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加拿大火雞受難日,我家今天提前過

美國的感恩節還有一個多月。美國的感恩節是白人慶祝屠殺印第安人大勝;加拿大這一點上還好,沒有屠殺印第安人,經濟掠奪是有的。在加拿大,也就是火雞受難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幸福啊!

俺只能上網看篇文:

安慰安慰自己。

吃火鸡和南瓜,这么大一只火鸡要腌制多久才入味啊?南瓜怎么吃呢?做南瓜饼还是蒸着吃呢?

虽然疫情,但看枫叶的人还是人山人海。 省长的限聚令还是不管用,但很多人都还是自觉带了口罩,这点比美国人强。所以加拿大的疫情应该是可控的。

纪念一下,庚子年的秋天。

還好,今年的秋天不是“多事之秋”。我很多年沒有值得一說的重感冒了,輕感冒也少,今年以來,乾脆連輕感冒也沒有了。我自己在辦公室裡,公司的人不太多,只有和人的說話的時候,我才帶上口罩,換一句話說來,也就是我戴口罩的時候不多吧。

今年我沒有輕感冒,這也證明了大家都戴口罩的話,連感冒的可能都少。

火雞:我的西班牙葡萄牙朋友都是醃製一天半到兩天,我家醃製一天一夜。

南瓜:西方人較多做南瓜餅,南瓜糕,很少直接吃南瓜的;我家有切成塊烤來吃,和不大甜的紅薯乾,在半乾的時候味道差不多。

以前我在城市超市(进口产品超市)买过烹饪好的火鸡,女儿喜欢吃。


我没有问弟弟是不是在吃火鸡,哈哈~


最感兴趣的是加拿大的红叶,很壮观很漂亮。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可能恢復旅遊。眼前的一兩年肯定沒啥希望,我們如果想回國看看都相當困難的。

希望有辦法控制疫情,這樣就可以恢復旅遊了。

也別對紅葉有太多的期待,因為楓樹並不是一起紅的,所以基本上是沒有紅彤彤的一片紅楓葉的。黃燦燦的一片倒是有的,也蠻壯觀。

網上很多紅楓風景片,很多是修圖以後的結果,並不寫實。

多倫多秋天的楓葉,大家都貼得很多。我這裡貼幾張初夏5月的紅楓葉,這幾張是我2008年拍攝的:

和秋天的紅楓葉相比,夏天的紅楓葉更顯得嬌媚。

漂亮的,一大片就更壮观呢

我自己是没有看过一大片的情形,想来也不会有。看过成片的糖枫,没看过成片的秋日红枫。

更进一步地说,独立的一整株树枫叶全都红了,是有可能的;不过三五天就开始秃了。不可能一条街上的枫叶都齐步走。自然形成的树林,都是几种杂树混成的。

即使是人工种植的一小片枫树林,也是立在风口的红得早;同一株树,也是处入风口位置的枝条早红早落。

哦哦,是这样的呀,加拿大的秋天结束得快,所以树叶来不及同步变红,上海可以有成片的景观。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