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粉太欢喜了

雪中悍刀行 先导预告

雪中悍刀行拍电视剧,作为书粉书粉太欢喜了

北镇抚司衙门指挥同知领欧罗巴卫千户

北凉参差百万户,其中多少铁衣裹枯骨?
辽东征夫成老卒,今朝他乡作故土。
旌旗曾教西楚孤,垒西谁敲渔龙鼓。
白衣曳死叶家女,十万大戟入府库。
将军一骑入宫来,三尺白绫戮宫妇。
多少宫人城头望,男儿泫然妇孺哭
为报将军殿上死,天子冷看北凉卒。
亡魂嚎啕山鬼哭,多少儒生骂人屠。
马踏九国丧礼义,江山却是谁入主?
功与名,一入庙堂莫谈江湖。
利与禄,六百袍泽都入了土。
征途几沉浮?将军苦不苦?
功名付与酒一壶,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利禄谁享,骂名谁负,冤魂缠谁跛足?
将军白发,老卒成孤,却看九国湮土。
屠戮屠戮,东越西蜀。
呜呼呜呼,红粉化骷。
好男儿,应擎着那北凉刀斩天下头颅。
小娘子,却休要盼郎君封侯他乡远赴。
来来来,反手为云又作雨覆。
来来来,教霸业化作生灵涂。
煌煌镇灵写作赋,其中多少离家丧子哭?
南雁北飞哀鸣呜,士子如鲫北莽赴。
春秋九国成一统,离阳天子江山属。
将军铁骑入北凉,青牛道上车千乘。
手捧桑椹献娘亲,笑问可堪入母口?
铁骑纵马踏江山,先灭紫禁压龙虎。
北凉山上听潮阁,秘籍万册绑武夫。
白云千载空悠悠,流光淡看人老无。
寒甲未褪老卒猝,鲜衣走马多纨绔。
王与侯,锦衣玉食雪天火炉。
民与卒,却愁粮少难交税负。
浮生叹几度,百姓苦不苦?
霸业黄粱一枕付,试看荒山野冢几人哭?
山上走兔,林间睡狐,气吞江山如虎。
珍珠十斛,雪泥红炉,素手蛮腰成孤。
十万弓弩,射杀无数
百万头颅,滚落在路
好男儿,莫要说那天下英雄入了吾觳。
小娘子,莫要将那爱慕思量深藏在腹。
来来来,试听谁在敲美人鼓。
来来来,试看谁是阳间人屠?

煌煌镇灵歌 雪中悍刀行

如何评价李淳罡?

李淳罡,十六岁入金刚,十九岁入指玄,二十四岁入天象,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仙剑大材,仅次于武当鼻祖,剑仙吕洞玄。

初出江湖,便在千万观潮人的注视下,踏着广陵潮头过江,引领了一代潮流,后世无数学剑的人,无不以之为榜样。

入天象后,挑战东越剑池梅花剑宗吴玮,对其羞辱至极,以致引颈自尽。

在鬼门关,飞剑横江,吟诗而渡,初遇绿袍儿。

随后几年,踏迹江湖。挑战“天下剑意有一石,我独占八斗”的吴家剑冢,大胜其中一位老祖,断其剑,毁剑心。胜当代剑魁,拿走了与他荣辱与共的木马牛。走江湖以北,看千万野牛奔腾,踩牛身如履平地。观南临汪洋巨浪拍头,一剑炸开江海。西上烂陀山以剑问佛,斩杀罗汉二十三!一手两袖青蛇,被江湖人成独领风骚江湖五十年的绝技!单身入蜀,与西蜀剑圣在皇宫一战,领悟剑气滚龙壁剑!气之所及,拦路剑术高手十六人,皆被剑气碎尸!

世间剑士独我李淳罡一人,世间名剑独我木马牛一柄。

三十岁之前,江湖是他一个人的江湖,他的剑道,天下无双。

而立之后,锋芒毕露!不出剑,胸中便有剑意万万千。

天下学剑人,绕不开躲不掉这座山峰,只要有李淳罡在,便无人敢称剑法超群。

当年江湖武学高手有四大宗师。李淳罡曾扬言四大宗师除他之外都是沽名钓誉,即使其他三人连手,也不过一剑之事。

三十六岁,初窥天门,自称天下无敌。天下敌手一剑败之,天下女子一指勾之。当年武评,稳坐天下第一。春秋十三甲,李淳罡被评为剑甲,更是十三甲魁首,无一人疑义!逍遥天地间。

不惑之年,被王仙芝挑战,因为惜才,并未一剑开天门斩杀王仙芝,于是木马牛被折,生平第一败,成就王仙芝。

败给王仙芝后不久,绿袍儿挑战李淳罡,故意让其一剑穿胸。那时的李淳罡才明白,什么是心疼,所谓心疼,便 是伤害了别人,受伤的却是自己。

瓢泼大雨中,李淳罡背绿袍儿上龙虎山,向齐玄帧讨要续命金丹,只是还见到齐玄帧,她就死了。临终前说:她不要活,她就是要死在李淳罡的怀里,若是活了,便又是陌路,她不愿意!

李淳罡与飞升在即的齐玄帧在莲花顶论道,李淳罡看中剑道,而齐玄帧看中天道,两人各执一词,齐玄帧便说要试那一剑开天门。剑开天门并没有打败齐玄帧,李淳罡心甘情愿认输,并亲眼目睹齐玄帧飞升,进而疑惑自己的剑道,从此再无剑道,境界一泻千里。

下山以后不久被人斩去一臂,落入指玄,在也不敢说有蛟龙处斩蛟龙的狂言。无声无息消失三十年,荣辱种种,浮沉事事,皆成过眼烟云…

传奇就这样淡出了这座江湖。

再次出场的时候,已经年纪近百,断臂老头儿,身材矮小,留着两撇山羊胡子,披着陈就破败的羊皮裘,斗鸡眼,声音沙哑,这就是被镇压听潮亭二十年的李淳罡,也是那个画地为牢半辈子的李淳罡。

此时,王仙芝天下第一近甲子,而李淳罡也没碰剑近甲子。修为只剩巅峰五六成而已。这时的李淳罡再也不是那个风华正茂的李淳罡了,只是一个被江湖传唱的老剑神而已。

出听潮亭与北凉王徐骁约法三章,保徐凤年游历江湖不死。至此,二次踏入江湖。这个批着羊皮裘抠脚老头李淳罡如今最大的乐趣,就在于相识了与徐凤年同行的北凉王府丫鬟,也是西楚的亡国公主——姜泥。喜欢和这个好似绿袍儿的姜泥在马车上斗嘴,也爱看徐凤年与姜泥死对头之间的斗嘴。

雍州边道小径,李淳罡弹指串雨滴聚剑,洞穿符将红甲人,一招仙人跪,红甲死!

再到鬼门关,观景忆旧人,淡吐往事。遇吴家剑冢吴六鼎拦江,张口借剑,飘出船头,仰首大笑,转身仅是轻描淡写一招一剑。一剑斩江两百丈!重回天象境!

自悟道:我李淳罡要甚天道?!一剑足矣!一剑天象,没有惊喜,只剩苦笑,解开心结,遥望一眼大江与山崖,还剑,归舱。

进佬山,出佬山。春神湖,李淳罡身形飘荡如青龙,一脚蹋翻黄龙船!

新武榜出炉,再出江湖的李淳罡位列天下第八!姜泥曾怒其不争。

襄樊城外芦苇荡,与吴六鼎比剑,如画剑式给徐凤年与姜泥看,再次破走吴六鼎。战后,以剑入道,一指撞天钟,弹指三千救凤年。

山顶传授徐凤年两袖青蛇,入江南。遇青衣曹长卿,亡国公主姜泥陪亡国臣曹长卿走人。

出江南,上龙虎山,下龙虎山。随后上微山大雪坪,看儒圣轩辕敬城入陆地神仙,为保妻女平安,请老祖宗赴死。

李淳罡见此情此景,落寞缅怀追忆。一声“剑来!”微山所有剑士数百剑一齐出鞘,龙虎山各式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大雪坪,两拨剑,遮天蔽日。这一日,李淳罡再入陆地神仙境界!

再入陆地神仙的李淳罡和徐凤年一行来到武帝城。孤寂江湖太久的他,只说一句“王仙芝!李淳罡来访东海,借满城剑,与你一战!”大概一千九百柄同时出鞘,齐齐空悬于天幕!王仙芝如流星轰入东海海面,李淳罡一跃剑头,一千九百剑直指东海,御剑而行。

王仙芝念当初一剑之恩,开海送行。两人不分胜负,李淳罡坦然认输。

羊皮裘老头,再也不是那个争强好胜的李淳罡了。

徐凤年李淳罡一行人归途,路经广陵江,徐凤年与广陵王争气,李淳罡豪情万丈“当年吴家九剑破万骑,老夫一人便能顶他们九人”。

一人一剑半个时辰,破甲两千六百余!举世无双!这也是李淳罡在世间最后一战,广陵王胆寒。

那个独臂独行夕阳余晖下的羊皮裘老头似乎和这黄昏格外协调呢。似乎…整个江湖都已老去

一个人,让整个江湖都已老去。

还有四五年性命的时候,不愿腐朽老死,不愿看到自己提不起剑的那一天,不愿飞升。

拔起那柄半百都未出鞘的古剑,轻轻一剑,劈开整座峭壁,借剑邓太阿于万里之外,助其战平拓跋菩萨,成就陆地神仙。

邓太阿谢李淳罡为后辈剑道开山。

李淳罡临了的剑道!一剑开天,一剑开山!去时开天门!

至此,天下在无李淳罡,也不会在有第二个李淳罡。五百年天下,仅此一人尔。

李淳罡以踩踏广陵浪潮过江初出江湖,又以一声绿袍儿结束余生。

老剑神归天后,黄三甲是这么说的:“青衣飘飘,仗剑江湖,让整座江湖仰视。一生临了,最后一剑,仍是成就了一位新剑仙,也就李淳罡可以有这等手笔了。死得其所啊,只是不知李淳罡是否真的死而无憾。”

老头自嘲笑了笑,指着茶水,“人走茶凉,没过多久,江湖就只会看到邓太阿如何风光一时无两,忘记李淳罡曾经给予剑道无与伦比的一次次拔高。在我看来,天下可以没有王仙芝这样的老匹夫,唯独不能没有李淳罡这样的真正风流子。”

昔时少年长袍白衣胜雪,一剑光寒,任世间妖魔几百,神佛满天,万水环山,我自一剑逍遥,千军辟易。剑道有千载,我独耀百年。白衣胜雪,孑然独行。然情字难解,一朝生死两隔,一剑两剑百万剑,无她又如何?待得剑折臂断入亭下,四十年梦幻空华,再入江湖一剑斩长江,再挥剑斩两千六,收尾出手开天门。不如荒冢醉眼独叹两声,绿袍儿。

无匣也无鞘,暗室夜常明。
三尺木马牛,可折天下兵。
欲知天将雨,铮铮发龙鸣。
提剑走人间,百鬼夜遁行。
飞过广陵江,八百蛟龙惊。

世人不知何所求,那袭青衫放声笑:
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愿世间心诚剑士人人会两袖青蛇

愿天下惊艳后辈人人可剑开天门!

以上: 网文剪贴。

  • 雪中悍刀行拍电视剧,作为书粉书粉太欢喜了

大陸現在的玄俠故事很多的。

其實歐美也一樣,很多可以劃入玄俠類的神作,比如《指環王》的作者構造了那麼一個“中土世界”,自成體系地寫書拍電影。《哈利波特》也是。

很多科幻作品也走這條路,作者自己建立一個虛構的宇宙體系,最近很火的《三體》就是其中的一個。

大陸這邊倆個盜墓題材的系列小說,也是自成體系,火得很。

我很喜欢看《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我女兒看了,介紹我太太在看 - 陳情令

這把劍的護手 好像反了

握劍的虎口會被卡到 而對手的劍順著劍下滑 沒阻礙

要像紅圈 握劍的虎口在護手處 會圓順 而對手的劍順著劍下滑 會補阻礙卡到

把 陳情令 的小說找來看看。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