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布林卡

羅布林卡是達賴喇嘛的夏宮 , 花木扶疏 , 在西藏算是個異數 .
由於花草植物多 , 氧氣多 , 對高原反應有幫助 , 俺頗喜歡這個地方 .

本來 , 在出拉薩之前 , 俺拍照都用手機 , 算是拍旅遊流水照 .
等進入阿里地區後 , 再用相機 , 這是打算拍作品的 .

不過在羅布林卡 , 提前把相機拿出來試用練習 .
主要練習是拍花 , 但是大光圈運用得不太好 .

十年以上的相機對橙色和紅色的辨識特別差,這是因為那個時候感光元件的缺陷。

手機攝影沒什麼技巧可言,首先是景深夠大,一眼看過去片子清晰銳利。而手機攝影所謂的景深效果,是人工智能選取背景或近前景虛化的結果,所以不會有大體上景深掌控不好的明顯失誤。

不論手機的照片畫面一眼看上去多麼絢麗,只要稍微仔細看看,就可以發現一些細節處計算和合成的失誤。

image

真正把照片拍好,還是要用單反按照拍攝的基本法則用心拍攝。

這花的景,我曾看過的,幾天來一直在想,尤其這景,

好像2002年前後,有一師兄給看過,

他教了我女兒這拳:

秘譜
https://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529495

俺看木匠老師的對話:
上大下江的老師說的那些,很久以前也聽過。
不過聽了後,覺得那是很困難的。很痛苦的。

起床盥洗後,修一次。
一睜開眼開始,就要修○○○這樣的前行準備。
再開始修○○○。
再修收功等。

九點多,再修一次。

下午一點多,再修一次。

晚上再修一次。

睡前再一次修○○○這樣的總收功。

一天四次,連續三個月啊!

而且,在那之前的前行準備,就要修很久很久。

如基本功一:

要第一圖的第一行,從左開始的第二圖。
第一圖的第三行,從左開始的第一圖。兩腳盡量靠近會陰。
上身彎下,右臉頰貼右腳掌心。左臉頰貼左腳掌心。

總之,那是很困難的。很痛苦的。俺聽了,滿足好奇心了。就放一邊不想了。

還是修活子時的好。先這樣:

https://www.taichi-classroom.org/第六課-混元樁/

第八章 練拳經驗及三派之精意
171 餘自幼練拳以來,聞諸先生之言,云:

拳即是道。余聞之懷疑。至練暗勁,剛柔合一,動作靈妙,一任心之自然,與同道人研究,彼此各有所會。

惟練化勁之後,內中消息與同道人言之,知者多不肯言,不知者茫然莫解,故筆之於書,以示同道。

倘有經此景況者,可以互相研究,以歸至善。餘練化勁所經者,每日練一形之式,到停式時,立正,心中神氣一定,每覺下部海底處即陰橋穴處如有物萌動。初不甚著意。

每日練之有動之時,亦有不動之時,日久亦有動之甚久之時,亦有不動之時,漸漸練於停式,心中一定,如欲洩漏者。

想丹書坐功,有真陽發動之語,可以採取。彼是靜中動,練靜坐者,知者亦頗多,乃彼是靜中求動也。

此是拳術動中求靜,不知能消化否,又想拳經亦有「處處行持不可移」之言,每日功夫總不間斷。

以後練至一停式,周身就有發空之景象,真陽亦發動而欲洩。

此情形似柳華陽先生所云:
複覺真元之意思也。自覺身子一毫亦不敢動,動即要洩矣。心想仍用拳術之法以化之。內中之意,虛靈下沉,注于丹田,下邊用虛靈之意,提住谷道,內外之意思仍如練拳趟子。一般意注于丹田片時,陽即收縮,萌動者上移於丹田矣。此時周身融和,綿綿不斷。當時尚不知採取轉法輪之理,而丹田內,如同兩物相爭之狀況,四五小時,方漸漸安靜,心想不動之理,是餘練拳術之時,呼吸二息仍在丹田之中,至於不練之時,雖言談呼吸,並不妨礙內中之真息,並非有意存照,是無時不然也。

莊子云:「有真人呼吸以踵」,大約即此意也。因有不息而息之火,將此動物消化,暢達於周身也。以後又如前運用,仍提在丹田,仍是練拳趟子,內外總是一氣,緩緩悠悠練之,不敢有一毫之不平穩處,動作練時,內中四肢融融,綿綿虛空,與前站著之景況無異。亦有練一趟而不動者,亦有練二趟而不動者,嗣後亦有動時,仍是提至丹田,而動練拳之內呼吸,轉法輪用意之用於丹田,以神轉息而轉之,從尾閭至夾脊,至玉枕,至天頂而下,與靜坐功夫相同,下至丹田。

亦有二三轉而不動者,亦有三四轉而不動者,所轉者與所練趟子消化之意相同。

以後有不練之時,或坐立,或行動,內中仍以用練拳之呼吸,身子行路亦可以消化矣。

以後甚至於睡熟,內中忽動,動而即醒,仍以用練拳之呼吸而消化之,以後睡熟而內中不動,內外周身四肢,忽然似空,周身融融和和,如沐如浴之景況。睡時,亦有如此情形,而夢中亦能用神意呼吸而化之。

因醒後,已知夢中之情形而化之也。以後練拳術睡熟時,內中即不動矣。後只有睡熟時,內外忽然有虛空之時,白天行止坐臥,四肢亦有發空之時,身中之情意,異常舒暢。

每逢晚上練過拳術,夜間睡熟時,身中發虛空之時多;晚上要不練拳術,睡時發虛空之時較少。以後知丹道有氣消之弊病。

自己體察內外之情形,人道縮至甚小,

消除百病,精神有增無減,以後靜坐亦如此,練拳亦如此,到此方知拳術與丹道是一理也。

以上是餘練拳術,自己身體內外之所經驗也,故書之以告同志。

172 拳術至練虛合道,是將真意化到至虛至無之境,不動之時,內中寂然,空虛無一動其心,至於忽然有不測之事,雖不見不聞而能覺而避之。

中庸云:「至誠之道可以前知」,是此意也。

能到至誠之道者,三派拳術中,餘知有四人而已。形意拳李洛能先生,八卦拳董海川先生,太極拳楊露禪先生,武禹襄先生。四位先生皆有不見不聞之知覺。其餘諸先生,皆是見聞之知覺而已。如外不有測之事,只要眼見耳聞,無論來者如何疾快,俱能躲閃。因其功夫入於虛境而未到於至虛,不能有不見不聞之知覺也。其練他派拳術者,亦常聞有此境界,未能詳其姓氏,故未錄之。
在:
https://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909446

自己體察內外之情形,人道縮至甚小,(機機會縮小,像花生米,小指第一節那樣小。)

哈,我斷章取義用這段話,和大江開玩笑哈。那兒就是個鬧著玩兒的地方,不能太正經說話,當然也不好開過於輕佻的玩笑。日子就這麼過,大江的玩笑有分寸的,大家高興就好。


(at just for laughs!)

那兒就是個鬧著玩兒的地方,不能太正經說話,當然也不好開過於輕佻的玩笑。

這樣啊!俺真是太遜咖了,常得失了人。

例如當幾年青人在聽這歌時:

俺在旁說:喔!這首歌有佛法的意境啊!

什麼都 喜歡 什麼都會
什麼都 喜歡 什麼都會
什麼都 喜歡 什麼都會
什麼都呸 都Play
都呸 都Play
都呸 都Play
都呸 都Play

俺在旁繼續說:那一年,在永和的一佛學會。聽了這樣的事。

聽了這樣的法。

嗯! 要會 “呸”

椎擊三要訣

巴珠仁波切

敬禮無比大悲主,具恩根本上師前。

見宗廣大無有量,定即智慧之光明,

行即如來之苗芽。

如是受持修行故,即身必能生妙覺,

否亦心安阿拉拉。

見宗廣大無邊量,椎擊三要訣扼盡。

最初令心坦然住,不擒不縱離妄念。

離境要閒頓時住,陡然斥心呼一“呸”,

猛利續呼“也馬火”!一切皆無唯驚愕,

愕然洞達了無礙,明徹通達無言說。

法身自性當認之,直指本相第一要。

復次起住皆適可,嗔恚貪欲及苦樂。

恆常及暫一切時,舊識法身認知之。

今昔光明母子會,住于無說自性境。

所現樂明數數除,猛施方便般若字。

出定入定無差別,上座下座亦無別,

恆久住于無別境。

然于未得堅固間,須勤舍離喧鬧修。

且須閉關專行持,恆及暫時一切處。

保任唯一法身用,決定信此無他勝。

一決定中堅決定,是為第二關要者。

是時貪嗔及喜憂,妄念忽爾無盡者。

舊識境中無連續,知是解脫之法身,

譬如水中之圖畫,自起自滅續不斷。

所現明空赤露食,所起法身妙用王。

隨妄本淨阿拉拉,現相與串習相同。

解法殊勝最妙要,無此解修皆謬道。

具解無修法身境,解道堅定第三要。

具三要之見宗者,融合智悲之定者。

萬法即真如,真如是萬法。

隨契佛子一切行,三世如來雖聚議,

較此無有他勝法。

自性妙用法身庫,智慧藏中寶庫藏,

不同他石諸精英。

勝喜金剛遺囑教,三種傳承之心印。

付與心子記持之,是誠深義與心腹,

具誠心語義扼要,義要不可輕棄之,

慎勿漏失此方便!

o-o-o-o-o-

幾年青人的臉,臉青青的。

“都呸”,兩岸三地的人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意思,因為漢語沒有長音和短音的分別。但如果讓母語是英語的人聽這個“呸”,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知道是在說哪個詞。

原因是,play,後面是個長尾音,沒有足夠的長度,西洋人根本就不會聯想到你在說play。哈。

image

有人賴文來: 海 闊 天 空 黃家駒 這一首歌。

俺想起多年前聽過,想起一些回憶。這首歌也好聽,就轉發出去給不少賴群。

真是沒想到啊!

一賴友立馬退出群組。

一賴友估計是生氣了,說群組中不要搞政治。

才知這歌最近又在港地黑衣唱起。

哎!沒看新聞後遺症。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以後要更小心些。不然被人當作:

有人不留線,那就不想見。

既然不想見,何必留一線。

那就麻煩了。

漢語博大精深,翻來轉去,怎麼都可以解釋得通,有些人學一輩子都未必能夠明白。

有些人比較脆弱,所以,盡量不說過於刺激的話。

天雨,十字路口等紅燈,路邊有株黑楓,隔著汽車的側窗拍了一張。總有人問我“真的有黑楓嗎?”有的。當然,黑楓并不是漆黑的,而是像黑裡透紅的黑人皮膚那樣:


(左邊的一株是黑楓,右邊的一株是葉片為深綠色的什麼樹)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19;      留言版首頁:©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