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升之水 一瓢 弱水三千

斗升之水 一瓢 弱水三千

  • 兩岸還是不要鬥吧,顧好民生為上。因為真的動手,我猜規模不會僅僅只是是你踢我一腳,我還你一掌。安寧的日子來自不易,兩岸都要珍惜。

現在俺就是聽,在旁聽聽就好。比較不會顧人怨。
若好心提醒,只會惹人怨。
若是俺說:不會僅僅只是是你踢我一腳,我還你一掌。

得到的回答就是:○○○○○,連不作生意,少賺錢,這樣動小指的都都不幹,還騙說會怎樣怎樣。○○○○○,一大堆。

俺時常回憶四十多年前,有一次台北的盛大七七事件的國際討論會。

一日本學者說:實在不明白中國人的性格,東北事會和談、長城北會和談,上海會和談,怎麼盧溝橋後不會和談。

一美地學者說:日本投降後的投降典禮,中國的代表和日本的代表,手牽手的進會場,實在不明白中國人的性格。

多年後,有一老將說:當年守南京,安排船在江邊,可以撤退。但第一批撤過江,就沒人把監督把船開回來,實在不明白中國人的性格。

出自於唐代岑參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溼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着。(難着 一作:猶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 來一花就知春風來,偏偏要: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明明是:一瓢之飲,即能解渴,偏偏要說: 東海之水、弱水三千 。

  • 不作生意,少賺錢就可解決問題,卻要為錢賭生命?

實在不明白中國人的性格啊!

要為錢賭生命

我不覺得大陸會把台灣正兒八經的當對手,已經有5-6年了,可以看出大陸的立場:絕不以犧牲台灣普通百姓的生活權益作為代價來針鋒相對。至於蔡當局說什麼做什麼,基本上都不會理會。真的要動,也不會只是什麼小過招,還是希望不要發生吧。

和美國人過招,沒台灣什麼事。大陸不大可能隨著美國人的鼓點來。只要美國所做的,都是在削弱自己,那就是好事。

還是少想這些破事吧。因為目前的局勢並不壞。國民黨在香港跳得不是很高麼。老共沒什麼動靜就把香港給收拾了。國民黨自己把自己玩到邊緣了,所以我們只看最後效果就好。

還是在生活中多找一些樂趣比較好。莊子告窮,王侯的原則救急不救窮。小時候上學,大陸的語文課中有這一課。

木頭不懂就問:老師,那條魚怎麼麼會困在車轍坑中的,其中會不會有更大的教訓呢?老師一愣,教鞭(老師手上的細棍)尖兒點了點桌子,說:魚怎麼落到車轍坑裡了,不是本課的重點,重點是幫人救人的態度。。。

  • 國民黨在香港跳得不是很高麼。老共沒什麼動靜就把香港給收拾了。國民黨自己把自己玩到邊緣了,所以我們只看最後效果就好。

這事,到現在,只聽過阿綠的

沒聽過阿果有誰去幹這事的。

一、
今年62歲的香港o o o ,熱愛民主、言論自由。 他很擔憂香港的未來,也擔心台灣的未來。

提及台灣選舉, o o o並不支持國民黨所推派的候選人韓。 他批評「韓與中國大陸關係緊密,已背離國民黨的反共初衷」。

他認為,國民黨已經和當年完全不同,他們向共產黨投降了。「我已經不是國民黨的人了。」

二、
國民黨黨產遭凍結,財務陷入拮據,改委會財務穩健小組 - 短、中、長程目標開源節流方案

黨員每年黨費調高為500元;

小三通湧返鄉人潮!

年初,廈門小三通今就湧入返鄉人潮,除了櫃檯工作人員有感,明顯感受到人愈來愈多外,現場1位來自高雄的台人也直呼「比起4年前大選,這次不得了,最起碼9成都想投!」

  • 所以我們只看最後效果就好。

金門一阿果說:那裏有幾票會投誰,我們都知道,○,阿綠怎會多那模都。

金門一阿綠,下巴有白湖子的說:哈、哈,咱們的票都很都。

我家老爸說過,老蔣心眼很窄,第五戰區是李宗仁的,抗戰一勝利,就一刀剪了。從重慶下來的接收大員,眼裡就盯著錢,那一個貪婪!國民黨被趕出大陸,還真不是共產黨的力量太大,而是代表國民黨說話辦事的那一伙人太不得人心了。

維持制度之爭,本來就是最好的方案,可李登輝的路線,是有中常會背書的,所以國民黨是自己把自己整死的。我就知道很多國民黨人好笑,想讓大陸衝在前面和綠營硬碰,自己看看能不能漁利。這樣的想法太傻,老共不可能聽國民黨的。再說了,綠黨的意識形態,千頭萬緒追根究底,還真是國民黨如火中天時的所作所為逼出來的。我冷靜地看了很多年,除了宣揚台獨這一不可能達到的目標,民進黨人為民生做事,還真的不比國民黨人差,所以我自己就不會見綠顏色就反。

綠黨支持香港暴亂,在意料之中,根本不值一提。但國民黨所有的輿論都支持暴亂,就有點莫名其妙。作為一個粗人木匠至少可以看出,國民黨內的核心人物短視,連社會學的最基本知識都欠缺的。就像老蔣的極端反共,留下的後遺症是他自己死了都不能安寧。不管吧,還是希望兩岸人不說是非才是。

兩岸。目前僅有的聯繫,也就是做點生意了。這做生意,講究一個公平交易,另外就是一個態度謙和圓通。不願做生意就不做,買賣不成仁義在才好。大陸傻啊,拿跟棍子,去打那些為數不多還願意好好做生意的人?那些台灣商人,每一筆生意的背後,都是好多人的飯碗。總想砸別人的飯碗的人,肯定不是好人哈。

不買華為手機,不用大陸的軟件,堵殺大陸民間媒體,這些都是屁事,不會對大陸有實質的影響。台灣人原本也沒有幾個在用大陸手機,所以不值得誰去關注。

  • 但國民黨所有的輿論都支持暴亂,就有點莫名其妙。

俺也是這樣的想:
但國民黨以前的 - 輿論報刊 和電視台,現在都支持阿綠,罵阿果,罵的比阿綠還兇,就有點莫名其妙。

  • 民進黨人為民生做事,還真的不比國民黨人差

確實是如此。

但阿綠的人最麻煩的是用看待阿果、外省人的想法,來看待阿共。
有一次,俺貼文說過的,一阿綠的人說:他們釋放一大善意。
俺心涼了,以俺對阿共的淺淺認識,他們釋放一大善意,肯定阿共會生氣跳起來的。

人就是這樣,我這樣做,別人應該很歡喜,但自己想的應該,別人的反應,怎麼會是大大的不應該。

就像很多多年前,台地有一藝人說:回教徒什麼原因,不吃D肉?
喔!是他們的教主小時被D救了,是吃D乳長大,要報恩才規定不吃D肉。

此地的回教徒氣壞了。

  • 台灣人原本也沒有幾個在用大陸手機

俺只在家裏寄和看LINE文,睡前看 油管 影片,偶而上本壇和三先看看,其他就不太會用到,手機好不好對俺沒有差。出門也不會上網。

久久照個相片。

稜角絲瓜(學名:Luffa acutangula),又稱八角瓜、八棱瓜、十角絲瓜、角瓜、

俺新收到的禮物:
捷克鋼筆和八棱瓜。

嗯,這八棱瓜和派克也是可以相關的哈。(後記,老眼昏花。捷克,我想到派克去了。我家老爸抗戰時期的派克金筆一直用到他去世。換過筆尖,換過裝墨水的皮膽)

我們說什麼都是廣義的社會現象,不針對個別的事實。

在商言商,你根本就不用那種產品,你就沒有發言權。花很大的力氣去禁止根本就沒有在用的東西,那只僅僅是一種政治上的宣示或者表態;自己津津樂道,對方看來就是個笑話。

很多公共場所都有免費wifi的啊,我們這兒是,大陸也是。我猜你是沒問一下,至少,大的商場和購物中心,咖啡店等,都有的。

還是少想這些破事吧。因為目前的局勢並不壞。

會再想這些破事,是看了一文,但俺的貼文守則第一條:不貼網上新聞沒有報導的文。

今天看到了。就轉貼網址。看了類似這樣的一文,俺才有感的貼上面的文。

  • 我就知道很多國民黨人好笑,想讓大陸衝在前面和綠營硬碰,自己看看能不能漁利。

過去是這樣,但國民黨已不行了,綠營的獨派,已經是台地民意的主流。

那些台灣商人,每一筆生意的背後,都是好多人的飯碗。總想砸別人的飯碗的人,肯定不是好人哈。

看了類似這樣的一文,俺才有感的貼上面的文。

今天接這文:
一個台灣的女記者問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由於看了上述的文,俺才貼:不作生意也好,這樣的文。

俺也接了這樣的影片:

還有每地的上匠,體能檢測的影片。

還有彼岸將君的大肚子配圖就不貼了。

一個是跟我來,請你跟我這樣做。一個命令,後面自己想辦法去做。

一個是給我上,你們聽我這樣做。一個命令,一個動作。

俺看到了這文:
你我都老了,不再適合談論時事

還有:
事就交予後人來說吧

俺心想,格老若知 - 此地有的後人因不能看彼岸影片 - 很生氣,心中不知如何?

出門,偶遇幾師兄,說了這事。

一說: 好人啊!看這圖。

a7ef 0

一說:
心若向陽花自開 人若向暖清風徐來

同看一文:

隨緣中的風與雨

《心若向陽花自開,人若向暖清風徐來》

瑰麗的歲月用真心鐫刻著友誼!
璀璨的人生用執著裝點著未來!
輝煌的光環用堅強的心及汗水鑄成!

……

聽歌:

  • 俺說得一好禮物,彎尖鋼筆,可隨時換各筆尖。

一說: 練這句。

心若向陽 何來畏懼

想起今年開票後,幾人相約:你我都老了,不再適合談論時事

以後 馬哥 說什麼 俺們就是 什麼

網上的段子,看了笑笑就好,去研究它的真假就夠傻的了。

人的觀念各有不同,不強求同樣。

網絡上玩,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要讓對方聽懂自己在說什麼,自己是怎麼想的,就足夠了。我還真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上有誰能在網絡上說服了誰的。

交流的目的,是讓人了解“我”的想法。聽人家說的,調整自己,這是唯一可做的。說幾句話,盼望著別人會跟你的觀念走,不太有可能——或者說可能性極微。

  • 還是少想這些破事吧。因為目前的局勢並不壞。

但俺看到的是戰車已經在在金門的道路上巡行著啊!

網絡上玩,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要讓對方聽懂自己在說什麼,自己是怎麼想的,就足夠了。我還真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上有誰能在網絡上說服了誰的。

交流的目的,是讓人了解“我”的想法。聽人家說的,調整自己,這是唯一可做的。說幾句話,盼望著別人會跟你的觀念走,不太有可能——或者說可能性極微。

這篇文寫的真好,俺得放在開機後的電腦畫面,多看幾時。

盼望著別人會跟你的觀念走,這不是我的觀點,我的觀點是學龍樹的最基本:有這樣的說法,有那樣的說法。像瞎子摸大象,多多的認識,就會增加認識清楚,下判斷下決心就會比較圓滿。

以前參觀工廠,俺就先找製造業各行業的原物料耗用通常水準,看明白他們生產流程、成本分析、銷售價格、市場、利潤分析等等,傳統的產業知道一些的。

但是新興的產業,電子業等不明白。今年來,對股市的判斷,正確率不超過百分之十五。

大江又出來了。很巧的,俺得了台地源自江西的鳳陽門的一套拳法,歡喜著。

貼了:
心若向陽 何來畏懼
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

過一些時,俺得了一文、一圖:

加幾句,你們看的這金門影片,是幾個月前的。

真是喲!路邊老人的話是不能輕信的。
嚇了俺幾十個小時。

台灣怎麼反應,基本上不用看,因為如果真有衝突,還真沒台灣什麼事,因為大陸不可能針對台灣下狠手。當然如果台灣一定要衝到前面來,那就不是踢一腳那麼小的事情了。

中國人要吃飽,要吃好,要不受西方的鉗製,應該是大陸一大半人的共識。這個共識裡面肯定沒有一定要打爛台灣的部署。

和美國的衝突,應該也沒有主動去挑戰美國的意思。打防禦戰應該說至少五年前就已經準備好了。目前大陸的能力還相對是弱的一方,不過打好防禦戰已經不那麼難了。

技術切割,貿易切割,這個倒是原來沒料到的。但去年今年,動作很快。川普團隊對大陸最大的貢獻,就是讓那些全心依賴美國的那一部分精英(既得利益的知識分子和高級官員為主)沒話可說了。我猜,川普的技術切割會促進大陸的技術飛速發展;貿易切割是傷大陸兩分,自損三分的買賣,應該是沒什麼勝算的。

我的舊識大都比我年齡大,以前LINE的文還能看,去年開始很凸搥離譜。
今年更是,畢竟他們和他們的舊識都退休多年,沒消息管道了。
前些日,他們寄這樣的油管影片:

男海 - 彼岸兩杭母率多劍包圍美劍,美劍冒死衝出包圍圈。

美最新杭母率兩杭母及多劍包圍彼岸多劍。

美最新杭母率兩杭母炸開彼岸一島礁,沖出彼岸十杭母反包圍,每地嚇料了。

像這樣的影片,等等等等的,俺順手就刪了。

前幾天就接到馬哥說這樣的文 - 「首戰即終戰」

今午又接一文,只記得幾句:
馬英九 國家不安全研討會

也是順手就刪了。

1

一個小時前,看 - 技術切割,貿易切割,這個倒是原來沒料到的。
心想:技術切割成這樣,我也沒曾想到。就想找馬哥的文來看看,
打關鍵字:
馬英九 國家不安全研討會
找很久。
沒想到網上都消聲匿跡了,只能看到批評責罵的文。

只找到一篇文:

2

我現在身體不行,走路超過三百公尺,膝蓋痛幾天。看個文,一會兒就忘了。想什麼也是斷斷續續的,沒有條理。

我就這樣的想,不作生意,也就雙方勒緊腰帶,苦個幾時,若是相打相殺,就記恨幾十百年。而且是亂講亂傳。

3

馬英九絕對不是高瞻遠矚的人,他的今天,也就是個悲劇了。我要是他,就少說些沒用的話。想想吧,他的這些話,還有誰願意聽麼?

823砲戰一甲子數萬發砲戰像下雨

晨五時,叮咚鈴響,俺的LINE文來了:

願英魂安息 紀念章麗曼女士

http://137.189.161.106/Book.aspx?cid=4&tid=553
再來:
https://www.sohu.com/a/225873309_516458
再來:

我的母親叫章麗曼 —— 一個“匪諜兒子”的自白
2020年8月2日 DAJIANG
保釣老將 王曉波 不幸病逝,謹轉載王曉波 29年前 一篇令人落淚的舊文,以作沉痛悼念

我的母親叫章麗曼:一個「匪諜兒子」的自白

文◎王曉波

我不讀這些文章,因為沒有任何人會認真讀它,也就是不會影響任何人思維的廢話。

韓國瑜,馬英九,蔡英文以及作者,看這個問題還沒有我自己深刻,他們都只是在自己的意識形態中玩圈圈,所以他們的文章不值得讀。也勸梧葆老弟少讀這樣讓人不舒服的文章。

目前的實際情況是,蔡英文正想借美國的勢力,讓美國人衝在前面和大陸拼,美國人想點燃戰火的人多得很,只不過他們沒有雷根那麼好的運氣,雷根的舊劇本美國人這次能不能演得像回事,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

時代不同,當年一老師給一學生一本茅盾寫的書,老師判刑多年,那學生摸到,還沒看,判刑四年。

蔡英文于今天前往金門太武山參加「八二三戰役62周年」公祭暨追思活動。

也勸梧葆老弟少讀這樣讓人不舒服的文章。

是嗎?
我讀這些文章,會認真讀它,這些就是會影響俺努力思維的話語。

俺會用心的思維,再用心的回帖。

俺是這樣的回帖:

1

2

行車抓○ 罰 7500

兩錯併罰,相當於250加元。開車的確要小心,不可以玩忽安全。照片似乎於數年前在別的地方見過。

  • 照片似乎於數年前在別的地方見過。

可能七、八年前貼過。

前些日得一民初功夫書,打開一看,真歡喜。

四十多年前,一老人送的一些書,看幾頁,就去當兵,金門回來後,才知水災後,書都淹壞了。

打開一看,就是當年老人送的書其中一本,書是老人的老師寫的,仔細看了後,俺發現當年練的,真的很不行,莫怪當年老人說不要在別人面前演練。

難怪這麼多年,在油管上找不到相似的。書是老人的老師寫的,但書中照片的姿勢,和俺記憶學習中自己的姿勢差很多。

什麼原因會這樣?當年俺學的時候,老人的年紀大了,都是用說的,俺猜測、臆度、用心揣摩練著。

在油管上找,老人的老師的老師的女兒,有一些影片,看了真歡喜。

這幾日,心態一直沉溺在四十多年前,那些年的時光裏。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0;      留言版首頁:©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