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坑山、四十張山、圓山

山離地面高度通常在海拔600米以上,包括低山、中山與高山,是否被稱作山取決於當地人。

以前的四十張庄,是乾隆十三年(1748)林成祖開墾的,現在是中和區嘉穗里,這裡有四十張山,

四十張山只有47公尺。員山29公尺。

沿著員山路,繼續向南行一公里多,是中坑公園。
中坑山東北峰海拔高度約 32.3 公尺。

中坑山的主峰山頂電塔,山頂上沒有視野,電塔旁有一根中和管制區界樁,海拔高度約 52.9 公尺。

主峰山52.9 公尺,
中坑山是約55年前去過,但後來被管制,是軍事區,後來駐軍遷離,約20多年前去過。

四十張山、圓山是小時至今,時常去的地方。

貼一網址:

南勢角山海拔302公尺,小百岳#016,有一顆三等三角點#654號,又稱風爐塞山,別名「烘爐山」或「烘爐地山」,是皇帝山系最東的一座山峰,位於新北市中和區與新店區的交界處,是當地熱門的登山步道,一到假日,滿山的步道上都是山友或遊客;山腰處有一南山福德宮,廟前一座卅多公尺,是全省最高的的土地公神像,為中和的新地標。

貼一網址:

雖然離家很近,但以前軍隊的嚴肅的記憶存在,很少想起要去中坑山。
這次再去中坑山,又和20多年前去時大不同。

和人聊起以前,軍校、軍營還在時,很多年來,每天會聽到軍營傳來的軍歌,軍營每天每日必唱的晚點名軍歌:

  • 以前軍隊的嚴肅

有網文這樣寫:
(40多年前)由後山登 南勢角山,連走圓通寺、外南勢角山,或是後山下 新店外挖子、安坑,有山徑跟著路走,沒路自己找路鑽;直到一回大夥商量決定連走 土城,結果誤闖禁區,被阿兵哥當成“匪諜”處理才稍收斂。

那一次該營區長官們也很頭痛,不知怎麼處理這幾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最後我們被矇上眼睛,由赫槍實彈的阿兵哥用軍車押解出營區;車上有個長官還嚇我們說要就地正法,草草掩埋了事。搭了好久的車子最後軍人攔下台北客運巴士,放人,讓我們搭上客運。

客運司機在 積穗站放我們下車,結束這場鬧劇,至今我仍然不知當時是闖入哪個營區。

哈~这是梧葆兄曾经的历险记啊
我们这里不能在军营附近逗留拍照。

嚇唬一下是想讓人心生畏懼,不敢亂來。

阿兵哥的這一套,如果是現在,就沒用了。在亂鑽路的時候,打開手機看看自己的定位就行了。

  • 我们这里不能在军营附近逗留拍照。

  • 打開手機看看自己的定位就行了。

雖然軍營已遷走很多年,但俺連拿出手機的勇氣也沒。

四十多年前那時,兩岸在打炮宣傳彈戰。

後來彼岸和越南又打了消耗戰。

還有一種就是消耗戰。

此情況通常發生在兩個門派實力差不多,同時矛盾也並非不共戴天的死仇,雙方都不願不死不休,但也不願意談判善了,那怎麼辦呢?

拖著,慢慢打唄!

這種情況下,雙方不會聚集修士,大規模械鬥,甚至高階修士鬥法火拼的機會也少。
具體的做法是宣佈對方的門派及其盟友,是自己這邊的敵人了,見著以後,殺無赦。

也就是說,他們不會攻擊對方總壇,只是互相獵殺對方落單的修士。

這種打鬥,不會傷筋動骨,然而消耗的時間,卻令人乍舌,修真界曾經出現,兩個敵視的門派,小打小鬧了上千年,綿延數代,高階修士沒死多少,可歲月幽幽,這麼多年來被對方獵殺的低階修真者,卻達到了上萬之多。

接賴文:
中国知名院士去世前震撼预言

俺回寄:
嫦娥五號返回器著陸 影片。

南投 風櫃斗 頂峰 牛稠坑 賞梅 但今天 汪家發生火災了。

1

2

在看:
磁振造影檢查(MRI)注射顯影劑時不會有感覺,只有極少數受檢者會產生噁心、嘔吐等不良反應。

作好心理準備。

也沒什麼好震撼的啦。中國,也就是滿清最後的一百年胡作非為,讓中國積弱。只要有和平的建設,大中華是一定會強盛的。

現在還有很多很多問題,一碼歸一碼。中國人夠勁夠強這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大陸中國這邊還有一大堆問題,慢慢克服吧。

  • 也沒什麼好震撼的啦。

會震撼的原因,是一上網就看這樣的:

湖北省武漢市就有一名53歲的裝修工人,在百貨公司內工作時突然發病,倒下後還一度爬行求救

湖北工人腦出血亡!生前跪地爬行 求救無效 女兒捧遺照崩潰


廈門地鐵施工地塌陷 直擊兩車遭吞宛如災難片
廣州地鐵施工坍塌 2車3人跌落巨坑中

上網查:
2019年12月12日
20191202
○ ! 放在一起,讓俺嚇三跳。

悲劇。

唉!。。。大陸那邊有個說法:只要有個沒有統一的台灣,就不愁沒有滿天飛的謠言。。。更大的悲劇是,過去只有一部分人這麽看,現在這樣看待台灣人的,已經是大陸的絕大多數了。

image

image

南北降雨分布極端 北台灣雨下不停「台南高雄屏東一滴雨都沒」

近來北部連日陰雨,臉書「台灣颱風論壇|天氣特急」粉絲團發文表示,根據12月上半月全台總雨量統計,山區第1名是大屯山的1369毫米、平地第1名則是宜蘭蘇澳1165毫米,僅半個月的雨量就相當驚人。

然而南北兩地天氣卻大不相同,「台灣颱風論壇|天氣特急」粉絲團發文指出,12月上半月在台灣也是有一滴雨都沒下過的地方,像是台南、高雄、屏東沿海一帶,這3個地區在過去2周一滴雨都未曾下。

降雨分布如此極端,也讓人不禁感嘆「一個台灣,兩個世界」,而留言處的討論也相當兩極,部分網友表示「受不了…快點下到南部和集水區啊啊啊啊(吶喊)」、「台南水庫快渴死了,唉」、「拜託分給我們南部吧」等;另一部分網友則紛紛無奈回應「可憐可憐我們北部人吧!車子內裝都聞到發霉味了……」「北部下到懷疑人生」等。

  • 下雨前的一個月,俺看木匠老哥一文說台地的人在罵彼岸,在家附近的街頭巷尾、幾公園繞繞逛逛。

沒,沒罵彼岸的,連談政治的都很少。有兩人在談,一人說:他們罵朱立倫的原因,是朱要建污水下水道。
另一人說: 建污水下水道是好事啊,怎麼要罵?。
答:罵的人把騎樓、防火巷都佔了,建了小房等的,建污水下水道,罵的人小房等的就會被拆,所以在罵。

然後兩人得意的說現在新北的侯不錯等等。

約一個月的時間,就這一事。

幾個月前,是有聽一人罵彼岸的,成交一筆交易的事。

另一次,等紅綠燈時一老人說幾句。

  • 但是看電視、網路等媒體,是很多罵彼岸的。

台地這裏現在的焦點是反萊豬。也有接反萊豬這樣的賴文。
俺答:
反萊豬,不是反美豬,更不是反美國。

也有接這樣的影片:

看看,笑笑就好。

和下雨一樣,各地不同。

再上網仔細看,是的,這樣的話,台地的網文是沒有的。

關鍵是當事人的女兒的發言說的是倒地一個多小時無人發現,因此錯過了最佳搶救的時機因而質疑公司的管理漏洞。。。而所有台灣藍綠媒體的無恥在於(木匠查看了台灣五個媒體的報道)都說是「爬行求助無果」。。。

現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對大陸造謠,一直都是台灣香港一唱一和。香港稍微有了一點點收斂。

藍綠媒體的無恥在於(木匠查看了台灣五個媒體的報道)都說是「爬行求助無果」。。。

是啊! 所以 上面 才 震撼 啊! 俺的祖國的人怎變這樣!

還有,我查看的五個不同媒體的報道,三個故意把整修中的商場,說成是「百貨商店裡」,因此有大陸網友說,面對這樣的台灣人,你只能把他們當成是「用衣服當成口袋裝著的垃圾」。。。

我心痛啊,台灣人的形象,在大陸人眼裡,怎麼跌落得這麼快呢。。。

我們能做的有限,我對我所有的朋友都會說:台灣的媒體可能比較會煽情,很多台灣人還是蠻樸實的云云。我說了以後,儘管沒人理會我,我想,我們還是應該在可以說話的時候都盡量正面表達吧。。。

台灣人的形象,在大陸人眼裡,怎麼跌落得這麼快呢。。。

這讓我想起約十年前的一事,在桃園市新屋區附近,一年青人對我說:
你不算是台灣人。
俺想忽悠他,說:我在台北市出生,在台地是生活五十多年了 …

年青人說:這不算。

俺無語,年青人又說:那個姓范姜的、姓羅的,也不算。

奇了,范姜的、姓羅的,最少祖輩在清同治時代就來台的,也不算?

嗯! 年青人說:不贊成讀的,都不算。

俺回家後,還告訴小孩在外別亂說話。

回憶一些事,心起憎怨的,貼一文修修心。

來源:轉載 作者:張澄基博士講述

大手印願文介紹

在佛教無量法門中、最高、最快、最直接、最澈底的法門,恐怕要算心地法門了。生死涅槃,一切法既然皆依心而起,不能脫離此「一心」。那麼所謂成佛,亦決不能離開此心,而別有佛可成,「成佛」者如實知自心而已耳。因此直接了當在「開發心地」上用功之法,可以說是最高和最直接的方法了。

中國的禪宗,是最上的「心地法門」,事實上亦是禪宗的成就者最多。除了禪宗以外,中國各宗裏,好像很難找出一些有成就有證悟的人來。

西藏密宗裏的大手印法,無論在本質上、和實踐方法上,都和禪宗一鼻孔出氣,好像是一對孿生兄弟一樣。

『在中國密宗,是最被人誤解的一宗。』西藏密宗,尤其容易引起誤解。因為中國真正了解密宗的人,根本不多。

密宗的理論譯出的,也寥寥無幾。一提到密宗,許多人立刻對它有一種神秘、怪誕、執著事相的印象。

許多人都以為密宗就是唸咒、結手印、入壇城、搖鈴打鼓一套神奇古怪的東西。因為中國學密宗的人,本身不大認識密宗的道理,同時密宗理論的介紹也不夠,因此造成了這種對密宗的普遍誤解。

為了使人們對密宗有一正確之認識起見,我現在把密宗之精華「大手印法」,假這篇「大手印願文」介紹給大家。我相信這篇「大手印願文」,能攝盡心地法門之一切理趣與修要。仔細研讀後,一定能對密宗之最上法有一明晰之了解。

本文的作者,是白教第三代大寶法王,嘎馬巴自生金剛,他是西藏有名的大學問家、和大成就者。生平著作等身,其中最著名的有「甚深內義」一書,此書攝盡一切密乘精義,堪稱密乘阿毘達磨。

我個人以為此書是與天親的「俱舍論」,先後媲美。

「大手印願文」,也是他的傑作之一,是白教喇嘛們時常念誦的功課之一種。

這篇願文,在十五年前,我在西藏學法時由藏文翻成中文。

現在把它稍加疏解介紹出來,希望這個最殊勝的「心地法門」,能廣傳於世。對那些不喜空談,著重實修的人們,作為一個有價值的參考資料。

大手印願文

大寶法王自生金剛著

弟子張澄基 敬譯

上師本尊壇城諸聖眾,十方三世諸佛及佛子,

悲念於我於我所發願,助令如意成就祈加持。

我及無邊有情之所作,離三輪垢身心清淨業,

如彼雪山深溪所流水,願皆趨入四身佛海中。

乃至未得如此果位時,所有一切生生世世中,

不聞罪業苦惱之名號,願常受用善樂之法海。

具信智慧精進及暇滿,遇善知識得口授心要,

如法修持無諸中斷障,願受法樂生生世世中。

聞聖理量解脫無知障,思維口授永滅諸疑闇,

修生光明如量證實相,三種智慧顯現願增長。

離斷常邊二諦根之義,離增減邊殊勝道資糧,

離輪涅邊二利之果勝,於彼無錯謬法願常遇。

淨體明空雙運之體性,能淨金剛瑜伽大手印,

所淨忽爾迷亂之諸垢,願證淨果離垢之法身。

於體離諸增益為定見,守護於彼無散為修要,

一切修中此為最勝修,願常具足見行修三要。

一切諸法為心所變現,心本無心心之體性空,

空而無滅無所不顯現,願善觀察於體得定見。

從本未有自現迷為境,由無明故執自明為我,

由二執故流轉於諸有,願斷無明迷亂之根源。

一切非有諸佛亦不見,一切非無輪涅眾根因,

非違非順雙運中觀道,願證離邊心體之法性。

即此云者誰亦難描畫,非此云者誰亦難遮除,

此離意識法性之無為,願窮究竟正義得決定。

由不知此流轉輪迴海,若證此性離此無佛陀,

一切是此非此皆無有,願證法性一切種要義。

顯現是心空者亦是心,明達是心迷亂亦是心,

生者是心滅者亦是心,願知一切增損皆由心。

不為作意修觀所垢病,亦離世間散亂纏繞風,

無整安住本體於自然,願得善巧護持修心義。

粗細妄念波浪自寂靜,無亂心之河流自然住,

亦離昏沉掉舉之泥垢,願得堅固不動禪定海。

數數觀察無可觀心時,宛然洞見無可見之義,

永斷是耶非耶之疑念,願自證知無謬自面目。

觀察於境見心不見境,觀察於心心無體性空,

觀察二者二執自解脫,願證光明心體之實相。

此離意者即是大手印,此離邊者即是大中道,

此攝一切亦名大圓滿,願得決信知一知一切。

無貪著故大樂續不斷,無執相故光明離遮障,

超於意識任運無分別,願無間修離勤之修持。

貪著善妙覺受自解脫,迷亂惡念自性法爾淨,

取捨得失平常心原無,願證離戲法性之義諦。

眾生自性雖常為佛性,由不了知無際飄輪迴,

於諸苦痛無邊有情眾,願常生起難忍大悲心。

難忍悲用未滅起悲時,體性空義赤裸而顯現,

此離錯謬最勝雙運道,願不離此晝夜恆修觀。

由修所生眼等諸神通,成熟有情清淨諸佛剎,

圓滿佛陀勝法諸大願,究竟圓成清淨願成佛。

十方佛陀佛子大悲力,所有一切清淨善業力,

依於彼力自他清淨願,願得如法任運而成就。

大手印願文釋

梵文馬哈母咱(Mahamudra),中文譯做「大手印」。

「大」是無所不包,至高至上的意思,「手印」是表記和象徵的意思。

據西藏傳統的解釋,「大手印」就是大表記的意思,如像國王所頒佈的法令,皆有他自己打的手印為憑信。凡有國王手印,憑信之敕令,無人敢違反。此法所彰之理,所示之法,包含一切、超越一切,為一切法門之王,故名大手印,如像國王手印之具有最上之權威一樣。梵文(Mudra)母咱,除了手印外,還有「象徵」的意思。因此馬哈母咱,也可以譯作「大象徵」(The Great Symbol)。

一切語言,只有表詮的作用,只能代表或描繪所詮之理,所言之事。而不是某一事或某一理之本身,描述外境時,語言文字,尚且只有代表或象徵的作用。描述離絕言詮之現量內心境界時,任何語言文字當然更嫌不足,最多只有象徵的作用。這就是「大手印」或「大象徵」的意思。大手印願文,是依據「大手印」之理而造的一個發願文。這個願文,是可以作為日常課誦之用的。

上師本尊壇城諸聖眾,十方三世諸佛及佛子,

悲念於我於我所發願,助令如意成就祈加持。

我及無邊有情之所作,離三輪垢身心清淨業,

如彼雪山清溪所流水,願皆趨入四身佛海中。

解釋:此二頌意思明顯簡單,不必解釋。為便利初入佛學之讀者起見,把幾個術語,簡單解釋一下:

一、十方——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上、下為十方。

二、三世——過去、未來、現在為三世。

三、三輪垢——能作、所作、作業三者為三輪。眾生一切思想行動,皆不能脫離此三輪。因此三輪而流轉生死,此三輪為生死過患之根本,故名為「垢」。

四、四身——普通大乘佛法,通說佛具三身,即法身、報身、和化身。密乘學者,於三身之外,別開一法界體性身。此身並非在三身之外,另有一身。只是就法報化三身,無差別上,立名為法界體性身。無論說佛三身也好,四身也好,皆不可作死硬的看法。三身或四身,亦無非是佛身,幾方面的德相而已。

乃至未得如此果位時,所有一切生生世世中,

不聞罪業苦惱之名號,願常受用善樂之法海。

具信智慧精進及暇滿,遇善知識得口授心要,

如法修持無諸中斷障,願受法樂生生世世中。

解釋:「如此果位」是指上句所說,四身佛海的四身。此頌闡明,如果我們不能即生成就,那麼希望在未來生生世世中,都能遇到一個學佛的好環境。希望在那個環境裏,我們連罪業、痛苦、和煩惱的名字,都聽不到,不用說煩惱罪業和痛苦的事實了。

希望在那個環境裏,我能時常享受那至善至樂的佛法大海。

希望在那個生命中,我是一個具有信心、具有智慧、具有精進、具有「閒暇」、和具有圓滿學佛條件的人。希望在未來的生生世世中,我都能遇見很好的上師、善知識,傳授給我修持的口訣心要。希望在修法的時候,沒有中斷障礙。在未來的無限生命中,希望我都能時常受用法樂。

聞聖理量解脫無知障,思維口授永滅諸疑闇,

修生光明如量證實相,三種智慧顯現願增長。

解釋:聖量即聖教量之簡稱,聖教就是佛說的話,依據佛所說的話,為判定一切之依據、和標準,故稱為「量」。「理」就是吾人的先天理性,依靠吾人之理性,來衡量和判斷萬事,就叫做理量。這是佛教與其他宗教大不相同的地方。

其他宗教以教主之言訓為絕對的依據和標準,不得有絲毫之懷疑或違反。佛教則不然,佛陀教人,除了依據佛說的訓示外,還要依靠自己的理性。連佛所說的話,也都應該經過理性之考驗,才予以接受。聞聖理量解脫無知障的意思就是說,由於聽聞和依據聖、理二量,我們就可以由無知障中解脫出來。

但是僅僅依靠聖、理二量,還是不夠,還不能除滅對某些問題的疑問和迷惘。因此學佛人在道上所遭遇的實際困難和疑問,還有待於「思維上師之口訣」,方能得到解決,這就是聞慧和思慧。第三句「修生光明如量證實相」,是說依聞慧及思慧作基礎,然後進而實修。由實際修持,就能如量證得不可思議之實相境界,也就是這聞思修三慧中,最殊勝的修慧了。

離斷常邊二諦根之義,離增減邊殊勝道資糧,

離輪涅邊二利之果勝,於彼無錯謬法願常遇。

解釋:此頌在說明大手印之根、道、果、或「因、道、果」。佛法雖然如大海一樣之廣博,但可由「根道果」三字概括之。舉例來說,小乘佛法則以出離心為根,四諦為道,阿羅漢位為果。

菩薩乘則以菩提心為根,六度為道,大菩提為果。然則大手印法,以何為根、為道、為果呢?大手印以絕對真理、離邊際之中道為根。以法爾現成之心性,不增不滅,不假造作之道為道。以圓滿自利利他之大無住涅槃為果。眾生所有諸見、或眾生對真理的看法,因為實執的關係,不是墮入「常」邊,就是墮入「斷」邊,或是墮入既常又斷之邊。

大手印是開顯法爾心性之法門,所攝盡一切法,一切理之本來心性。如果一定要用文字來說明,可以由世俗、勝義二諦來說明之。依勝義和世俗二諦所顯之真理,即離斷、常二邊之中道妙義。

此離邊中道,即是大手印法所依據之根本理。

亦即大手印之「根因」。大手印之修道,與其他法門不同;不加整治、不加作意,寬坦保任,此明空之心性,即是修道。所以稱為不增不減之道。此法爾心性,澈底開顯,即名為成佛。並非離開此心,另有別佛可成。因為此法不似小乘之一味斷捨煩惱,渴求涅槃。而是在開顯(unfold)本來現成之佛心。所以證得之果,不為有餘及無餘涅槃所限,而得成就與法界同體之大無住涅槃。
淨體明空雙運之體性,能淨金剛瑜伽大手印,

所淨忽爾迷亂之諸垢,願證淨果離垢之法身。

解釋:眾生本具之「佛心」,非一切語言,所能描述。遠離一切有、無、能、所、此、彼,之戲論。但是為了開顯此理,使眾生能了解和趨入此法,所以仍不得不假借語言和文字。一用語言文字,就必需隨順眾生心識所慣用的,能淨、所淨、淨體等等,一套思想型式。

大手印本來離能所、絕戲論,那裏有什麼能淨、所淨、和淨體。為對眾生說明此理,不得已耳!此頌簡單釋之,即是:在本來現成之清淨本體明空雙運的心性上,用能掃盪一切執著之「金剛瑜伽大手印」觀法,就可以淨除那率爾無根的煩惱,和無明等垢染,而現證清淨離垢之法身了。

於體離諸增益為定見,守護於彼無散為修要,

一切修中此為最勝修,願常具足見行修三要。

解釋:於明空之心性,當下承當,離一切增益;即是「大手印決定見」。此與中國禪宗所唱,當下即是,不可頭上添頭,完全一鼻孔出氣。修大手印,只要不忘失此當下明空惺寂之一念,勿散亂即得,別無巧妙神奇之其他修法。於行住坐臥,日常動靜中,不離這個,就是最殊勝的「行」。這就是大手印的見、行、修三要!

一切諸法為心所變現,心本無心心之體性空,

空而無滅無所不顯現,願善觀察於體得定見。

解釋:此頌義理亟為明顯,本無需註解。但是此頌可提醒吾人一極有趣之問題,現在不妨談一談。『講教理的佛學家們,一輩子在唯識、中觀、空有性相中兜圈子,兜來兜去,兜到最後,就把他們的心得,拿出來「判教」了。有的判整個佛法為小、始、終、頓、圓,有的判為藏、通、別、圓,有的判為空、有二大系,有的判為什麼真常唯心、法界圓覺、緣起性空系…等等。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佛教思想作有系統之分類,但是此頌之語氣,到底是唯識見呢?還是中觀見呢?

嚴格說來既非唯識,也不像中觀。因為普通那些判教的方法,雖然都有其供獻和益處。但因判教之人,缺乏證量功夫,說來說去,總是隔靴搔癢,似是而非的居多。這些咬文嚼字,鑽研名相的佛學家們,碰見嬉皮笑臉的禪和子,就沒奈何了。禪宗真是一個四不像,卻又像是一個不易馴調的野猴子。

你說他是「頓」教嗎?他教你腳跟點地,坐破蒲團去。你說他是「漸」教嗎?他卻說一念頓悟,即與十方諸佛,一鼻孔出氣。你說他不夠「圓」嗎?

他橫說豎說,解脫自在說,狂說顛說,不思議說,處處表現他的圓,你說他標榜萬法唯心,應該屬於唯識嗎?他一路不理會什麼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的閒言賸語。

你說他是真常唯心嗎?他卻說:「佛之一字,我不喜聞。」「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其實並非這些大手眼的宗匠們,有三頭六臂八舌九鼻,只不過作文字牛馬的佛學家們,到此原形畢露,處處捉襟見肘,遮不住他們的猢猻尾巴而已。

說到此各位讀者,不妨伸個懶腰,把一切知見,連同這個勞什子的什麼大手印,小手印,一併丟卻。若尚有一毫毛在,打成肉泥爛漿餵狗吃,豈不痛快哉!』

從本未有自現迷為境,由無明故執自明為我,

由二執故流轉於諸有,願斷無明迷亂之根源。

解釋:此頌說明眾生流轉生死的二大因素。一是被觀緣之外境顯現,一是能觀緣之假我心識。由此能所二執故,而流轉於三有之中。無明迷亂的根源,也就是此能、所二執。乍看此頌,頗似唯識家口吻。仔細研讀就覺得不全是唯識,較唯識說得更透澈明晰。「從本未有自現迷為境」,是說一切外境,本為自心所顯現。眾生不明這個道理,反而執著外境,以為實有。實際上外境是沒有的,所謂外境者,真正說起來,不過是「自現」而已耳。這好像是在說唯識,但一注意「從本未有」四字,就知道著者的主張,決不限於唯識。自現不是「依他起之有」,而是「從本未嘗有」的。從本以來,實未嘗有此自現之假境,是明明白白的說明了「無生空性」的義理。

此頌和前頌,都明顯的表示著者的思想,是融合中觀和唯識的。但是我們不要忘記,自生金剛,不僅是一位大學者,同時亦是一位大成就者。其思想當然不受什麼唯識或中觀的限制,據譯者的看法:「從本未有自現迷為境,由無明故執自明為我」二句,全係著者修證現量所流出的話。不像是普通學者,融合唯識學和中觀學所發之議論。第二句,「由無明故執自明為我」,是頗有深義的。

眾生所執著的「我」,說得明晰一點,就是那個「自明」的心識。唯識家也說「自證分」,乃心識之自體。大手印更明顯的說明了,所謂「心者」,不過是此「明朗」之自覺相而已。此「自明」本身,空空如也。本無一物,亦無能所或我法。

但無明習氣,卻把這個「自明」認做為「我」。此執外境為真實之所執,和執「自明」為「真我」之能執,這兩個難兄難弟,興風作浪。才鬧出這一場疲勞的生死公案出來!

一切非有諸佛亦不見,一切非無輪涅眾根因,

非違非順雙運中觀道,願證離邊心體之法性。

解釋:此一心之本體,即是諸法法性,其性質非有非無,離一切邊際。故曰,佛亦不見一切非有。眾生一聽說,一切非有不對,馬上就會想到那麼一定是一切非無,孰不知即因此一切非無之「有」見,才會造成空花水月輪迴涅槃來。絕對的真理,是空有不二,非違非順的雙運中觀道。亦即離一切邊之心體法性。

即此云者誰亦難描畫,非此云者誰亦難遮除,

此離意識法性之無為,願窮究竟正義得決定。

解釋:此離戲論,絕思議之心體,亟難描畫得出來。譬如你要對非洲剛果森林中的原始土人,說冰淇淋,如何如何好吃,他是無論如何不能了解的。此離言心體,極難描畫。只有自己親自經驗,直接體會才行。

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是也。因此誰也不能肯定的指出說,心體就是這樣這樣的。但是此廣大心體,攝盡一切法,遍滿一切處,因此誰又不能說:「這個不是心體,或那個不是心體」。總之,法性無為,超越意識之行境。

不能正面的去肯定他,也不能反面的去否定他。即一切,離一切,如是如是。此頌第三句『非違非順』四字,也頗為要緊。眾生的思想形態中,有一個「不能既此又彼」,或「非此即彼」的形態,亦即邏輯中所謂的排中律。

眾生的思想形態,認為不是這個,就應該是那個。這個要是對的,那個就一定是不對的。這個是好的,那個是壞的。這個法是高的,那個法是低的,這個是順佛法的,那個是違佛法的。…這一套都是眾生的妄想分別,有證境的人,都看見一切皆是道。鳥語花香,小橋流水,天堂地獄,無非是道。此圓妙境界,固不是「違」亦不是「順」。「難難難,十擔油麻樹上攤。易易易,百草尖頭有春意」。正是此非違非順、不即不離的圓妙境界之最好說明。

由不知此流轉輪迴海,若證此性離此無佛陀,

一切是此非此皆無有,願證法性一切種要義。

解釋:由不了知此離戲心性,所以流轉生死大海中。要是明悟此心以後,就知道離此心性,別無佛陀可成。此心遠離是、非、有、無等戲論,為諸法之本性,亦為一切之根因,故名為「一切種」。

此點需要詳細說明,尤其是「一切種」這個名詞,需要解釋一下,以免誤會。藏文「滾依」(Kun.gzi.)可譯作一切種,或「一切根」。一切種識,藏文也叫做「滾依朗寫」。(Kun.gzi.rNam.shes.)但「一切種」在此處,當然不是第八識的意思,更不是如外道所說的「神」「我」…那能生萬法的宇宙根因。

此處所謂滾依,也許不應該翻作「一切種」,而應該翻為「一切遍」更好。佛經中常有「一切從法性生,從法性滅」之類的話。這種語句,若不仔細推敲,就可能誤解經文的意思,把佛法中所講的法性、真如等等,認作能生萬法的親因。如是則除了名詞與「神我」「大梵」「上帝」不相同外,在義理上,實毫無區別。

這一類的話,應該從橫的方面來看,不應該從縱的方面來看。從縱的方面看的意思,就是說把真如法性,與因緣轉變之法,認做因生果的關係。如果這樣則真如法性,如有實體,能生萬法,與外道及哲學之一元論,又有什麼不相同呢?

從橫的方面來看的意思,是說應該了解法性真如,不離因緣法而獨存。亦惟有在因緣轉變之法上,方能彰顯真如空性。至於佛經所說,『一切法從法性生』的意思,用一個譬喻來解釋,就好像是虛空與因緣法的關係,一切法生滅,各有其親因與增上等緣。但其生滅變化,皆不能脫離虛空。因此,從某一方面的意味來說:亦可以說諸法從法性中生,從法性中滅。因為這個道理,譯者以為「一切種」,也許應當譯為「一切遍」較佳。

顯現是心空者亦是心,明達是心迷亂亦是心,

生者是心滅者亦是心,願知一切增損皆由心。

解釋:此頌明顯,無需解釋。但意義極為緊要,說中了佛法,尤其是心地法門的要點,請讀者注意。

不為作意修觀所垢病,亦離世間散亂纏繞風,

無整安住本體於自然,願得善巧護持修心義。

解釋:大手印願文,從這頌起,以下多半講實際修法。首句,「不為作意修觀所垢病」,就是大手印實際修法的要訣之一。修大手印法第一步,要上師指示弟子之心性。於當下一念,有所領悟後,以後只要保任此明空之心體就行了。若起作意修觀,就是頭上添頭,不但是多此一舉,而且成了垢病。

在不為作意修觀所垢病後,緊接著第二句馬上說,「亦離世間散亂纏繞風」。不作意來修觀,並非叫人跟著世間散亂跑,或隨著世間纏繞轉。任運騰騰的覺受,是與流放散亂大不相同的。第三句,「無整安住本體於自然」,是大手印法最要緊的口訣。大手印法除了這一句外,並無其他更殊勝的口訣。

譯者的意思,此句若能改為「無整寬坦安住於自然」更妙。趕入心地之法,別無巧妙。寬坦不加修整即是。鬆鬆的任運安住即得。修道之人,若能體會到寬鬆和不整治之要妙。他就離明心見性不遠了!話雖如此,若無上師直接指示或示範,寬坦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不整治尤其困難。

除了大手印外,其他一切持咒、唸佛、觀想、禮拜、誦經、打坐等等修法,皆是有作為的「整治此心」之法。大手印直指當下一念,寬坦任運,不加一點整治,不著絲毫氣力。本來現成的空性,自然會慢慢的顯露增長,用不著作意的去做什麼「空觀」。

請試想此理:空性或佛性,如果是本來具足的,如果不是吾人新造的,那麼何必要去「修觀」呢?想個法兒認識它,認識它以後,熟練它,擴大它,圓滿它不就行了嗎?這真是大手印法的高妙處,這真是一切諸佛的秘密心要,最殊勝最直接的無上口訣。

粗細妄念波浪自寂靜,無亂心之河流自然住,

亦離昏沉掉舉之泥垢,願得堅固不動禪定海。

解釋:依大手印見,一切皆是道。那麼修行人,是不是需要伏滅妄念呢?俗話說「少說一句話,多念一聲佛,打得妄念死,許汝法身活。」這句話到底對不對呢?在實際修行上來說,這句話真是金玉良言。但是在「見地」上來說,這句話就大錯特錯了!大手印見是要了知妄念即法身,當然不必伏滅妄念。

哈!哈!人要是真的把妄念打死了,他的法身恐怕也同時被打死了!能在妄念上顯現空性,才是真正的大手印。但是在實地修行大手印時,已得大手印見之人,雖不以妄念為礙。但是由於保任心體之串習力,定境自然慢慢增長。

因此粗的和細的種種妄念波浪,就自然的平靜下來。此心如平緩之河流一樣,閒緩安住。此時明空一味,自然無昏沉和掉舉之事發生,定心廣大堅固,如無際之大海一般。又普通修習心地,大概有三個階段:第一個是覺得妄念洶湧澎湃的階段,第二是閒緩安住的階段,第三是能所雙亡,本覺與始覺合一的階段。諦洛巴祖師在恆河大手印一書中說:

「行者初得覺受如瀑流,後如恆河流水漸閒緩,終似河入大海子母光明會。」

這是一個很生動的對修行次第境界之描寫。總之僅有大手印見,而無定力,也是不易深入的。一味狂禪不修靜定,也是極可悲憫的事。

數數觀察無可觀心時,宛然洞見無可見之義,

永斷是耶非耶之疑念,願自證知無謬自面目。

解釋:此明空雙運之心性,雖無可觀察。但修習大手印之人,於放鬆寬坦之際,應時常觀照此心。數數不斷觀察的結果,就會洞然明見無可見之義。至此永斷是耶、非耶的一切疑惑,而澈證自己的本來面目了。

觀察於境見心不見境,觀察於心心無體性空,

觀察二者二執自解脫,願證光明心體之實相。

解釋:趨入大手印,有兩種辦法。一種是頓入法,即上師於傳法之時,即指示弟子之心體,弟子有所領悟後,然後再去習定,以熟練、擴大、和圓滿指示心體時,所得之大手印見。另一種是漸入法,即是先修禪定。有了相當的定力後,再觀察外境和內心住於何處,從何處來,往何處去,性相如何?

是一是異等等。觀察外境的結果,會如量證得「見心不見境」之覺受。再返觀內心就會證得「心本無心體性空寂」的覺受。這樣深入的數數觀察,能緣之心,與所緣之境,能斷二執,自然就會解脫了。

頓入和漸入,各有長處。頓入的好處,是睜開了眼睛,心中有把握。但壞處是頓入之人易墮狂慧,或為理障所蔽,反不得透脫。漸入之人,如有明師時常指導,則有了定力的基礎。一旦經師指示心體,其悟入多半較深,其覺受亦較為堅固。西藏祖師教授學人,並無定法。視學人根器之不同。而決定其所授之法。

此離意者即是大手印,此離邊者即是大中道,

此攝一切亦名大圓滿,願得決信知一知一切。

解釋:這個明心見性的心地法門,有許多不同的名稱,在一般的大乘佛法講來,叫做般若波羅密多。在禪宗裏,又叫做什麼祖師禪和如來禪。在西藏也有許多名稱,如像大手印、大中道、和大圓滿等等,這一切不同的名稱,並非表示各種不同的法門。

實際上是一樣東西,有許多不同的名稱罷了。此一頌就是要說明此理。它說上這個明空雙運的心性,為什麼叫做大手印呢?因為他是超離心意識之行境的。為什麼叫做「大中道」呢?因為他是離一切有、無、斷、常之邊的。為什麼又叫做「大圓滿」呢?因為他是包含一切、攝盡一切的。修學大手印的人,應該具有「知一即知一切」的決定信、與決定見。

無貪著故大樂續不斷,無執相故光明離遮障,

超於意識任運無分別,願無間修離勤之修持。

解釋:修習禪定若能上道,自然會有身心輕安,安樂愉快的覺受。禪定之樂有許多種,有的是因心分調柔而起的樂,有的是氣脈所引生的樂。有的樂淺,有的樂深,有的樂在局部發生,有的遍及全身體,種種不同。這些「定」樂,嚴格的講,都不能稱為「大樂」。最大的「樂」,要離貪著才能得到。

修大手印不著一切相,寬坦全放,自然會離貪著。離貪著故,殊勝的無漏大樂,自然任運生起。生起後即能相續不斷,晝夜六時,恆在大樂之中。又因為修習寬坦全放,所以自然離執著。由不執著諸相,心性光明,自然就會透過無明遮障任運顯露出來。

以上解釋第一、第二兩句,下面講第三句:「分別」是一種「心識之著力(effort)」,本質上是一種心識用力的緊張狀態,因此一說分別,就決定不是任運。任運是決定不與分別相應,而是與無分別相應的。因此第三句說「任運無分別」。此任運無分別之境界,自在騰騰,走路時一似離地三寸,踏在虛空中一般。心無罣礙,亦無分別,到此境界自然離一切「勤勇」、離一切整治、無間自在、無間解脫矣。

貪著善妙覺受自解脫,迷亂惡念自性法爾淨。

取捨得失平常心原無,願證離戲法性之義諦。

解釋:修禪定一遇善妙境界,就不自主的會高興、興奮、貪戀這種快樂的覺受,希望時時不離開他,這是一種很大的過患。西藏的祖師們說:貪著「樂」的覺受,就會生欲界天。貪著「明」的覺受,就會生色界天。貪著「無念」的覺受,就會生無色界天。因此修禪定的人,若不能超脫這些善妙的、樂明無念之覺受,一定仍會在三界中流轉,不能出離。修行人如果在因地上,沒有深厚的般若見。

或在般若空慧見上,薰習浸潤得不夠深切。他決定是很難從善妙的定樂中,超脫出來的,因此修大手印的人,一定要在般若空慧學上,下一番功夫。多聞深思薰習浸染,這樣才能於「貪著善妙覺受」中,解脫出來。第二句「迷亂惡念自性法爾淨」。是說大手印學人,對於一切迷亂惡念,不必作意遮除。

迷亂惡念若起,稍加觀照,或甚至不加觀照,即會在明空心性中法爾清淨。無明與妄念,本自無體無根,何勞遮除?若因無始習氣之串習力,迷亂妄念,會數數現起,亦會自然的於明空心性中,法爾解脫!

第三句著者提出一個極有趣的名詞「平常心」來。這個名詞與禪宗所倡的「平常心」完全一樣,藏文「Tai Ma Shes Pa」直譯成中文,真是不折不扣的「平常心」三個字。真理真是不分國界、種族、時間、空間的,真是具有普遍性的法爾常恆的。藏傳大手印法,與中國禪宗,不但在本質上相同,連用的許多名詞都是一樣的,這真是非常有趣的事。

僧問趙州:「如何是道」?曰:「平常心是道」。此當下一念,不加造作,不加整治。空裸裸,明朗朗的心,就是平常心。此「平常心」於一切時,法爾現成,沒有什麼取、捨、和得、失。這個平常心亦就是離開一切戲論的法性義諦了。

眾生自性雖常為佛性,由不了知無際飄輪迴,

於諸苦痛無邊有情眾,願常生起難忍大悲心。

難忍悲用未滅起悲時,體性空義赤裸而顯現,

此離錯謬最勝雙運道,願不離此晝夜恆修觀。

解釋:修大手印決不是墮入空無。如果大手印修得好,大悲心是一定會任運生起的。以上兩頌,就是闡明這個非常要緊的道理。禪宗說,「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如喪考妣」。也是這個道理!大事未明時,一心求道,艱難多阻,心中頹喪恍惚,如喪父母一樣。所以說大事未明,如喪考妣,這還易懂。但下句,大事已明,如喪考妣,就頗費解了。譯者認為大事已明,如喪考妣的意思,是無分別智顯現時,大悲心會不假思維造作,任運生起。其悲憫眾生之情,如同喪卻了父母一樣。

所以說大事已明,如喪考妣。後一頌第一第二兩句,應聯貫一氣讀下。此兩句意義,頗為緊要。「難忍悲用未滅起悲時,體性空義赤裸而顯現」。是明顯的說出,在難忍的大慈悲心,正在現起的當兒,體性空的境界,會赤裸裸的顯現出來。也就是說悲智的興起,常是同時的。這個悲智雙運的大道。的確是最殊勝、最正確、離開一切錯謬的至上法門了。

由修所生眼等諸神通,成熟有情清淨諸佛剎,

圓滿佛陀勝法諸大願,究竟圓成清淨願成佛。

十方佛陀佛子大悲力,所有一切清淨善業力,

依於彼力自他清淨願,願得如法任運而成就。

解釋:由修習禪定之力,天眼、天耳、他心、神足、宿命等神通,會漸次生起。有了能兌現的大神通力後,利益眾生、成熟有情,自然就方便得多。依修習大手印所得之大解脫、大神變力,自然能夠遍滿十方世界,作利益一切有情之事業,而圓滿諸佛之大願。神通一事,本無足輕重。宏法度生最要緊的事,當然也不是神通。但是有證境有成就的人,不希求神通,神通亦會自然得到。過去有修證的大德,如達摩、慧能、石頭、隱峰等,都有不可思議的神通。

但這些人,也從來不以神通標榜。

這才是西藏大手印,和我國禪門,值得令人欽佩的傳統與宗風!

  • 作者 前言 (節錄)
    今天世界上的苦痛、災害與禍亂,以及人類精神上的墮落與徬徨,都是空前所未有的。這一切不幸的來源,雖然有複雜的種種原因,但是最要緊的、最根本的,還是因為人類思想的總崩潰。

這一認識,是經過無數的血淚,和深思才覺悟到的!

西方的思想家,正努力想為人類的思想謀出路、尋歸宿,想盡了方法來建立一個完美的思想系統。找一個「一以貫之」的大道,為大家安身立命。因為人決不是吃飯穿衣,就能夠滿足,人類思想極需要寄託與憑藉。思想這個東西,極其危險,像水一樣,若無道路使其疏通,則將氾濫不可收拾。

今天千千萬萬的人們,在思想上徬徨無歸,正急需要一個「一以貫之」的大道,來安身立命,來疏導和發洩人類思想浪潮的巨大潛能。西洋思想家們,真能夠給我們一個一貫的、和諧的、完美的思想系統嗎?

我對這點,實在懷疑,西洋人飽嘗「趨末」、「重別」的苦頭,今天才半覺不悟的想「歸根」、「重總」。但是最後仍不得不乞靈於神教,而今日思想總崩潰的前因之一,卻正因為神教某一部份的教義,不能說服人心的緣故。科學的智慧與實驗,一旦啟發之後,上帝造人、神權至上、天主萬能之說。就不能不令人發生懷疑了。

人類的智慧、與傳統的西方信仰衝突的結果,才逐漸演成今日全世界思想界的分崩離析的狀態。

近百年來,西洋人給全世界帶來災禍,不僅是因為物質文明、和帝國主義的衝突而引起。其影響最深,為害最大的,卻是因物質文明、神權破產、而產生的破碎、徬徨、與放任的沒落西洋精神。

現在要想從分崩離析中,建立一個完整思想系統,不是只靠宗教的慈悲、與熱情就夠了的。今天人人都太聰明了,說服這些智巧辯聰者,還要有更高度的智慧才行!神教徒的慈愛與熱情,我們只有讚嘆隨喜,但是神教的理論和智慧,能夠擔得起這一重任嗎?

西方宗教理論,有幾點是我們所不能了解的。他們以為宗教是「信仰,或覺得宇宙之間,有萬能之主的存在。因而對神之感恩、敬愛及崇拜,與對神的指示服從與服務」。這樣,宗教中心的思想,歸根結底,只是一個「神」字。

這個根基如果靠不住,宗教就得完全破產了。宗教教人慈悲,教人寬恕,教人博愛與犧性。但這一切都是為了神,一切以神為歸宿。

可是有痛苦才有慈悲,有罪惡才有寬恕,有殘忍才有博愛,有缺陷才有犧牲。如果神是一切的最初根因,則痛苦、罪惡、殘忍、缺陷,縱然不是神創造的(?)也最少是因神造萬物而引起的。那麼眾生的苦痛與災害,究竟是眾生自己負責,還是上帝負責呢?

再說,神既是全能的大悲者,他為什麼不以神力,立刻令一切殘忍、缺陷、罪惡與痛苦化為烏有?立即令一切眾生,融化於神呢?

這是令人百思不解,因而對宗教發生根本懷疑的地方。

本來,慈悲、寬恕、博愛、犧牲,都是美德,但又何必歸結於神?

這一切向上的美德,自有其哲理上的終究根據與解釋,不必歸結於神。

其實今天許多信仰宗教的人,多半不是因為相信上帝造人,或天主萬能的教義,而是景慕其主張——博愛、慈悲與犧牲之精神。

因為人類的乾枯心靈與有限境界,是極需要慈悲甘露的滋潤、和無限廣大的性靈境界來超脫、來解放的!所以我相信,今天信仰宗教的人,多半是感情的成份佔多,而理智的成份佔少。

可是在今天這樣一個學說萬端,智巧辯聰的局面下,人們所需要的,能安身立命的一個完美嚴密的思想系統,是要情感與理智,雙方都充實才行的。

這個思想系統,不但要有愛,而且要有慧。

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於舊金山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