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第二十二天_成都_台灣

總算一天一帖,持續到最後。

今早起床,往酒店窗外望去,晨光初露,拍了兩張。
兩張都一樣,只是地平線高低差別而已。

好久沒來大陸,這次感受當然又不一樣,回去再細說。

今天的行程還沒開始,還有些時間打些字。

感謝木匠兄一直以來的祝福和支持 。

酒店 lobby 的小客廳,坐在這兒等集合。

落地矣

好也! 平平順順 安安樂樂 的旅程。

一次完美的旅行!期待著你進一步整理的照片

呵呵,多謝兩位關心。
是到了,還得坐將近三小時車回彰化哩。
一回來,啥網路都通啦,想傳誰就傳誰。
坐在車上,夜幕已垂,謝謝了。

那是啊,邊陲地帶,有個窗口讓你和外面透透信息就不錯了。你翻過的喀喇昆侖山脈,三十年前,有幾個人能到那兒啊?

家裡 , 洗自己的熱水 , 睡自己的床 , 吹自己的空調 , 一切都是那麼習慣而熟悉 .
電視上 , 又是名嘴口水節目 , 真是熟悉而厭惡 . 但畢竟也是熟悉 .

坐車途中 , 車裡放的是通俗的台語流行歌曲 .
儘管俺並不欣賞這種音樂 , 但竟也有了離鄉回鄉之感 .
難得出遊這麼久 , 還真有感覺 .

早上拍的成都照片 , 現在坐在台灣的家裡看 , 感覺呀感覺 .
想起余光中的詩了 .

再謝木匠兄和梧葆老兄的支持 .

我在沾你的光呢。你花錢花精力到走了這麼一圈,也帶著我看了一圈,謝謝你!

電視上 , 又是名嘴口水節目 , 真是熟悉而厭惡 . 但畢竟也是熟悉 .

現在看電視,看58台 、18至21、235至237。

看賴文也要很小心。常被騙。

前幾日,才接一圖,書法字寫得不錯。但有幾印章的字是篆字。想常被騙,小心些,寄給書法老師,才知印上篆字是罵人的髒話。

九月的十幾、二十幾日,那幾天特關心香港問題,小孩不聽勸,偏偏要去廣東靠近港地附近旅遊。那些日,俺天天、時時的看網文,緊張的不得了。

回來後,和他們說這事:

還答說:彼岸風平浪靜的,無人關心,少人知曉港地的事。

問:沒有人罵政府的事?

有啊!聽到這樣的說:大多是在罵圾垃、豬肉的事。

圾垃分類、回收類別細項說明搞得沒人知,兇的很,檢查不合苟關的意,就不收,要帶圾垃回家。

沒能力、沒知識的亂管。

有能力、有知識的不管,豬病的小事,搞得大家沒豬肉吃,價格貴幾番等等的事。

看了幾多港地的事,也是這樣的想法:

處理香港問題是長期的鬥爭,炒短線只會壞了大局。

必須找出問題的關鍵之處才能釜底抽薪。

香港風波反映出的是香港社會的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一般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常抱怨的住房難、貧富差距大、向上流動難等社會問題。

解決這些問題不是一日之功,需要進行全面和徹底地解決,才是破局之道。

香港的事,沒有人不知道,大家都懶得管。因為從頭到尾都不關大陸的事。哪個「逃犯條例」莫名其妙地來,莫名其妙地終止,關大陸的屁事啊。「大多數沉默的香港人」,在等著內地割肉,理他們那些爛事才是傻子。

經歷過文革,大陸已經亂得夠夠的了。深圳就挨著香港,很安定的。垃圾分類是應該做的,很多人不守規矩,不只是對垃圾分類,所有的規矩他們都不願意守的,這個只能矯枉過正,堅定不移,不愛守規矩的人,就要逼著守規矩。

豬肉是貴了一點,比起美國和加拿大的價格,還是便宜得多。也就像台灣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雞蛋荒吧,過這一陣,市場就會慢慢恢復正常。深圳是個不錯的地方,去看看不妨事的。

深圳就挨著香港,很安定的。
是的,她們去看了,回來是這樣說的。

現在看這裏的新聞和時事評論,有時要帶著看電影娛樂的準備心情來看,不然真的是感覺自己的眼睛有業障。

2019年9月11日 上午9:03台北報導

呃。。。飛彈還真會轉彎,不過能轉彎的飛彈,必須要有衛星定位,有實戰能力,能轉彎的飛彈,只有幾個國家擁有。台灣就不大可能了,除非美國衛星幫忙,可是的可是,那不就是世界大戰了麼,哈,所以不會發生。

這個人啊!從小會讀書,人才又長著好樣貌,家庭環境好,一生順著路走著。
誇他是:文武雙全。
拳打南山虎,腳踢北海龍,打遍天下無敵手。
文勝東坡軾,詞挫西子唐,出盡世上無雙對。

他會說:諾。還不夠。
要說:奧特曼格鬥進化 打遍宇宙無敵手。

也不想想,福建被打了,後面有十幾億的人來接濟支援。

台灣呢?

唉!跟這樣的英雄同邊,俺真被嚇呆了、嚇尿了。

是啊,很多人沒有經歷,就不知道厲害啊,以為戰爭是看電影。

我要是沒有一個經歷過戰爭的老爸,可能也會站著說話不知道腰痛。

我的兒子就難說了,他們也會異想天開的。

這是大買賣:

我家前院:

常有人扯淡說,羨慕田園詩歌那樣的生活。這個啊,只能玩假的,不能玩真的。

你要真種上十畝八畝地,早晚要放牛,中午要鋤禾,黃昏時已經累得馬上就上床歇著,有個屁的樂趣。挖井取水燒茶喝,背一袋糧食到集市上換點油鹽茶醋,不苦死累死你才怪呢。

如果有固定的收入,吃穿不愁,小日子原本就悠悠自在,全院後院種點瓜果,那還差不多。

談談飛彈呀 ?
呵呵 , 梧葆老兄呀 , 你可知道俺是幹啥的 ?

前陸軍總司令 , 李翔宙 , 當年是俺的連長 .
還有那個去爬什麼樓摔死的謬德生 , 當年是連上的副排長 , 後來幹排長 .
還有一位好像幹到總統府侍衛長還是甚麼的 , 叫做曹文生 , 當年是俺營長 .

還有一位後來曾當不分區立委 , 也曾在電視上亮相過 , 講解軍事問題 , 叫張光錦 , 是俺的指揮官 , 他還是李敖在台中一中的同學 .
雖然當兵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大老粗兼大草包 , 但李敖對他的印象似乎不錯 .

更早還有一位去金門當師長 , 叫做周仲南 , 是俺指揮官 .
恰巧那時候那位由台大轉讀官校的有名學生(忘記名字了) , 在他麾下當排長 , 後來跑到對岸去 , 弄得他臉面無光 . 但後來好像也還幹到總統府侍衛長 , 太久了 , 記不清啦 .

綜合上述 , 以梧葆老兄的搜尋能力 , 去搜一搜查一查 , 就可以知道俺洞庭是幹啥的啦 .

(呵呵 , 梧葆老兄呀 , 你可知道俺是幹啥的 ?)

這一段話,想起一段快樂的往事。有一段時間,俺常把洞庭兄坐在一大樓前,坐在一小男孩(英語:Little Boy)模型的上面的相片 ,和幾人顯擺顯擺,那時,這大大的滿足了小弟的虛榮心。

真是快樂的回憶啊!

看了西藏第十九天 葉城的相片,也回憶起97年前後,認識的一人去藏地買 藏獒 獒犬。
那時給看的相片,就和圖四之後的一般的下雪山路,印象中的西藏。

又回憶起79年前後,和認識的買藏獒那一人在臺北的酉陽街和中華路交界口,那時路旁買車票的小木屋旁的一些事,那時在那地的附近,得了煙台螳螂拳的一些拳譜的往事。真是快樂的回憶啊!

有一次,看洞庭老兄從戎報國的挺拔英姿,心中是有些懷疑,那種新的槍,當年在金門,一個旅最多才一個連的人數,編成成無敵隊,才有那種槍的配備。原來是在先進的單位啊!

在網上找到當年,75年~77年間別人駐守金門的相片:

輔周,則國必強。 輔隙,則國必弱。

人吧,總有個故鄉觀念的,在台灣,肯定是希望台灣安定;在香港生活,肯定是希望香港不要亂。很多很多親友在大陸,肯定也希望大陸越來越好。

這個很難說是輔周亦或輔隙。好在我們都不是國相或者將軍,普通人的鄉土觀念而已。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19;      留言版首頁:©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