓦娜迦看完了,好庆幸没有生在印度,穷人永远是穷人是牲口,女孩子的命运自己无法掌控,毫无安全感。

演员全都是业余演员,本色出演,非常真实,种族低贱的人能通过高考改变命运么?否则祖祖辈辈都卑贱,没有出头之日了。

種姓製度雖然早就廢除,但在鄉村實際上是依舊存在的。最大的問題是,低種姓人,自己也認為種姓製度是有道理的;沒有人因為受到了種姓歧視而反抗。

去年下半年聽幾個印度人(我能實際接觸到的印度人,都是第一,第二等的)閒聊,說低種姓的人當兵是一條出路。高考上大學這條路,早在高中就分明了,低種姓的人離能上大學還有好幾條爬不過去的坎坎。

瓦娜迦這部電影 , 木匠兄要不翻譯這印度片 , 俺還真的一無所知 . 算是意外收穫 .

印度電影演成這樣 , 算是很特殊的 .
迥異於宝莱坞的華麗歌舞片 , 豪門富家片 , 英雄美人片等等 .

這些宝莱坞電影是在吃印度多數普通窮人的豆腐 ,
明知這些窮苦的觀眾根本不可能達到那樣富貴豪華的境界 .
但卻給他們這樣一個虛假的印度夢 , 麻痺他們的神經 .
令人吃驚的是印度人偏偏也喜歡這樣虛假的富貴片 .
即使現實達不到 , 做做夢也好 .

所以俺對宝莱坞印象不佳 .

瓦娜迦是一部非主流的樸實寫實片 , 俺喜歡 .
那個印度舞跳得很美 , 印度文化的確有其實力 .

以下是瓦娜迦的一些延伸閱讀資料 .


.
還有這一個部落格
http://www.aswetalk.net/bbs/blog-772-71389.html
.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