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拉宮_3

從這裡開始 , 爬吧 .

那是甚麼天空呀 .

這位喇嘛跟俺一路爬 , 雖然語言不通 , 但他用眼神表情動作給俺打氣 .
友善熱心 , 身體健壯 , 氣宇非凡 , 俺欣賞這樣的人物 .

爬一小段 , 可以往後看 , 一堆人正往上爬 .

高原反應還這樣爬 , 實在很不人道 , 且看後面的人怎麼爬 .

前方路正遙 .

這女生不知怎麼了 .

同團的一位導演跑到上面不知道拍甚麼 .

絕壁呀 .

再往下看 , 這是布達拉宮前的廣場 , 也是後來俺拍夜景的地方 .

嘿嘿 , 現在比剛才高多啦 .

可是還沒到呀 .

休息的人不少 .

拍照啊。拍照的人,往往有很多絕妙的身段和姿態。

image

這樣的景色,看過了,日後會在夢境裡再現!

暮然回首,碎落了一地芳華。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人生原來是笑話。

0-0-0-0-0-

五十年前,我在課桌旁,

與理想青梅竹馬;

突然被告知,

你的理想不應該是在這裡,

而應該在田間、地頭、鄉下;

於是,我放下書包,打起背包,

向著一個迷茫的目標出發。

驀然回首,

碎落了一地芳華。

0-0-0-0-0-

四十年前,

我有了自己的一個家,

有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娃兒。

我多想攜妻帶子,

去海邊踏浪,

去山中賞花;

可現實是,聘位職稱,

0-0-0-0-0-

一切都要文憑說話。

我沒有選擇,

轉身去了電大夜大。

那一段生活,從來沒有,

琴棋歌畫詩酒花,

殫精竭慮的,都是

柴米油鹽醬醋茶。

0-0-0-0-0-

三十年前,多美好的壯年,

藍天麗日,青松如塔。

可上老下小,葷七素八,

千頭萬緒,生活重壓。

女兒的成績,

費心勞神,

醫院病床上等待手術的妻子,

擔憂的淚痕留在臉頰。

已有兩個星期沒去看望爹媽,

焦頭爛額的兒子,

時時把你們牽掛。

迤邐一路,風吹雨打,

嘗盡生活,酸甜苦辣。

唯一一個信念,

生活不會,苦海無涯。

0-0-0-0-0-

二十年前,女兒上了大學,

我卻永遠失去了老媽。

老人家彌留之際,

突然迴光返照,

「快坐下,歇歇吧!」

這是他一生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重度昏迷兩個小時後,

我母子親情的大廈崩塌。

世上那個最愛我的人走了,從此後,

再沒人喊我回家吃飯,

再沒人囑我寒衣多加。

我長跪不起,

哭的肝腸寸斷,

淚乾聲啞。

0-0-0-0-0-

十年前,我和妻都已退休,

應女兒之邀,

飛到了維吉尼亞。

遇到的很多事,

令人感慨,

看到的好些事,

讓我驚詫。

抱起外孫女,

粉團的小臉,

笑靨如花;

我卻暗自嗟呀。

喊了一輩子打倒美國佬,

這個小美國佬,

就誕生在我家。

小時候,相信人生是童話,

長大後,希望人生是神話,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

人生原來是笑話。

0-0-0-0-0-

再看這張小臉,

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

還是龍的傳人,

血脈中華。

0-0-0-0-0-

今年,我們都已年過古稀,

可還在把激情揮灑。

過去努力,是落葉隨風;

現在努力,是老樹新芽。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人生大幕,剛剛開拉。

我不敢老去,

因為外孫還沒長大。

我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

外孫學業有成,

外孫女披上婚紗。

0-0-0-0-0-

再過十年,2028

我們已經耄耋之年啦。

但願滿頭黑髮,滿口牙,

腿腳健,身挺拔。

我們相邀,一個都不能少,

我們出遊,路能走,山能爬。

閒看風雲變幻,

淡泊富貴榮華;

世上瑰寶千千萬,

只有健康無價。

0-0-0-0-0-

再過二十年,2038,

九十歲的聚會,我還在嗎?

我思念的同學們,身體怎樣?

是否耳不聾,眼不花?

公園裡,能跳一曲華爾茲?

歌廳里,高歌一首茉莉花?

回憶同窗,無限傷感;

突聞噩耗,分外驚訝。

抽刀怎能斷水,

天命安可叱吒!

不管錢多厚,官多大,

閻王照樣往裡拉。

懷一份千里共嬋娟的心愿,

隨緣聽命吧。

0-0-0-0-0- 今天接到的line文。 0-0-0-0-0-

人生也不是笑話,人生就是長長的一串腳印。很多小時候不懂的事,到老了,看看那串腳印就自己明白了。

image

你明白了,可你永遠沒辦法讓你的孩子明白。要等他們也老了,看著他們身後那串長長的腳印,他們才會明白。

西藏到處都是山 , 拉薩城是四面環山的 , 在哪兒都看得到山 .

居高臨下,束領裙裝 徘徊瞻眺,能和大廣場擺在一起的,應該不多吧。

image

可憐哪 , 軍人家庭 , 潦倒一輩子 .

木匠兄呀 , 這就是在台灣當兵的下場 , 和大陸當兵是肥缺是不一樣的 .
梧葆老兄好像生錯了地方 , 這也是為什麼愛國同心會那些老兵一個一個變紅的原因 .

(梧葆老兄好像生錯了地方 ,)

不。俺覺得生在台灣好。小弟常嘰嘰叫,是怕現在的好日子變不好了。

唉!以前感覺更好。

後面一段的歌詞,才讓人: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人生原來是笑話。

人生吧,o o o 亂騰騰地鬧過,才會懂得種幾株龍眼,看著它們春天換上新葉片,喝喝茶。

口袋中的錢雖然不是很多,能安置好粗茶淡飯,有一兩個朋友能交心地說上幾句,就是美好了。

但是啊!有的人就是要招惹。要刺激。

像俺這樣的性情。像俺這樣的只有一半外省的思想情結。有時看了聽了些話,氣噴噴的真是會跳起來。

就不要說父母都是外省的。

更不要說彼岸的。

他們看了聽了會如何?

把他們寒了心、鐵了心。不計任何代價來對治。那麼,台灣還有好將來?

以我對人性的了解,不會的。是這樣的:老共在建立政權后,鬥地主,因為畢竟大多數人不是地主,所以,對絕大多數人說來,無感;後來反右,鬥知識分子,因為知識分子的確是少數人,所以多數人還是無感。文革初期鬥當權派,因為大多數人沒有當官,所以仍舊無感。但後來,民眾分成不同的派別,今天你鬥我,明天我鬥你,鬥來鬥去,生產受到影響了,經濟發展停滯了,生活越過越苦,這時大家才切身地體會到:不好玩,真的一點也不好玩,於是,就沒有多少人熱衷於鬥爭了。

大陸人心裡是明白的。大陸改革開放,台灣人是出了力的,這一點大家都不會忘。你看很多台商,他們真正把公司做大,還真是在大陸打拼的結果,會有人不善待他們么,我可以說沒有。至於那些兩面賣嘴的藝人,回到台灣就說支持台獨,沒事找事嘛。

兩岸聯手拼經濟,拼民生,我仍舊看好。

還有,年輕時受教育,政府和社會怎麼教育我們,那不是我們能挑選的。在個人所處的時代和環境下,你努力了,你就是一個很棒的人。放下所處的意識形態不論,一個人好不好,刻度很清楚。

我自己的人生觀:人生就是來學習的。學習就是要改進自己。

小學時,一外省人和一閩南人吵架。吵完後閩南人把我打一頓。

初中時,一外省人和一閩南人吵架。吵完後兩人要我評理,然後外省人把我打一頓。

高中時,一外省人和一閩南人吵架。吵完後兩人要我評理,然後兩人把我修理一頓。

從那時起,時常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他們。

1993年前後,幫韓發傳單時,看另一外省人被人辱罵,就沒再幫發傳單。

也是那前後的時間,呼群保義時,也參加過一次,不過當時連車也不讓停,只能停他們自己人的車後,以後就沒再參加過。

2013年洪仲丘事件發生,也參加遊行一次,到現沒再參加過。

別人是同花大順,俺只是兔胚而已,跟什麼跟?

要小弟表示政治的看法,就是這樣,俺只是旁觀者,只怕被 池魚 而已。

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選舉,他們的的競爭真是熱鬧。

對自己一方熱情但對另一方陰狠的。市場的競爭也是一樣。

這話改一改:

如果對岸的領導,寒了心、鐵了心。不計任何代價來對治。

針對此地賺錢的產業,用政府的力量,精進技術、擴充量產,不顧市場上已產能過剩,不顧虧損,繼續搞,搞到此地賺錢的產業支撐不住。

那麼,台灣還有好將來?

小孩吵架打架的事,不用放在心上的。小孩子的意識形態,都是人家說什麼就跟著說什麼,不對勁了就動手。

有人擅長於社會活動,有人不擅長。我從來就不參與任何社會活動,這和人的本性有關。我不喜歡喊口號,覺得這世界上的事中,喊口號最沒有意思。人家說什麼,我覺得不對的,想法太偏頗的,我會指出來,因此,如果參加社會活動,人家肯定以為我是故意搗亂的。

什麼社會活動都不參加,並不是不關心,在一旁靜聽人家怎麼說怎麼想,然後自己用理性去分析,有時可以讓自己看得更遠。

不參與社會活動,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節省更所得時間,讀點自己喜歡的書,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畢竟我們都生活在有各種不同見解的人群之中,凡事不去想極端的,我們不是聖人,但總也離聖人的道不遠。至少心中總有賢人的智慧之言掛著,大方向不會錯。

(心中總有賢人的智慧之言掛著,大方向不會錯。)

是的,最近在讀 春秋,有意思極了,覺得春秋古時發生的事,和當今的世事,其模式彷彿重演一般。

(人家說什麼,我覺得不對的,想法太偏頗的,我會指出來,因此,如果參加社會活動,人家肯定以為我是故意搗亂的。)

我也是這樣的情況,幾次後,也就明白了。

也只在這裏說一些,有時候,我們這裏一些人,講的話就像 無敵超人 似的。

打仗嘛!就是想想自己,想想別人,只顧想對付別人,不想別人會怎麼對付自己,這可怎麼是好?

這樣不太好:

要多學學:

我在鄉下生活時,鄉下的路,很多還是彎彎的田埂——赤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聽得腳步噼啪噼啪響。。。我們那兒的鄉下,走路讓道,是有很多規矩的,比如:徒手讓挑擔的,輕擔讓重擔,壯年漢子讓婦弱,年輕人讓年紀大的人。。。據說姥姥年前還有鄉民讓官長一說,哈,鄉民讓路了,官長一般要謝過了方可起步。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19;      留言版首頁:©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