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回来的幺婆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8-10 12:46 PM 編輯

很多旧事,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听年纪大一点的人闲谈。不把它写下来,这些旧事就没人知道了。糟木匠


鲫葫芦河通着汈汊湖,从古云梦泽经汉水河到汉口,自古以来,十甲桥村的船就下汉口做生意。

幺爹家有条船,十八岁就开始撑船到汉口为十甲桥的木行油行跑水路,赚点风里雨里的辛苦钱。

幺爹十九岁那年娶了媳妇,不到两年,堂客一场重伤寒。眼看堂客的病好多了,油行的油麻子催着幺爹送油到汉口。水上来回走了九天,回来堂客的病又重了,花了不少钱,终究没保住一条命。幺爹把死鬼堂客埋在自己家的一块九斗丘水田的角上,此後一趟又一趟的为木行油行跑汉口。

每次出船,要请两名杂工帮手撑杆,张帆,拉纤。一个人跑水路毕竟不安全,遇到风大浪险的时候多两个人就多两把气力,遇到什么险处也可以壮胆。 杂工没有固定的,请到谁算谁,这次请了何维何结两兄弟。何家两兄弟是地方上何团练的侄子,豪爽不羁。

从十甲桥开船到汉口一路逆风,多亏何家两兄弟肯卖力,一船油非同小可,汉口这边有人接船,停靠在集家咀。所幸没遇到日本人管辖下的码头稽查找麻烦。交了油收了花押,幺爹一身轻,想着上岸喝点酒。何家两兄弟支支吾吾地说:“幺爹,你上岸喝点酒,看场戏?把船空出来我哥俩想嫖女人。

行船四五天,船工靠岸很多人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嫖妓。何家兄弟图省钱,支走幺爹,拉野鸡上船办事便宜。幺爹呵呵一笑,到花楼街找家茶馆听书。

花楼街离集家咀船码头不远,街口是一家日本人开的面店。面店隔壁是一家叫做水合芳的妓院。走进花楼街,有个牛皮巷。巷子里住过一名大律师,姓施。幺爹本家原一位长辈在花楼街送水,一次病得厉害,多亏这位施大律师帮了一把。大家都说是律师是好人,肯帮人,可在二十年前当乱党被枪毙了。事後,施大律师的女儿竟被卖入妓院,後来施家小姐虽然被赎出,乱党之女,终究处境很惨。

牛皮巷再过去,又有两家妓院。幺爹虽然常来汉口,却总不肯嫖院子。嫖院子得花不少钱,幺爹是不干的。

天黑了,喝了一点酒,吃饱了,幺爹慢慢开始往回走。走过仙游坊,听说当年是施大律师的的女儿就被卖在这家。幺爹叹了一口气。在一个小摊子上买了一些卤肉杂碎回到船上。

何家两兄弟早已办完事,神采奕奕的。见幺爹说去过花楼街,问幺爹嫖了没有。

幺爹说,不喜欢嫖院。自家的堂客已经死了两年,想再寻一头亲事。何家兄弟说,那不难,买一个女人要不了多少钱。幺爹说上哪儿买呢,有合适的你们帮我买一个吧。何家兄弟说容易容易,大家打了一阵哈哈,各自睡了,天明查点了半船回载的货物,起帆回程。

回十甲桥後,幺爹给木行接着跑过两趟丹江老河口天就凉了。于是和人合伙装了一船稻草到汉口卖给人铺床。不料遇上大风,几乎船毁人亡。好在幺爹不过于贪财,扔了大半船稻草,才免于被狂风吹翻。

心有余悸的幺爹自觉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发誓不再走水路,以後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种地。回到家里,何家两兄弟来了,连声说,恭喜恭喜。幺爹一愣,湖上大风里差点丢了命,一船稻草扔了大半船,剩下的卖掉了连本钱也没拿回,又没有装回头货,哪来的什么喜?

原来何家两兄弟走了一趟远路,到樊口去了一遭。回程的路上,看到一条小船上有两夫妻带着一个女儿。停靠一处小村,两夫妻上岸了,留下那女儿独自在船中。何家两兄弟便靠船把那女孩强抢过来,乘着顺风扯了个满帆逃之夭夭。

幺爹听了,又一愣,说:“你们见在做伤天害理要杀头的勾当!” 那何家两兄弟一听,急了,说,“你亲口讲了想买个女人,我们冒死给你弄来了,你总不能不给我们几个钱的。”

幺爹看那女孩哭得可怜,拿出了仅有的十多个银元,一把花票子,另外允诺了三担稻谷,对何家兄弟说:“好好好,钱都给你,从今後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也不认识我了。”

何家兄弟一听,火了,说:“你这是狗咬吕洞宾!” 一摆手,说还欠三十担稻谷,眼前幺爹也没有,只好走了。後来何家兄弟参加了汈汊湖中华奎的 “游击队” 借抗日之名行土匪之实的土匪队,一个死在乱枪之下,一个走下江从此不见了——这是後话,一笔带过。

幺爹收留了被抢来的女孩,那女孩虚岁十六,在船上长大。知道老家在镇江也说清楚了父母的名字。幺爹把女孩收留在长辈明婶哪儿,原发誓不再走船的,又下了两趟汉口。用心打听那女孩父母的船,哪有半点消息!

明婶见那抢来的女孩模样端正,聪明伶俐也勤快,便劝幺爹娶了。女孩知道幺爹几年前死了堂客,又是有见识有气度的男人,竟然也愿意了。

十六岁的女人不算小,小女人记得自己的生日时辰,找过一个算命的瞎子对过八字,命书上说是上上大吉的天合。幺爹不肯马虎,杀了一口猪,请全村人喝喜酒,还请了後村五婆顶了媒人,借了一顶花轿抬着新娘子吹着打着沿村转了一圈,眼见得下起小雨才回来。

新娘下轿拜堂,却不见了新郎。

正乱呢,幺爹乐呵呵地回来,身上的衣服淋湿了,说是刚到死鬼堂客的坟头烧过纸。说怪也真怪,天上下起了小雨,竟然没有淋熄烧着的黄纸,烧得那一个透!明婶说,那是幺爹的死鬼堂客应允了,

女孩嫁给了幺爹,全村的人都叫她幺婆。幺婆一辈子得意的事情有两件,一来自己是对过八字,有媒人,用骄子抬进门的;二来自己生下的一男一女都有出息。从村子里走出去的,就数幺婆的女儿的官当得最大。

180801 boatB3.jpg

後记:本文中提到的 “施大律师” 是指施洋烈士。谨以此文向为工人说话而牺牲的施洋烈士致敬!

回答朋友提问:施洋烈士的女儿,文革前我听学校的老师们闲谈。有知情的老师说,结果不太好。施洋的女儿後来结婚一次还是两次,最终是离婚独居。女人要是遇到一个好丈夫,一辈子就幸运得多。西方的婚姻法偏重于保护妇女,是完全应该的。因为女人,相对男人要弱一些。

本帖最後由 梧葆 於 2018-8-10 04:34 AM 編輯

— 很多旧事,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听年纪大一点的人闲谈。不把它写下来,这些旧事就没人知道了。 —

這一篇的文筆真好。

看完後,心中有著鬱氣在胸,嘆息噎悶不已的感覺 —

開始想起一些事。

在中國河南省正陽縣的一個農村。在戰亂中度過童年。
https://www.jimlee.org.tw/articl … 3&AtricleCategory=3


想起很久以前,有一天,有一位童年的鄰居,跑來說: 以前的鄰居出事了 —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5912

山上是一片墳墓,屋旁是一片竹林,土地公廟前一條狹窄的小徑通往馬路。太陽一下山,風吹著竹葉,沙沙作響,所有鬼故事的點點滴滴,都會浮上心頭。


當時心中真是恐怖和忿怒著,想起當年幾次面臨生命的危險,所作的微薄努力,被幾人的惡搞就幻滅了 —

85年後,和當年認識的人,全都沒再聯絡。前年初,在淡水附近偶遇一人,約46多年前認識,相處近兩年後失去聯絡,才知40多年前伊也在頸踵。說了一些舊事,驚訝俺對當年此地的事的無知。小弟回答:當時是海外組的。真的不知啊!

辦公室離不到30多公尺,竟然都無緣相見,何況其他 —

很多舊事慢慢的就沒人知道了。 —


這幾日此地的新聞:

警方還要求店家不要提供監視器,想息事寧人。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414591

外籍漁工環境比坐牢還慘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11254


海峽兩岸經濟社會發展的相似、相異在那裡呢?

中國現在經濟發展,幾乎是兩蔣時代台灣的放大版,台商曾佔中國大陸工業產值約7%,大陸的輕工業及電子產業幾乎都是從台灣搬過去發展的。

但在社會與文化骨子裡,兩岸有相當大的不同:台灣融入漢、日、海洋文化(漢文化傳統),而大陸則是共產黨和漢文化的交融。

http://www.storm.mg/article/472719

有學者說:相同的是,現在兩岸很多事,其實是分配失去效率和正義引發的。


對均勢不懂,只好關心這:

国际军事比赛-2018 "忠诚朋友"项目中国参赛队员发挥出色

获得"安保勤务"科目比赛团体第一名

帥!讚!骨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zhvsW2wc_M

我們大陸這邊退休早,工人女的50,男的55;幹部女的55男的60。所有的公園廣場早上和晚上都有人跳廣場舞,經常有各種比賽,不少人退休後學跳舞,體質得到加強,不少人還舞姿還不錯的。

除了跳舞,由專業老師指導的唱歌也蠻普遍的。那些業餘做音樂的,動不動就是十來萬,上百萬的粉絲。

文化生活在我們這邊蠻豐富的,相對之下,多倫多乃至整個加拿大就是個文化沙漠哈。

— 据说两三百年前,大多匈牙利人都是匈奴人的后代。 —

看血源是難看的準的,要看那心,那思想 — 廖中山教授誕生在中國河南省正陽縣的一個農村。

小時候,十五前後的月亮圓,那時小孩子們相互間都說:不能用手指,指月亮,不然晚上耳朵會被割。

聽歌:

http://tv.81.cn/mcwt/2018-08/14/content_9251902.htm

大陸這邊也是這樣說的,尤其是不能指點水中映出的月亮。

— 兩岸間原來主要的只是生活方式的差異和制度之爭,慢慢地,主要差距就會變成文化差異了。 —

島國教育了台灣幾十年。

國民黨教育了台灣不只五十年。

台灣人還是沒照那些人設定的方向演變。

是有這樣的:
https://read01.com/zh-tw/BnaGQ3e.html#.W3WrtjmYMdU


以前有這樣的:

才11歲的孩子陳友禮,在1942年的時候,陳友禮就報名參軍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抗戰報國。

https://kknews.cc/zh-tw/history/zgazggg.html

老同學要小弟記住這張臉:

y 16.jpg


將來會怎樣?

世人無事不嬲帳,直道只用在賭上。

李逵不直亦不妨,又為賭賊作榜樣。

但見:

一個是沂水縣成精異物,一個是小孤山作怪妖魔。

這個是酥團結就肌膚,那個如炭屑輳成皮肉。

一個是馬靈官白蛇托化,一個是趙元帥黑虎投胎。

這個似萬萬鎚打就銀人,那個如千千火煉成鐵漢。

一個是五臺山銀牙白象,一個是九曲河鐵甲老龍。

這個如布漆羅漢顯神通,那個似玉碾金剛施勇猛。

一個盤旋良久,汗流遍體迸真珠﹔一個揪扯多時,水浸渾身傾墨汁。

那個學華光教主,向碧波深處顯形骸﹔這個象黑煞天神,在雪浪堆中呈面目。

正是玉龍攪暗天邊日,黑鬼掀開水底天。

李逵道:「你路上休撞著我。」

張順道:「我只在水裏等你便了。」

戴宗道:「你兩個今番卻做個至交的弟兄。常言道:『不打不成相識。』」

不打不成相識。 - 閩南語: 冤家相拍、冤家變親家


上殿相爭似虎,落水鬥亦如龍。

果然不失和氣,斯為草澤英雄。


練久了,各走各的,也不會相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0VRGz_yW-0

練成這樣,挺困難的,想掙錢就得練。

— 草澤基層的只想多搵食趁錢。—

Tan ji - 探集 - 臺灣閩南語掙錢、賺錢,字作「趁錢」,討生活叫「趁食」,趕早叫「趁早」。

《廣韻》「趁,趁逐」,趁的本義就是追逐。掙錢即是對錢的追逐,賺錢說「趁錢」就是這個意思。

趁,《廣韻》去聲「丑刃切」(thin),閩語古無舌上音,舌上歸舌頭,聲母作th。

韻母an為真諄韻白讀,如同韻平聲:鱗lân,陳tân,閩bân即其例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tMI7M325FY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8-16 05:48 PM 編輯

大陸這邊寫國軍英雄的文章蠻多的,台灣大概沒人會寫共軍勇敢的哈,哪怕有一篇也好啊。

這就是社會教育的不同結果。。。

抗戰英雄!

我們使用QQ和微信。QQ,微信上,這一類的東西蠻多的。

— 台灣大概沒人會寫共軍勇敢的哈,哪怕有一篇也好啊。 —

木匠老哥真是愛說笑!

以前呢?有人說知道共軍勇敢的事,那人就 揹茶包 了。

後來呢?沒有人知道共軍勇敢的事了。

現在呢?網上看彼岸網文很方便,自己看看就好,傳給別人,寫共軍勇敢的 —

一、已讀不回。
二、變 拒絕連絡戶。

— 抗戰英雄! — 這一篇網文,前天老同學才寄來。一位正直的、嚴肅的、信仰的國民黨基督徒。

俺現在只記得她有一次說的笑話。

在一個偏僻的村莊,一條羊腸小道上有一根筆直的電線桿。奇怪,常常有人在那出事。

不久一對年輕男女不小心騎車撞電線桿,當場斃命。

一天晚上,5歲的小志和他媽媽在回家路上經過那兒,小志突然:“媽媽,電線桿上有兩個人。”

媽媽牽著他的手快速走開說:“小孩子不要亂說!”

但是這件事很快就傳開了,有一天, 一個記者來採訪小志讓他帶他去看發生車禍的地方,小志大大方方的領他走到那電線桿前。

記者問:“在哪?”小志指指上面,記者抬頭一看,電線桿上挂著個牌子。

— 上寫:交通安全,人人有責。 —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8-17 12:13 PM 編輯

我家小兒子趕在開學以前,到洛杉磯去看小姑媽。今天沒出門,在小姑媽家寫沒有完成的論文。明天去舊金山,硅谷。。。

c00.jpg

和歐洲相比,從墨西哥花錢買下來的洛杉磯別有風味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