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歌石

從台北乘坐縱貫鐵路火車南行,過樹林鎮不久,便抵鶯歌鎮。這鎮舊名鶯歌石,因為 鶯歌車站對面的山上,有一座大石頭,遠看好像一隻垂著兩翼的鸚鵡,而台灣人稱鸚鵡為鶯歌, 故通稱這裡為「鶯歌石」。現在由於人煙稠密,形成市鎮,遂更名為:鶯歌鎮。

據說在三百年前,民族英雄國姓爺鄭成功,率領二萬五千明兵,渡過波濤洶湧的海峽,打敗了侵入台灣的荷蘭人。等荷蘭人全部撤走之後,國姓爺便漸漸地向北進軍。

當大軍走到現在鶯歌鎮的同慶里、尖山里兩地附近,即下令全軍暫時在路旁休息。那時全軍 士兵所穿的都是草鞋,因為連日天雨,山路泥濘,他們便利用休息的時間,把草鞋上的泥土刮掉, 順便棄置在路旁的平地上。

這泥土便不知不覺地堆成了一座小山,大家就管他叫「尖山」。
沒多久,前頭響起了出發號,全軍再繼續往北行進,來到現在的鶯歌石山下,突然,山腹那 兒吐出了一條濃濃的黑霧,像條帶子,一會兒就把全軍團團地包圍住了。

於是全軍不辨咫尺,只往東方直走,誰知道又被現在三峽鎮附近的鳶山的鳶霧所困,因此, 全軍只得拔腿望北奔逃,來到樹林鎮附近的太平橋①時,煙霧漸漸稀少,兵士們才慢慢辨得出四周的事物和人影。可是,國姓爺的軍隊卻有許多士兵失蹤。而且,以後天天都有士兵失蹤的事情發生。

這一來,士兵們真是談霧色變,鄭成功很是著急,立刻命令部下分頭去徹底查明這事的原因。 經過調查才知道失蹤的士兵,是被一塊鶯歌石及一處鳶山嘴所噴出的毒霧呑食去了。

國姓爺聞報,立即命令部下去攻擊他們,可是去攻擊的士兵,都是有去無回,一如石沉大海 似的。國姓爺更氣了,立即叫人抬出了當年在粵中打撈的龍碩大砲來,架在樹林鎮的那座橋上, 瞄準了那兩塊妖石,發炮射擊,只聽得「轟、轟」兩聲巨響,四周頓時煙消霧散,再細看,那二塊妖石,那座鸚鵡妖石的頭,和鳶鳥妖石的嘴,都已不翼而飛,從此再也不能興風作怪了。

如今三峽鎮的鳶山,形勢非常的險峻,隔著大嵙溪和鶯歌山相對,距離僅二•三八公里,海 拔三百二十台尺,數峰拱峙,好像飛鳶展翼,因而得名。

事後,士兵們爬到對面的山上去察看,找來找去,只看到一座酷似鸚鵡的大石頭,中間有一 個大洞穴,很顯然這是中了國姓爺龍碩的傷痕。大家才知道這座大石頭,一定是那座噴毒霧的山 頭。

自國姓爺鄭成功制伏了那些妖石之後,這條南來北往的大道,又逐漸地恢復暢通無阻,而這 一帶的村子,也就跟著繁榮起來,居然成了一個三足鼎立的大地區,這就是今日的樹林、鶯歌及 三峽三大鎮。

事後,當地的居民們,為了記住鸚鵡和鳶鳥作怪的故事,便稱它為鶯歌石和鳶山。
把當年國姓爺鄭成功所站立過的大橋,改稱為「太平橋」以為永遠的紀念。

以上剪貼:

民間故事 鶯歌石的傳說

1

鶯歌石山,空拍-20200502

鶯歌孫龍步道、碧龍步道,隨走隨拍含空景-20181225,FP016

俯瞰鶯歌小鎮,空拍-20190804

三鶯線空拍影片

我的大學班上最年輕的同學楊穩軍,退休離後定居杭州。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上崗,照顧孫子去。還說啊,也就每星期星期六可以自由活動一天。

我說行啊,那就抓住星期六,到處走走。

昨天星期六,果然楊穩軍在今天都貼了杭州龍井產地的圖:

退休真好,立即就是生活的第二春。楊穩軍是我們班上除我之外最後一個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的。現在就剩下我還在每天苦哈哈地上班,奶奶的!

https://www.hotbak.net/key/科学家预测未来20年内人类寿命可达100.html

1000岁! 还有几百年工作时间?? 愁死了?? :sweat_smile:

退下来要找事干的,不然身体这个机器会很快锈死的。

照顧孫子,算不算“找事幹”?

我的同學退休後,一大半都把照顧孫子外孫當主要事業的。也有繼續返崗工作的,不多。

我觉得退下来后,三分一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三分一时间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三分一时间进行身体锻炼。保持平衡最好。要动脑学习新东西,动手锻炼身体,还要有点精神压力感。

看孙子这事,不能当主业来干。 这点上要给子女锻炼自觉进步的机会。量力而行吧。

現在就剩下我還在每天苦哈哈地上班

梧葆兄说了一个郑成功的传奇故事,我想应该是有科学道理的。

卡童啊,这1000岁,是不是100年做孩童啊,长不大啦~

這幾天,天氣變冷了,攝氏24度,到幾處走一走。

星期一,百多人聚會,約認識五人,記得姓名的兩人。有一人到我身邊說:七十多年前,和我母親在同一間工廠工作。

在另一人面前演示八卦掌之單換掌及縱鶴拳之水手,得到幾句八卦掌口訣和台地幾種拳的指導。

再去另一地,聽公交車上,幾不認識的老婦人討論:彼岸要打台,要緊快貸款買房地產,到時候物價飛漲,就不會存款變薄薄。

  • 聽了,心情變不是很好,想停網幾天。

看一文:
多國部隊4700多架飛機對伊拉克和科威特境內的防空和雷達系統、軍用和民用機場、薩達姆總統住所、軍事指揮中心、政府首腦機關、通信聯絡樞紐、核生化和地空飛彈設施等12大類300多個戰略轟炸目標輪番轟炸。

想起:上星期複習抗戰時國日軍戰爭戰術。

開始:
星期二複習第一次海灣戰爭戰術。
星期三複習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戰術。
星期四複習對越自衛反擊戰戰術。

都是三十年前的,有更新的戰史研究嗎?
沒。我和舊識當年也只研究到第一次海灣戰爭。

再一聚會後,有一標緻的婦人說車停在一地,要陪我走一段路。到停車位時,說要順路載我去車站。

俺沒接受,愛說笑,被標緻的婦人的載,會有麻煩的。

至一地,拐一彎。嘿!環境變化太大,五年多前的雜草空地變大樓,小小迷路一番。

回家,一直想標緻的婦人是誰?

想了十多小時,才想起1997前後認識的,二十多年沒再見過的。

路走多了,身體有些不適。

  • 學拳的五十週年回憶

俺想起一套拳:

印象中記得有這樣說的,這是梅州地區的梅縣區、大埔縣,和彰州地區的傳來的一套拳。

彰州傳來的喔!

杭州处处都是景,只是俺不喜欢拍照,杭州住几年也值呢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