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蝦

那天 , 有親戚自北方來 , 招待吃蝦 .
這蝦是泰國蝦 , 台灣開泰國蝦料理餐廳的 , 有一家很有名 .
叫做西海岸活蝦 , 全台連鎖 , 梧葆老兄可有吃過 ?
可惜俺沒拍店招牌 .

台灣人吃泰國蝦 , 烹飪方式很特別 .
這是用麻油烹調的 , 叫做麻油蝦 .

這是用泰國蝦做成的蝦丸 , 要沾那碟紅色的醬 .

這盤綠色的叫做炒山蘇 , 先上來的菜就先吃 .

這是用蒜頭烹調的 , 叫做蒜頭蝦 .

這個只有在台灣有得吃 , 連泰國本地都沒這吃法 .
誰要能找到俺 , 俺請客 .

先不用麻油,用別的油烹調,等將起鍋時,才將麻油加人。一開始就用麻油烹調的,麻油味會失去。

泰國蝦的蝦頭很大,蝦身小,不划算的。

以前常有人提醒我:小龍蝦是日本人用來清除水中重金屬的,別吃。

大陸人吃小龍蝦猛得很。不過他們吃的,不是野生的,而是人工飼養的。人工飼養的,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南美的虎皮蝦個大,在我們這兒不算太貴,我們家將虎皮蝦去殼,糊一層雞蛋澱粉,油炸,蠻好吃的。近兩年減少吃油炸的,才不那麼吃了。

还有这样邀请吃饭的?哈哈:smile:,咋找得到你啊,梧堡兄先行一步。

你去台灣的話,就有可能的啊。

你們不論誰來多倫多,我陪你們看大瀑布。看大瀑布,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導遊。喜歡走路的,我們走著看;不想走路的,我們車中緩遊。看累了,呃。。。吃什麼就談不上了,不過,漢堡包,炸薯條,可樂或者橙汁管夠,肯定不至於挨餓。

上海也有这样的虾,我们叫它大头虾,我们这常吃的是基围虾、对虾、河虾,年轻人吃小龙虾的比较多。

那種紅色小龍蝦 , 俺在西藏也看過 .
不過好像跟龍蝦品種不同 .
真正龍蝦是海中生物 , 在美國得到波斯頓或舊金山去吃 .
而大陸的小龍蝦好像是淡水的 .

俺在台灣和香港的餐廳也吃過小龍蝦 .
但那和真正的海中龍蝦是同樣品種 , 只是比較小一些 .
和大陸的不一樣 .

呵呵 ,那間單呀 , 只要說要來找俺 , 俺一定讓妳找得到 .

現在又是拍楓葉的季節了 , 但誰都動不了 .

想去阿拉斯加拍極光 .
攝影協會有些人就常炫耀他的極光照片 .

以後有機會去南極拍企鵝 .

俺在杭州時 , 最喜歡吃那道龍井河蝦仁 .
聽說是用蘇州河的白蝦做的 , 配上龍井茶葉的清香 , 再沾上紅醋 .
台灣有一陣子有 , 很貴 .
但或許台灣人不大懂得吃這個 , 後來就沒有了 .

每次去杭州,总爱沿西湖边走走,每次走到楼外楼处,不是午餐时间就是晚餐时间,进去点菜总是一个西湖醋鱼或龙井虾仁,东坡肉就吃不进了。

以前聽過這樣的菜譜,多年前也曾試作,但細節已忘了,網上找作法。:

一、
嗆蝦、酥炸鯗魚拌銀芽。(網上找無作法)

鯗魚 ,鯗,音同響,意為魚干。 是什麼魚的魚干?

1?
鹹鰳魚 - 鰳(ㄌㄜˋ)漢語拼音:lè。
白力、力魚、曹白魚、吐目、鰳魚(澎湖)。

2?
曹白魚。全身閃閃發光的曹白魚就是鰣魚,又稱為白鯪魚,由於魚鱗與魚皮之間含有油脂,所以吃曹白魚是不刮鱗的。魚鱗不扎嘴,而是薄脆的嚼感。

  • 但是當年老人只說:鹹魚干。

嗆蝦俺未曾試作。
酥炸鯗魚拌銀芽。曾試作幾次,僅一次尚可。

二、
煎鹹魚
鹹魚1片要浸在生油內最少半個月

少許油,以中慢火煎香鹹魚。

煎至金黃色便可,拿起,撒些砂糖在鹹魚面,再用煎鹹魚的油淋上面。

要揀選鹹魚,鹹魚要重手,因為輕身的曬得太乾了。
買鹹魚回來要切開一片片,再將鹹魚浸在生油內最少半個月,這樣鹹魚肉才會鬆化。

口訣是「鹹魚臘肉,見火就熟」,所以煎鹹魚的火要中慢火,只要煎到金黃色便可,只需三分鐘便煎好兩面。

不要怕煎不熟,因為「見火就熟」呢!

砂糖可以多放一點,因為鹹魚實在很鹹,有些少糖去中和那鹹味,再淋油在面,好吃!

霉香鹹魚是要蒸的,絕不可以煎,如果大家要煎鹹魚,最好是鰽白。

曾試作,不滿意。

三、
碧螺蝦仁是中國蘇州蘇幫菜的著名傳統菜式。

用鮮活小河蝦剝出蝦仁,洗淨瀝乾水分,加精鹽、蛋清、澱粉過油,
再加 - 碧螺春茶葉 - 沖泡的茶水略炒,點綴茶葉即成。
該菜色澤白綠相映,蝦仁晶瑩白嫩,鮮美彈牙,又有淡淡的茶葉清香,相得益彰。
曾試作,有幾次尚可。

四、大白菜清煮獅子頭
不炸、不加醬油、不紅燒。
香滑嫩如嫩豆腐,入口即化,但不添加豆腐。

獅子頭通常小火燉一個小時後。

再加大白菜,整片(不要切成小塊) 洗淨,再放入鍋中與獅子頭一同用小火燉煮,至少20到30分鐘,燜到白菜軟了,香味出來即可上桌。

上桌前再嚐湯頭鹹淡來決定是否加鹽或醬油。 上桌時,可撒點剁碎的青蒜苖或香菜,更提味。
千萬不要用杓子在鍋裏攪,獅子頭會變成一鍋碎肉。

獅子頭在水中燉煮的時間要夠,否則獅子頭會比較硬鹹,湯頭又不夠味。共約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燉煮時間隨個人喜好,時間短,保留白菜原香,燜燉的時間長,白菜愈入味。

大白菜入鍋的時間:外面較老的葉子,可在慢燉時放,黃芽嫩葉的部份,最後放進鍋燜煮,會飄出特有的菜香,這樣大白菜擁有較入肉味的和保有原菜香的兩種香味層次,以及入口即化和新鮮爽口的兩種蔬菜口感,可依個人喜好。

試作,多次成功,一如老人作出滋味。但不合家人口味。

醃篤鮮
“醃篤鮮”這個名詞當中,“醃”讀作“yan”,平聲;“篤”讀作“du”,平聲;“鮮”讀作“xian ”,平聲。“醃篤鮮”這個詞用上海話來說,發音就是“一獨西”。

這俺試作,從來未成功。而且俺記成發音 - 一度作。

这是扬州有名的菜。

这应该是上海特色菜肴,以前只有过年时家里会煮一锅。

以後做了一讀西,別忘了拍照貼上來。

油浸幹魚,最好的是盛夏海灘上自然曬乾的魚,一點也不咸。我們這兒湖灘上就有的。清理得乾乾淨淨的湖灘,湖水把魚拍上岸,一個大太陽就乾透了的那種魚:

我們這邊湖灘上,盛夏常可以看到天然魚乾。

呵呵 , 俺也在樓外樓吃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 .
還有炸響鈴和宋嫂魚羹 .

吃完出來天黑了 , 順帶拍了雷峰塔 .

木匠师傅,要竹笋上市了才会烧的,以后我会拍照上来,非常鲜美。

哟!干干净净的,可以拿回家烧了吃呀

杭州是我一去再去的地方,隔二年就想去。

主意不錯。

恐怕我這麼做有人會誤解。

那些看到了的人會說,今天看到的中國人很耐撕(很不錯)。他不是沙灘管理員,幫著把沙灘清理得很乾淨。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