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埕_2

光線呀 .

有點枯黃的葉子,也蠻好看的。

全部一片綠,反而好像缺少了什麼。

我本人喜歡四季分明的地方。在海南湛江工作了好多年,那兒是沒有冬天的。

(有圖有真相 回答: 照片是她自己贴在网上的 )

俺個人的想法,那地應該發行彩券。
每次發行二百萬張彩券。每張彩券人民幣10元 。
中獎者一人,可得:
紅旗 L5旗艦房車一輛。並在那張照片的位置,和車一起拍攝三張照片。

多麼美好啊!

哈,大陸的爛事多呢。權貴為所欲為,問題是,這些人自己覺得理所當然,人家不敢做的,老子就敢,你能把我怎麼樣!

從我家屋頂看多倫多第一 地標:多倫多CN塔


(我家小天才拍攝,手機放在三腳架上,用耳機線觸動拍攝)

相片是早上還是晚上拍的?

(自己覺得理所當然,人家不敢做的,老子就敢,你能把我怎麼樣!)

大家都有可能、有機會的做的,就比較不會那樣招忌恨了。

「以富帶貧」,「經有濟無」,是讓經濟起來的不二法門。

「排富濟貧」,「經無濟有」,「仇貴排富」的,不是好法門。

2、台地的新聞回到選前。如:

今天接到賴文:韓國瑜發文

各位親愛的家長:
我知道您們面對孩子或親人和自己做了不一樣的選擇而覺得很失望,可能覺得他們「年輕氣盛」、「被洗腦」、「被煽動」,但請記得,如果一直抱著「你們年輕人就是⋯⋯」這樣的起始句說話,只會將對方推得越來越遠。

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選舉投票更是民主社會的珍寶,我們必須尊重人民的選擇,也必須接受不同的意見,這才是民主的真諦。我建議從改變對話做起,例如可以用「我感覺很傷心/生氣⋯⋯是因為⋯⋯」這樣的句子和家人討論,減少批評,我認為這樣較能建立理性討論的對話,逐漸減少彼此相處的摩擦。

各位青年朋友:
當我回首看著競選期間在這裡每篇文章下的留言,或是看著與韓國瑜有關的新聞底下的留言,我看到有年輕人說,因為我韓國瑜的出現讓他的父母變成盲目的「韓粉」,所以很恨我,要我還他一個美滿的家庭。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不知道每個人、每個家庭的情況,但請青年朋友們將心比心,如果今天是自己被深深貼上「無腦狂粉」的標籤,會不會覺得自己被以簡單地二分法分類,進而甚至被汙名化了呢?

長輩也需要被理解、被關心。選舉只是一時的激情,常常聽到青年朋友們說「我有選擇自己支持對象的權利」,不只是青年朋友,而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權利。請和家人一起坐下來,跳脫政治的思維,想想家人給你們的愛與關心,再聽聽看對方的「感受」,這或許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當然,家長或青年朋友們也可以乾脆撇開政治話題,不在這些話題中打轉,回歸家庭生活。情緒是一時的,和家人一起過著馬照跑、舞照跳的日子,這才是生活。

愛與包容說且容易做卻難,如果我們可以從每個家庭開始實踐這樣的價值,那台灣社會攜手向前進步的未來也近在咫尺!

是在漆黑的夜間拍的,照片上的細節,肉眼看不清;顏色,肉眼也很難辨識。

沒有,大多數的人沒那能量做那樣的事。

我欣賞韓國瑜的這番表態!

給你看看大陸人對權貴是怎麼想的。大陸人看問題有自己的視角,肯定和台灣長大的人不一樣:


v2-b6b500a7cef3d8eb8342334aa5bdcd51_1200x500

对老百姓多一点敬畏,总是没错的

王陶陶

“那些动辄蔑视民众的大臣,不是因为他们勇猛,而是他们没有见识过革命”

——1887年3月,俾斯麦亲王告诉柏林市长,后者需要稍微聆听一下民众的声音

很多时候,事情恰如梅特涅亲王的苦恼,“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君主和贵族,仿佛是为了毁灭这个时代才诞生的”。旧制度下,总有一些特别人士,他们拥有常人不可能拥有的特权,享受着常人不敢想象的美好,并在放纵的欲望海洋中尽情遨游,由此引来无尽的憎恨和敌意。

著名的贵族政客塔列朗曾这样描述过特权的美妙:“一个不曾在旧制度下活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人生的美好”;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理解,为何卡扎菲的儿子穆塔西姆,为何更愿意将利比亚的民众称为“老鼠”而非“人”,这是因为在他眼里,普通的利比亚人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资格被他称之为“人”。

大革命前,凡尔赛贵族们的奢靡生活(源于法国电影《安特瓦内特》)

然而,这种与普通民众生活的近乎完全隔离也并非总是好事。浮华的生活慢慢迷惑了贵族们的双眼,高贵的体面逐渐遮蔽了他们的理智,并使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威严和强大,低估了贱民的胆量和凶残,将最难以容忍的羞辱不断施加于那头真正的猛兽之上。因此,一旦暴民们的双手不再拘束,贵族的灭顶之灾就随之降临了。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逃亡国外的法国贵族大多穷困潦倒,卖儿鬻女,只能在饥寒交迫中回忆往昔的荣华;留在国内的贵族们则纷纷沦为革命者无差别报复的对象——“革命者是最冷酷的暴君,他们不懂得任何怜悯,也不知道什么叫作宽恕”。里昂城里的革命者杀光了每一个贵族,把他们的人头和大腿插在竹竿上喂狗,当英国绅士劝前者稍微清理一下处决留下的血迹时,杀人者却只留下冷酷的回应,“先生,不用担心,狗会把这些肮脏的血舔干净的”。

而俄国革命发生后,不但沙皇家族被纷纷处决,连一般的富贵人也难以自保,他们的尸体被人民斩断肢解,他们的家财被人民没收充公,他们的妻女则被人民轮番凌辱。人民的报复是如此的狰狞、残暴、不留任何底线,以致于一百多万贵族仓皇东逃,竟然全部冻毙在西伯利亚的寒风冰穴之中。

“陛下,您在有意为自己准备绞刑架,那些乌合之众是不懂礼貌的”——二月革命前,俄军总参谋长古尔科正告俄皇尼古拉二世,后者全家在革命中死无葬身之地

“穷人的嫉妒是最残忍的,这样下去你将咎由自取”——大革命前,贪图奢华的法国王后安托瓦内特,曾被自己的皇兄约瑟夫这样警告。王后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革命者污蔑叛国、与自己7岁的儿子路易十七通奸,并被处决,她的家人最终没有一个逃出革命的魔爪

贵族的鲜血和尸骨告诉后人,人民是最可怕的凶兽,革命是最恐怖的风险。对于那些贵族们说,任何时候,都要将对人民和革命的恐惧死死地刻在心里,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全自己的眼前富贵:

唐太宗和追随者亲眼目睹隋末暴民的可怕,方有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警醒;清王朝的帝王总算见识了明末革命的凶暴,才知道“永不加赋”意味着什么。这些新贵族们的富贵荣华能够长久,依赖的何尝不是对人民的敬畏和对革命的恐惧。

与之相反的是,南梁君主萧衍就曾自诩“我家坚固如金瓯”,可是淮北低贱的寒人却随着侯景冲破了台城的大门;沙皇尼古拉二世也曾自信,“革命的威胁已被完全排除,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斯托雷平1911)”,但革命的寒风六年之后就撕碎了整个王朝。事实表明,对于贵族们来说,失去对人民的敬畏是不折不扣的危险,忘记对革命的恐惧是一种真正自负。

朱雀桥、乌衣巷,物事已非,谁曾记几世富贵?王谢堂前,网可罗雀,又有过怎样的繁华?不必过于沉醉眼前的富华:北京城的旗人浪子,亦曾记得祖上的豪气;上海烟柳巷的白俄妓女,也许曾是某个皇亲的女儿。

可是,他们又留下了什么呢?

故宫女主的美国豪宅:无边泳池 成交价8千多万元

2020-01-18 22:52:11 来源: 太平洋时间公众号

**我们来看一下这套房的基本信息。根据Redfin网页显示,该套房最近一次成交价为1181万美元(合8140万人民币),套内使用面积为7644呎(合715平方米),占地面积为0.45英亩(合1821平方米),共有4个卧室和9个卫生间,我们没有看错,一般来说,卫生间数量相对卧室越多,则证明房子越是豪宅。 **

不出所料,大G进故宫的事件发酵了,并且激起了很大的舆情反弹。和之前251事件的发展路径很类似,原本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却因为撤热搜、删微博等操作激起了观众的逆反心理,引发了更多的反感。

在此,仍要重申官方媒体侠客岛的话: 一百多年过去了,故宫早已不是封建帝王的私产,任何围绕故宫的开发经营和活动都不能忘记故宫的“人民性”。

今天我们不说别的,只吃瓜,这个瓜和房子有关。

当事人在网络相册Instragram晒出了于2018年3月在洛杉矶富人区Newport Beach买下的海景豪宅,正好我对美国房产有那么一点研究,这里就和大家一起扒一扒这个料。

故宫当事人lulu在相册上一共上传了两张她的豪宅,两张图如下。

豪宅图1

豪宅图2

你觉得这两张图的信息量可否支持我们找到这套房的详细地址已经背后的一切信息?答案是: 完全没问题。

下面介绍的方法几乎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美国房产业余侦探,因此请大家慎用。

美国境内房产的扒皮,一般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是直接把当事人晒出图片拿来用,在Google上搜索该图片,由于目前图片搜索的智能度越来越高,很有可能通过相似图片找到房产在挂牌出售时经纪人附上的图片,那你可以直接通过这个相似图片所在的网页看到这套房的所有信息;

第二种方法则是在第一种方法行不通时不得已采用的方法,那就是根据房产所在地,通过查询当地所有的房产成交数据,找到这套房子的信息,这种往往比第一种费时。

目前,暂时无法使用第一种方法去对应女主炫富的照片,但她这个情况非常适合用第二种方法,因为 其定位已经将查询目的地缩到一个相当小的范围,即Newport Beach的Newport Coast,这是一个范围很小,人口不到一万的一个地区,而且区域内有不少山地,房产数量少但总价高,要找到具体是哪一套房,一点也不难。

我们开始吧,打开Redfin,这是美国最大的房地产网站之一,所有数据应有尽有。搜索Newport Coast, Newport Beach, CA。选择只显示Sold的房源(已售出房源),范围定位过去两年,然后考虑到其晒出的照片是独立屋,所以在Property Type这一选项中选择仅显示Houses(独立屋),这样一来,我们的搜索范围就越来越小了。

Redfin搜索结果

不出所料,根据搜索数据显示, 整个Newport Coast过去两年的成交独立屋总数只有244套 ,我们不能保证当事人就是在晒图的那一刻买的,可能当时只在看房,也可能当时已经买了好一阵子,所以还是凭借图片的对应来查找是最可靠的。

由于有200多套房源,我以为要花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没想到最后只用了15分钟,或许是因为我在美国看房经历比较丰富,又结合当事人给出的两张照片,一眼就排除了很多房源。最终确定到了下面这一套。

女主相册中的洛杉矶豪宅(为了不侵犯隐私,已将门牌号盖住)

之所以可以100%确定是这一套房,是因为该房源的相册中,不少照片完全符合女主上传照片中的线索。比如下面这个客厅,从摆件、视角、窗帘、沙发来看都完全相同。需知美国的独立屋即使是建商新盘销售,其内部装饰都有很大的个性化空间,不可能出现同样的视角下同样的家装内饰。

3ae5f62fj00q4b57h0013c000iw008ec

左为经纪人当初上传的房源照片,右为女主相册

确定了房源后,我们来看一下这套房的基本信息。根据Redfin网页显示, 该套房最近一次成交价为1181万美元(合8140万人民币),套内使用面积为7644呎(合715平方米),占地面积为0.45英亩(合1821平方米) ,共有4个卧室和9个卫生间,我们没有看错,一般来说,卫生间数量相对卧室越多,则证明房子越是豪宅。

8140万人民币的房子可谓天价,但如果你认为有这笔钱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享受豪宅,那就低估业主的实力了。因为美国房产都是有持有成本的(包括房产税和可能的HOA即物业费),这套房每年的房产税是多少呢? 15.3万美元(合105万人民币)。

该房的房产税数据(2018年)

除了房产税外,这套房在持有期间,每个月还要缴纳838美元(合5782元人民币)的物业费。

该房的物业费数据

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神秘富人的购买力。 下面我们来一起看看这套房的照片,用欣赏的角度来体察当事人生活之奢靡,而至于其财富是否取之有道,就只能交给纪检部门去调查了。

房子的正面↑

房子的背面↑

无边泳池与海上日落↑

白天的泳池↑

走廊↑

客厅↑

开放式厨房↑

书房↑

主卧↑

主卧卫生间↑

影音室↑

后院望海边↑

泳池夜景↑

可以停下12辆车的车库↑

看到这里,文章还没有结束,因为有一些疑问没有解决。因为根据网上显示的信息,该套房最近的一次成交时间是2019年5月20日,而女主晒图的时间是2018年3月。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由下图的信息可知,这套房原业主在2015年8月5号就挂牌出售了,挂牌价2000万美元,后来经过多次降价(高总价房产往往需要大幅折价后卖出),到2018年8月14日才pending sale(意思是待批,完成交易前的最后状态)。

这套房的成交信息

根据成交信息表上的时间点,我们可以搜索一下这套房在当地政府(Orange County,即橙县)的登记记录。

在2018年,这套房并非像房产交易平台说的那样没有交易, 房子的产权在2018年8月24日从一家名为Lee Louois的信托转至一位名为Wang Zhijjie的人名下,而这条记录上的Parcel Number(可以理解为房产识别号码)和上文展示的房产完全一致。

在美国,买房是没有房产证的,但房屋所属权的转移有一个契约(Grand Deed),这证明房子的某一次交易或过户,下面就是我们在Orange County县政府上看到的这一条信息。

2018年的一次过户

Wang Zhijie显然并不是故宫女主的名字,这套房从法律上来说也不属于当事女主。所以令人奇怪的事情就在于,她在Instagram上怎么会说 “新买的房子,超喜欢” 这样的话? 是爱慕虚荣还是利益输送?

Wang Zhijie这个人不一般,通过一份来自2017年9月加州地方法院的一则公开文件可知,她其实是Zhongtian Liu的妻子,Zhongtian Liu又是谁呢?是忠旺集团老板刘忠田,其拥有集团74%的股权,身价高达240亿元。

他们的移民记录上写着在1999年已离婚,但目前又是结婚的状态(由此可见他们可能早在90年代就已拥有美国身份)。

Zhijie Wang在法院文件上的介绍

Zhongtian Liu在法院文件上的介绍,文件专门指明了其身份

加州橙县更多的文件证明,Wang Zhijie在加州所购买的房产远不止故宫女主这一套,我们可查到其作为Grantee的三个Grant Deed(房产交易记录),三个文件证明其在2014年8月29日、2015年3月17日、2018年9月19日都在当地买入了房产。而橙县只是大洛杉矶地区的一个县,洛杉矶又只是美国众多大城市的一个而已。

她在美国买这么多房子的目的我们并不清楚,但或许其他几套房子也会出现在某个三代傻老婆的相册里,用来展示着无尽的优越感。

Wang Zhijie在橙县的三个Grant Deed记录

随着信息的深入挖掘,我们的视野从故宫女主逐渐转移到了忠旺集团。忠旺集团是中国铝业巨头,绝对算得上是 国之重器 级别的企业,这家公司和故宫女主之间有什么联系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交给真正的高手去调查。但从这些公开记录来看,中国社会的顶级阶层对美国的向往真是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想象。

2019年时,有媒体称中国富豪刘忠田及他所创办的中国忠旺涉嫌走私大量铝材至美国,以逃避18亿美元关税。现年55岁的刘忠田、中国忠旺以及数名被告,已被洛杉矶大陪审团以24项罪名起诉。

忠旺集团的回复是自己并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当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是美国打压中国铝业和公司的行为。不知文会长看到上述这几套房子后,会不会还认为忠旺和美国有如此恩怨,毕竟公司的一部分净利润最终流入了美国的西海岸的豪宅里去了。

根据县政府的记录,在2019年5月时,这套房又经历了一次交易,买家是另一个中国企业家Duan Hongbiao,这次交易的价格对应的正是Redfin上展示的1181万美元,不过由于这次成交的时间点和故宫女主晒图时间不符,因此不再深挖了。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所有信息全都来自互联网,全都是普通网民可以不花一分钱查询到的信息,我们普通人真的应该感谢互联网、也感谢美国公开透明的房地产信息系统,让所有东西都暴露在阳光下,让黑暗无处藏身。

「以富帶貧」,「經有濟無」,是讓經濟起來的不二法門。
「排富濟貧」,「經無濟有」,「仇貴排富」的,不是好法門。

「讓大家以富為動力,努力經濟發展。」

以上是我一位舊識常說的話,身體很健康,去年初前,爬山摔一跤,就過世了。

一中各表,也是他常說的

○ - ○ - ○ -

三十歲以前,我比較害怕老共,也害怕國民黨。

(高一時,在淡水,我寫封信給金門的父親,沒寫詳細住址,只寫淡水。我父親被調職去看管倉庫大門和掃地,沒有回信,沒有訊息,也沒寄錢回家,調查幾個月後才復職。)

(一姓李的舊識,他父親是外省人,母親是金門人。他父親寫封信給大陸家鄉,被關二十年。)

三十歲以後,我比較害怕本省人和外省人打起來。慢慢的,我害怕國民黨和民進黨,打起來。

退休後,慢慢的,我開始害怕老共和民進黨,打起來。

有時我也勸幾位認識民進黨員的舊識,不要用看待住在台地的二代外省人的認識,來看待大陸的人。二代外省人生長住在台灣,敢使用的手段和方法不會一樣。(講難聽點,台灣人沒幾人知道內戰時,發生在長春的事。)

四十多年前,金門擎天廳附近有一小水庫、小火力發電廠,我在那附近當兵時,多次宣傳炮彈落在近距離。我的過去經歷讓我知道,人在炮火下、無可奈何的心理掙扎。

○ - ○ - ○ -

金門俗諺 - 僥倖失德(hiau-hieŋ⊦ sit‑tik)

“僥倖錢,失德了(hiau-hieŋ⊦-tsĩ´,sit-tiek-liau`)”
不該得而得的錢,會因缺德而失去。
意思是說,“不義之財保不住”(《閩方大》)。不義之財也可以說是非分之財。

《普閩》說閩南語“僥幸(hiau-hieŋ⊦)”的意義是負心、違背情理。
《閩方大》及《台閩》說,“僥幸/僥倖(hiau-hieŋ⊦)”除意外獲得成功的意義外,另有心地不好,行事不義,有負於人的意義。

儌倖、儌幸:

《辭源》把“儌”字讀做ㄐㄧㄠˇ,只做“儌倖”一詞的語素;又說“儌倖”同“徼幸”。書證為《莊子•盜跖》:“使天下學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儌倖於封侯富貴者也。”這裡的“儌倖”當是“企求非分”(《漢大詞》)的意思。

《玉篇•人部》:“儌,居曉切,儌行也。”

《廣韻•上聲•篠韻》古了切:“儌,儌抄。”“居曉切”及“古了切”的現代音都是國語ㄐㄧㄠˇ,台語 kiau`。

《集韻•平聲•蕭韻》“堅堯切”下說,“儌”是“僥”的異體,而“僥,偽也。”

《康熙字典•人部》:“儌,……又,《集韻》堅堯切,音澆。

‘儌幸’,覬非望也。毛氏曰:‘儌倖,字本作儌,後人又以邊徼之徼為儌倖之儌,相承亂久矣。’”

“覬非望”就是《國語辭典》對“徼幸”的說解:“覬求非分”。

在現代漢語,“僥倖”的古漢語意義的“企求非分”不見了,但却保留在台語 hiau-hieŋ⊦-tsĩ´(僥倖錢)的 hiau-hieŋ⊦(僥倖)裡。

台語“僥倖錢”指不該得而得的錢財,不義之財,也就是企求非分而得的錢財。

唐太宗和追隨者親眼目睹隋末暴民的可怕,方有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警醒;清王朝的帝王總算見識了明末革命的兇暴,才知道“永不加賦”意味著什麼。

○ - ○ - ○ -

(有圖有真相 回答: 照片是她自己贴在网上的 )
類似的事在台地也發生:
https://www.ettoday.net/feature/勞乃成/5057/4

不要找個軟弱的代罪羔羊來出氣

讓所有東西都暴露在陽光下 讓黑暗無處藏身。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所有資訊全都來自互聯網,全都是普通線民可以不花一分錢查詢到的資訊,我們普通人真的應該感謝互聯網、也感謝美國公開透明的房地產資訊系統,讓所有東西都暴露在陽光下,讓黑暗無處藏身。

台灣有一種法:個人資料保護法 ,上面的文章作法,不知在台地會怎樣對待?

這事想起:

一、

2015年3月29日擅自將包括藝人李蒨蓉一家在內的二十名民間人士帶入營區內屬於高度保密的AH-64E阿帕契直升機機棚,並充當導遊供訪客參觀與玩賞直升機。當日晚間,李蒨蓉在其Facebook專頁貼上打卡成為證據,致使事情曝光。

二、

2013年7月,義務役士官洪仲丘原預定於2013年7月6日退伍,卻在7月4日死亡,由於死者生前疑似遭霸凌、虐待或其他軍事醜聞而引發社會輿論關注。

這兩件事對台地都引起很大的反應。

老鄧當年說的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是當年大陸太窮了,走的一步無可奈何的棋。可是,人的私欲一旦膨脹,是難以收斂的。

比較大的問題是,那些先富的,他們在 “為富不仁” ,所以有民怨民恨。

多倫多今年的冬天,到現在為止比較暖。昨天零下十度以內,下了一整天雪,我鏟雪兩次,今早又把雪清理一一下,明天氣溫會回升到零度以上。


(花房居中窗口)


(花房右殿窗口)


(花房左殿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