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糊了的肉最好吃

我們公司,每年都會有燒烤聚餐,今年沒有了,就想起以前的燒烤聚餐了。

舊照裡亂翻,翻到2008年拍攝的。其中有一幅我曾經在哪兒貼過的。

公司裡,有位葡萄牙朋友,他跟我特別好。這位葡萄牙朋友是個很棒的木匠(是比我更地道的木匠哈),每次燒烤,都是他準備肉,醃製肉,親自燒烤。

大家都喜歡吃燒糊了的肉。我們中國人看到燒糊了,很可能扔掉。我看他們搶著要燒糊了的塊塊,就隨口說了一句:燒糊了的,香啊!

他對我說,你等等,我給你留了一塊最好的。

我吃東西很快,要撤的時候,大家都說:吃這麼少啊,肯定什麼事也沒幹。

我說,還餓著呢——也是話趕話隨口說的。

葡萄牙朋友又給我來了一盤:

有點抱歉意味地說:好的都沒有了,就這塊好一點,下次早點來。。。

原本並不特別喜歡吃烤糊了的肉的我,但特意給我留,很開心。

  • 這燒糊了的肉的相片,似乎看過。

但那一年前後,常感覺地在搖晃,像坐船一樣,頭昏昏的。幹活又出了錯,就在上工處附近租屋住。

那時還能拿毛筆描摩字帖等的,現在手抖的更甚,沒再試。

記得2008年3月22日的選舉後,俺還說以後賺了平安。幾阿綠聽了很氣。

現在兩岸這事的發展,就像孤掌難鳴,乒乓球打到牆上,是會彈回來的一樣,相互的激動,出事要怪誰呢?

馬的八年,沒聽彼岸有飛機來繞的事。

四年前,朱若不出來,養望四年,今年就大大有可能出頭天。
去年韓若不出來,養望幾年,高雄也不會失,以後也是大大有可能出頭天。
現在變成這樣,也是無奈啊!

現在的蔡,說 - 這個國家。現在的國民黨當權的,也有說要把中國兩字改掉。

一般的人民,包含俺在內,大都搞不清狀況。

俺的訊息都是從電視、網路上來,但是,看得俺思想上糊里糊涂,生活上懶懶散散。

前些日,有一舊識煞有介事似的和俺說班公湖,俺聽幾句,越聽越傻。
原來他想的班公湖是在洞朗旁邊。也不知有 - 拉達克,也不知拉達克有機場。

也不知拉達克的氣候和交通:
拉達克的氣候分為兩個季節:夏季四個月(六月至九月)和冬季八個月(十月至五月)。
夏季溫度範圍從15-25攝氏度(華氏59-77度)。 在冬季,氣溫可能會下降到-40攝氏度。

10月之後,拉達克大雪降臨,會將高海拔地區自然封鎖。到時候別說是打仗,就是最基本的生活物資運輸和供給保障都很成問題。

把衣服,燃料,武器彈藥,食物必需品,帳篷,加油機等各種物資,補充到拉達克等高海拔地區。大規模向拉達克增兵,物資援助很難補給上。

10月來臨之後,大雪封山,將拉達克地區割斷6個月之久,在這個6個月時間裡,能發動戰爭?

頭腦給國中一年級的數學攪得糊里糊塗。

俺看了解答:

看了解答後,想起初一時的事,突然想起台北市的六張犁,現在高樓大廈的,但五十多年前,初一時那裏靠小山的地方,還有像這樣的房子。

大雪封山 印度拉達克

這個是特例。高中生使用對數,可以得到m,n的數值解。現在的小孩,用通用語言編程,只要幾行代碼,很快就可以得到任意精度的數值解。

就是我以前貼過了的。

什麼是燒糊的肉 ? 是燒焦的意思嗎 ?

俺認為數值解不是數學方法 , 要正式解方程式 .
因為這是數學題 , 不是工程題 .

有 maple 和 mathcad 兩種軟件可解方程式 .
這是十幾二十年前俺在玩的東西 , 有點 AI 的味道了 .
不知道現在的新版進化到什麼樣了 .
不知道木匠兄有沒玩過 ?


以上是網上隨便抓的 , 作為範例 , 未必能用 .
木匠兄可自行尋找實用的版本 .
這種軟體滿厲害的 .

武漢話把飯燒焦了,叫燒糊了,這個糊字在這時候不是煮的糊湯了的意思,就當燒焦了解。我把武漢方言搬入普通話了。

我讀大學和讀研時期,用的是Fortran。Fortran用來解數學問題很方便。自己寫碼編程,到數據庫中找人家已經寫好了的程式包都可以的。

工程上在現在還有用Fortran解決一些比較麻煩的計算,因為那些存那些計算包已經已經在,也沒有人願意再用別的語言重複編新。

都是有文化的人,开始玩数学题了。

俺只对吃感兴趣,烤焦的肉很香,我想吃。木匠怕人家说他干活儿不出力,又吃了一盘,撑住没有?

如果是第一盘,我也能吃掉,只是蔬菜少了些。

木匠师傅的照片很有质感,很赞!

謝謝謬讚。

我過去拍照,盡量不拍擺拍的。我拍照的時候總是跟別人說:別緊張,我也許拍,也許不拍,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別管我。

現在用手機亂拍,不管過去的那一套用光構圖取景的條條框框了。可以說是墮落了,也可能是悟道了升華了。

是淡定了,是随性了,是自由了,但是没有了规矩和标准是堕落了。我说的是自己哦。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