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国殇日漫画两幅

— 没有十分的灵性,字的骨架已定,那就只能用书写流畅来遮掩弥补了。 —

其實小弟不懂書法,就只有感覺。
感覺順心意。如行雲流水。
十多天前,剛想如此回貼,師兄說一句:最近別上網貼文。

感覺說話中的蕭瑟、無力、無奈,也就多日不上網回貼。
中間啊!這裏電視報導抓斐蝶。嚇俺一次。

和舊識相見,談幾句後,酒醉不醒人事一次。

其實小弟也不懂逆光剪影。只是那雲也多年久久不曾見。三條顫抖機飛過的雲啊!

五洞三航線!

杭母又來啦!

入冬以來首波霸王級寒流將於8日上午開始影響全台。
又要痛幾天了。

http://www.storm.mg/lifestyle/59965

http://www.storm.mg/lifestyle/72454

http://www.storm.mg/lifestyle/6466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8qMJCjrl9E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6 08:56 PM 編輯

哈,兩岸不至於鬧到 “塵埃不見咸陽橋” 吧。那條新航線,早就是大陸這邊裝入抑制台獨工具箱裏的工具。這些手段吧,就是讓海峽東邊的當局知道,你不願守底線,我還懶得跟你談呢。幾年前我們說福茂,台灣不要,正好。反正大陸這邊是拿著底層人的利益送人情,海峽東邊不收,夠意思,好得很。

c.jpg

安啦,沒人真的願意打仗。只要不自認為自己是日本人的,不以玩獨立的,兩成五承認自己的中華子孫的人,我認為大陸這邊不會加害於自己的同胞。

七成五台灣人(沒那麼多吧?。。。我在多倫多的台灣朋友告訴我,支持獨立的肯定超過七成五哈)以 “支那豬” 稱呼大陸人,好得很,給自己貼了倭人的標籤。地不滅你,老天爺都會滅你。

日本媒體人本田善彥在觀察2016總統大選後,寫下個人觀察,他發現藍營支持者對國民黨敗選已無昔日的焦慮和不安。

許多人說:「等著看蔡英文如何面對中共」

而綠營支持者則表示,「以後民進黨一黨獨大,國民黨永遠爬不起來,只能做中共的附庸」

霎時間,本田善彥發現,過去台灣傳統的藍綠對峙已經逐漸轉變為「紅綠對決」。

http://m.match.net.tw/pc/news/international/20180107/4366604


日本人自稱「花之櫻,人之武士」,寄託著日人自豪的武士道精神的櫻花,移到台灣之後,卻「紅得像有毒一般,笨拙地開著」。

日治時期,前往台灣工作的日人逐漸懶散、思想遲鈍,腦袋無法運轉,變得跟自己曾經歧視的南方原住民一樣癡呆。

於是,前往充滿瘧疾、瘴癘之氣、且炎熱難耐的南方,飽受各樣刺激的日人,被視為造成民族素質下降的「素質貧乏的日本人」,是與內地優良族群有區隔的「他者」。

其後代更被貼上「灣生」、「第二世」等歧視的標籤,被認為是婚姻中不理想的對象、是瑕疵品。

在台灣,大約有四分之三的日本人患有一種或幾種由熱帶神經衰弱引起的模糊的軀體或精神症狀。

注意力散漫、身體懶倦發酸、缺乏活力、嗜睡,有時緊張容易疲勞,晚上失眠,或是常常感到厭煩。這些身處日治時期的在台日人,被認定是「熱帶神經衰弱」的受害者,引起了民族退化的恐懼。

這種消極的情緒表現在“台灣木瓜”這樣的俗語中,它代表了當時日本人對福爾摩沙的蔑視,認為他們是劣等民族,對國家命運危險。

被祖國拋棄的恐懼,低下的工作效率造成殖民地勞動力的困擾,普遍存在的身心病痛也影響整個殖民地的民心士氣。


就是這些「灣生」、「第二世」,幾十年後,竟然擊敗了那些自稱大漢天威、盛華唐宋的精英後代,不能不深嘆熱帶神經衰弱這病症的威力啊!

想起前些時,幾路邊攤販講的: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想打台灣的,都是老蔣來台,又說要反攻害的。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想和台灣統的,都是那些 — 害台沒和平 —

想起那一年的深夜,營長集合全營,行軍到一空曠的野地中,聽著天空炮宣彈交叉的炮聲,望著遠處炮宣彈落下的火花,這些是青春時的回憶啊!

誰不想要和平呢!

我身邊的台灣朋友告訴我,如果能和平的情況下,支持獨立的肯定超過九成哈。

— 我認為大陸這邊不會加害於自己的同胞。 —

但是這邊怕的是: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915994

沒人想唱這首歌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7O5q0V_VA


俺是唱這樣歌的材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H6BrMgR8PU

不是唱這樣歌的材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8P0wDiS54M

大陆这边,皮影,木偶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老说有人想 “拯救” 这些传统古老的艺术,但表现力有限,看来不论怎么“救”,也很难中兴的了。

— 這是以前的布袋戲歌曲呀 , 你又懷舊啦 ? —

是啊!


前幾日站在一繁華的街道上 - 北投公園 想起了一些往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5R7EoCxhWo

想起了芝山岩一些往事。

清代官員李逢時(生卒:1829-1876,字泰階,噶瑪蘭廳人)於1860年代,特作七言古詩〈漳泉械鬥歌〉,表達對台灣歷來許久漳泉火拚現象的感慨。

〈漳泉械鬥歌〉詩云:

漳人不服泉州驢,泉人不服漳州豬。終日紛紛列械鬥,田園廬舍相侵漁。

臺灣自昔稱樂土,漳人泉人久安處。邇來強悍風氣殊,更望何人固吾圉。

甯長敬,林國芳,挾富挾貴無王章。艋川搖動鯨鯢竄,蟲沙猿鶴罹奇殃。

我聞干豆有古寺,土人於此驗災異。今年鐵樹又開花,械鬥從中有天意。

天意冥冥不可解,紅羊換劫總堪駭。殺人如草死如眠,骷髏屯積血飄灑。

君不見,漳人泉人鷸蚌持,粵人竟得漁人利,漳人是豬泉亦豬。

又不見,長敬國芳號令行,漳泉各受二人制,泉人是驢漳亦驢。

《清穆宗實錄》.〈同治元年正月十九日上諭〉慶端、瑞璸奏:「請將橫行閭里、糾眾焚搶之紳士革職審辦」等語。

福建臺灣淡水廳紳士鹽運使銜候選郎中林國芳,因與泉州人民挾嫌,輒將泉人耕種該紳士之田恃強起換,另招漳州人民耕種,致激漳、泉民人互相鬥殺。

該員復敢招募壯勇四出焚搶,幾至激變;實屬為富不仁,目無法紀。林國芳著即行革職,交慶端等派員提省,嚴行審辦;並勒令兩造交出兇要各犯,一並解省徹底根究,毋稍疏縱


閩粵械鬥

慘絕人寰的雲林大屠殺
日本人平定台灣之後,最殘酷的就是1896年6月震驚世界的雲林大屠殺。
http://blog.udn.com/kellygun20000/7792224


想著,想著,想起前些年,去申請戶籍資料,上面竟記載我父親1953年第一次到台灣的記錄。
難怪當年問二二八時的事,回答說:是彼岸的陰謀謠言。

1953年第一次到台灣的外省人,又怎能知道二二八時的事?

想著,想著,想起了出生地附近的中和四號公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Hjw-_EQm0

咦!當年那條近三層樓高,幾公尺寬的橫越雙和兩地的瓦磘溝,古稱「潭漧溝」,怎看不到呢?

四十多年前,和當兵的同袍,在瓦磘溝旁相聚言談的瓦磘溝怎看不到呢?

想著,想著,想起了當兵的口令是:

立正,向前看,

向左轉,向右轉,

向後轉,向前走,

一 二 一

一 二 一

稍息

想起了當兵時的往事。四十多年前冬天,在桃園楊梅下衛兵後,突聞一聲槍響 —

隔日後,二床位空著,一士兵交接衛兵,不慎槍走火。另一一士兵被腦漿噴至身軀,嚇傻了也送至醫院 —

隔月後,移防至新竹南寮時,一排長搬運整箱手榴彈不慎,隔幾日被叫去用湯匙刮取噴至在牆上碎遺的殘缺身軀肉塊中的一士兵,嚇傻了也送至醫院 —

四十多年前,在瓦磘溝旁,當兵的同袍說著:

小葆啊!你退伍後,你那一連不幸啊!

挖地道時,崩了,埋了一排多的弟兄。

移防回台,在山訓五百公里野營行軍,一卡車摔落山谷,整車的弟兄沒幾人剩下。

是啊! 又懷舊啦 ?

Ich hatt’ einen Kamerad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jmgNeZMp4w


現在有人把當兵的口令想成是:

立掙,向錢看,

向左賺,向右賺,

向厚賺,向錢走,

一 二 億

一 二 億

收息

到处都一样,如今的人势利的居多。

我的一生,想来也有几次险境。一是小时候游水游不动了,被人拉起

二是一次从加拿大开车去美国,途中有几秒钟竟然睡着了

三是有一次调试机器,一把高速旋转的刀具飞出来,从我耳边擦过。。。

— 我身邊的台灣朋友告訴我,如果能和平的情況下,支持獨立的肯定超過九成哈。 —

— (他們接著說:如果海那邊說,獨立的後果,肯定要戰,支持獨立的,肯定不超過三成五的哈。) —

這讓俺想起小張,去年底俺才誤會說他幾句。
俺說:張公,我小葆啊!你又說浙江老人的兒子哈!怎麼哈!他連幾天向我抱怨著!

小張:我那有啊!我四月才開刀裝心導管 —

小張的父親和我父親同在淮海戰役(徐蚌會戰)逃出,小張比俺可憐,那時外島的軍人每年回台十天,每次要回外島的時候,他爸爸會叫著,我回去準備戰鬥,若戰死了,你就改嫁吧,孩子跟著別人姓吧。然後他父母親就吵架,小張躲著沒用,常被打得哀哀叫。

這讓俺想起這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8yjnEu0QJY&list=RDU8yjnEu0QJY&t=117

綠葉繁茂櫻井的故鄉
黃昏在渡口的樹蔭下停下馬
對來世深思
在鎧甲的袖口上 散落的是淚水或霧水

正成將淚水拭去 將兒子正行叫來
父親將去兵庫 要在那裏的海濱戰死
你雖然跟著來到此地 但趕緊回去 歸返故鄉吧
無論如何 讓父親一人承擔

回去吧 回去 並非為我一族
而是你這年紀若戰死
世上就會讓叛賊隨心所欲
早日長大 為聖上 為國家去奉侍吧

這一把刀是昔年聖上御賜
當作此世訣別之紀念
拿去吧
去吧
正行 回去故鄉吧
母親在等著

惜別之當時 相互回頭望著
天空下起了五月的梅雨
天空中 杜鵑鳥悲鳴著
誰人哀傷啊
那可憐泣血的聲音

又想起小學時候,在回家的道路上,磚窯廠播放的一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vDPYg7wxvc

— 幾路邊攤販講的: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想打台灣的,都是老蔣來台,又說要反攻,才害的海那邊想打台灣的。

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想和台灣統的,都是那些想和大陸統的,才讓海那邊想和台灣統的 — 害台沒和平的蛀蟲 —

幾路邊攤販呢?
服貿時,跪著舉牌的那個立委落選了,整頓街道時,沒人替他們關說,幾攤販被罰單嚇怕了,乖乖的繳租金去租店面遷移走了,俺也失去了從幾攤販得知民意的管道。最重要的,害得俺買個不一樣吃的,要走更遠的路了。


現在這裏沒人說統了,小弟也只敢在木匠這裏,放一首賣 米粉的歌。

結果呢? 轟炸機有沒有? 戰鬥機有沒有? 杭母有沒有?

今天在台北總統府旁,看一堆鐵絲網堆在騎樓。

回來上網,一查: —

擋不住勞基法,像火車要碾過
http://www.storm.mg/article/382967

唉!要學阿本也學不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e6tcrVEzW8

聽歌很重要,聽這歌長大的,就不一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HtOgooVxd4


— 一把高速旋转的刀具飞出来,从我耳边擦过。。。 —

一同事學作木工,一把高速旋轉的刀具飛出來,把他膝蓋骨切一半。

事後,還直說:幸運啊!切到我,我兒子在旁邊啊!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9 01:50 PM 編輯

[quote=“wubao”, post: 9, topic: 4651]
梧葆 發表於 2018-1-9 11:05 AM
— 我身邊的台灣朋友告訴我,如果能和平的情況下,支持獨立的肯定超過九成哈。 —

— (他們接著說:如 …[/quote]

小張的父親和我父親同在淮海戰役(徐蚌會戰)逃出,小張比俺可憐,那時外島的軍人每年回台十天,每次要回外島的時候,他爸爸會叫著,我回去準備戰鬥,若戰死了,你就改嫁吧,孩子跟著別人姓吧。然後他父母親就吵架,小張躲著沒用,常被打得哀哀叫。

从小打电子游戏长大看3A电影的大孩子,哪知道战争的残酷啊。

都说了好多次,独和统原本就是个屁话题,二十年前是可以相安无事的,海峡两边都图发展,要比可以比制度的优越性啊。在我的印象里,成规模地骂大陆人,应该是从李登辉时候开始的(以局外人的视觉来看,老实说,挑衅的言论特别是挑起事端的言论,台湾那边一直是多一点,甚至直接动手,台湾立委推打大陆官员等等),以后越演越猛。前面说了,原本就一个屁话题,言来语去,弄着弄着,就弄成了今天这样了。

历史不能假设。这个言来语去的话题,弄成今天这样,海峡两岸,都有过失吧。

如何往下走,还是老天爷说了算。常言道,众怒难犯。现在的这些传媒,成天操作的,都是些犯众怒的话题。两边制度之争现在慢慢成了普通民众的人格荣辱之争(有个屁的对和不对啊),正义不正义不好好说了,到时候,就比比谁的拳头大吧。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9 08:05 PM 編輯

那一天 ,俺醉了,醉得不醒人事,因為:

— 我身邊的台灣朋友告訴我,為什麼台灣人對 服貿 這樣的反感和厭惡。

因為彼岸那些領導

竟然 竟然 竟然

拿著底層人的利益送人情

拿著底層人的利益送人情

拿著底層人的利益送人情

這 深深 刺痛了 所有 台灣人

最深層 最深層 最深層 的痛楚

那就是 為長遠打算 為大局著想

可以 犧牲 一些人

甲午 的時候 , 為長遠打算 為大局著想

可以把 台灣 割了 賣了 讓了

為著 簽 服貿 可以拿著彼岸 底層人的利益送人情

那麼將來 有一天 會不會 為了什麼

又 把 台地 割了 賣了 讓了

誰變了?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7498/2911193

个人认同不是个大问题吧。所谓智慧,就是人能够把自己摆在天地间一个适当的位置来思考之后所领悟出的道理。

我觉得两岸都很缺有智慧的人。

到时候,就比比谁的拳头大吧。

是啊!感覺這樣的發展,令人擔心。

但是外在周旁的民心氣氛,只能穩口藏舌,當個旁觀者。

本帖最後由 梧葆 於 2018-1-9 11:06 PM 編輯

— 从小打电子游戏长大看3A电影的大孩子,哪知道战争的残酷啊。—

在29歲以下的世代,台灣人認同不減反升,2017年比2016年還上升了2.6%,認為「都是」的比例下降3.4%。另外有一些是「無反應」比例的變化。

所謂「天然台」的現象在解嚴後的世代(2017年是解嚴的30週年)特別明顯。


俺旁觀的重點後感覺:

美日的勢力,對台影響重大深遠,如果彼岸因台地問題而在別處對美日讓步、退縮。反而更加的加強29歲以下世代的疏離發展。

另外昨日,幾個看似29歲以下世代的青年,在討論此地勞基法修改的觀點,在旁經過,有一人說:不知彼岸對勞工權益的維護法規如何?如果比台地好,就吸引人了。

第一次聽到年青人以勞工權益來談兩岸。


萬章問曰:「宋,小國也。今將行王政,齊楚惡而伐之,則如之何?」

孟子曰:

「湯居亳,與葛為鄰,葛伯放而不祀。

湯使人問之曰:『何為不祀?』

曰:『無以供犧牲也。』

湯使遺之牛羊。葛伯食之,又不以祀。

湯又使人問之曰:『何為不祀?』

曰:『無以供粢盛也。』湯使亳眾往為之耕,老弱饋食。

葛伯率其民,要其有酒食黍稻者奪之,不授者殺之。有童子以黍肉餉,殺而奪之。

《書》曰:『葛伯仇餉。』此之謂也。

為其殺是童子而征之,四海之內皆曰:『非富天下也,為匹夫匹婦復讎也。』

『湯始征,自葛載』,十一征而無敵於天下。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曰:『奚為後我?』

民之望之,若大旱之望雨也。歸市者弗止,芸者不變,誅其君,弔其民,如時雨降。民大悅。

《書》曰:

『徯我后,后來其無罰。』

『有攸不惟臣,東征,綏厥士女,匪厥玄黃,紹我周王見休,惟臣附于大邑周。』

其君子實玄黃于匪以迎其君子,其小人簞食壺漿以迎其小人,救民於水火之中,取其殘而已矣。

《太誓》曰:『我武惟揚,侵于之疆,則取于殘,殺伐用張,于湯有光。』

不行王政云爾,苟行王政,四海之內皆舉首而望之,欲以為君。齊楚雖大,何畏焉?」


比比誰的拳頭大很重要。但比比誰對廣大人民的照顧也很重要。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10 07:16 AM 編輯

[quote=“wubao”, post: 14, topic: 4651]
梧葆 發表於 2018-1-9 11:01 PM
— 从小打电子游戏长大看3A电影的大孩子,哪知道战争的残酷啊。—

在29歲以下的世代,台灣人認同不減反 …[/quote]

比比誰的拳頭大很重要。但比比誰對廣大人民的照顧也很重要。

那就回到二十多年前得的制度之爭,不是很好么?問題是,李登輝帶領著臺灣人偏離了這條路啊。

過去的老共,傻事做得不少,比如服貿那樣的傻事,好在給臺灣擋回來了,我猜,痛定思痛,這樣的傻事沒人再會去做的了。

大陸這邊,歷來“官本位”蠻嚴重,台灣如果好好地跟大陸比比這些,可以在相當大的程度上獲取大陸普通民眾的認可。可惜,台灣方面沒走該走的路。這是問題之一;問題之二是,很多事情,跟台灣談了是白談,守約守信,台灣方面做得極差,這個是我的感覺。第三,台灣人是要聯美聯日阻攔大陸的發展的,這個是大陸人永遠的痛。

— 問題是,李登輝帶領著臺灣人偏離了這條路啊。 —

這句話俺是嚴重不同意的。
當年俺是努力觀察這些事。當年李登輝講話時,常用閩南語說:纜(音)中國人 —
纜(音) - 意 咱們 。
纜中國人 — 即 咱們中國人。

可是當年那些外省精英和李登輝的權力競爭時,就努力的將李登輝定調 台獨。

接著李敖又出書說李登輝是日本人的後代,曾是共產黨員。—

接著彼岸又有一唐姓外交官說:不能稱彼岸是大陸,要說 中國。

接著彼岸又說李登輝是共產黨員的叛徒 —。

其後,那些外省精英和李登輝的權力競爭中,在美國和日本的勢力加入李登輝後,將那些外省精英的勢力擊潰。自此而後至今,提拔的人才,都是唯美、日派。

其後陳水扁因宋楚瑜和連戰互鬥中取勝。再來是馬英九。

但是的但是:
李登輝的講法含意和馬英九的講法的含意,有什麼差別?

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曾說: 把問題找一代罪羔羊來領罪,是不能發掘出問題的徵結,也不能找出正確的解決方法。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法紀,絕對不能觸犯法紀。要 - 素其位而行。

俺是敬奉這些話的,否則也可以學此地一些人這樣說:

安倍上台後,搞釣魚島失敗後,對台用了多大的力?
本來綠已大敗無力,但接連而來的大遊行,要有多大的動能和財力,才能發起這樣的動員和力量。都是安倍—。


歐巴馬搞南海前後,對台用了多大的力?
本來綠已大敗無力,但接連而來的大遊行,要有多大的動能和財力,才能發起這樣的動員和力量。都是歐巴馬 —。

每次國際情勢有風雲,海那邊就說因台灣問題,對美國讓步,食髓知味後,加大對綠的支持。
本來綠已大敗無力,但接連而來的大遊行,要有多大的動能和財力,才能發起這樣的動員和力量。都是海那邊 —。

嘴上喊讓利,自己的人,卻成立一條龍的公司,大部分的利益,都被自己的人截走,讓這邊的人,更加辛苦的賺辛苦錢。讓台商在彼岸搞壞環境,剝奪彼岸勞工保障,反過來,讓這邊的老闆也要破壞這邊的環境,剝奪這邊的勞工保障。本來綠已大敗無力,但接連而來的大遊行,要有多大的不滿,才能發起這樣的動員和力量。都是海那邊 —。

都是海那邊 —。

都是海那邊 —。



把問題找一代罪羔羊來領罪,是不能發掘出問題的徵結,和找出正確的解決方法的。

蔡英文的排灣族名叫做Tjuku(啾谷),意思是頭目的女兒。
她在家中排行老么,若依照族譜譜名本應命名為「蔡瀛文」,但父親蔡潔生覺得「瀛」字筆劃太多,所以將她的名字改為「蔡英文」。

俺一晚輩也是一位啾谷的兒子,去年俺參加他的婚禮後,得到八卦掌的一些口訣。


現在已經聽到有這樣的聲音了:

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想打台灣的,都是那些喊獨,才害的海那邊想打台灣的。

本來海那邊根本不急著想和台灣統的,都是那些喊獨,才讓海那邊急著想和台灣統的 — 害台沒和平的蛀蟲 —


------ 都說了好多次,獨和統原本就是個屁話題, --------

現在這裏是不可以當話題的。

俺就是在 北投公園 想起當年和一老人在北投公園的往事,05年時,和那老人去廈門、泉州時,再一次重新學得自然門拳法的往事。那老人已過世三年多了。

就開始懷些舊。


自然門拳法
杜心五(1869年-1953年),名慎魁,號儒俠,道號斗米觀居士,是中國著名的武術家,被萬籟聲稱為自然門的第二代宗師。

出生於湖南張家界慈利縣江埡岩板田,早年(13歲)遇徐(短)老師祖,遂從之走鏢習藝(未有得到杜心五本人證實)。

杜心五少年時期去漁浦書院攻讀。去常德高等學堂讀書。嗣後考取公費赴日留學。

杜心五1900年赴日本留學,先在東京百科學校補習日文,後入東京帝國大學農科。他在那裡認識了宋教仁,兩人交識很厚。

1905年在覃振介紹加入同盟會,清末時的革命黨員,成為宋教仁、孫中山等人的保鏢。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

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

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

正己而不求於人,則無怨。

上不怨天, 下不尤人。

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

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


射箭射不準,射錯目標,甚至射到旁觀者的屁股。

那麼射者自己就要 多加 多加 反省。


春材 夏材 怎區分?

俺看 – 彼得、科恩 - 木匠入門基礎 - 的書 ,不是很明白。

比較 白的是 春材?
比較 黑的是 夏材?
春材 夏材 兩個合在一起 ,是一個年輪。

這樣的理解,對吧?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11 09:05 AM 編輯

比較 白的是 春材?
比較 黑的是 夏材?
春材 夏材 兩個合在一起 ,是一個年輪。

這樣的理解,對吧?

春材夏材,看你从哪个角度来研判了。

一般是从木质来分别他们的,因为谁也不会使用木材靠近树皮的部分做任何东西。

冬天将尽春天快要到来的时候,是木质最松软的时候。这时候,树皮之内的木质表层快速增生,形成一层有活力的细胞与能输送水分与养料的纤维管。靠外的木质层,也因为水分充盈而膨胀。

春天的树砍伐下来,会比秋冬时节砍伐下来重很多很多,这个时後的树木,就做“沖浆树”,而秋冬的树木,因为含水量少,叫做“坐浆树”或者“收浆树”。

沖浆树锯成的板,容易炸裂,容易变形;坐浆树锯成的木板,炸裂和变形的问题都小得多。比起坐浆树,沖浆树的木料,一些糖分含量高的木质,内部更容易长虫。

然而在实际伐木生产中,这个问题很小。因为所有的树,砍伐下来,都要在储木场堆积半年到一年。比较讲究的,还会将树木段沉入水中泡上一年或者数年,让木质中活性的东西通通死掉。从水冲捞起後,再放置半年乃至数年才锯板使用。这样处理过的木板,物理性能最好。

现在这样的浸水处理,很多改成了浸泡在化学液体中,或者干脆锯成板后加上防腐处理,甚至防火处理的工艺流程。

大规模木材生产,你没办法辩认是春材还是秋材。因为贴近树皮的部分不会使用(木纹也不好看啊)。当然从物理上我们知道,秋冬材最好;春材最差。

當年俺是努力觀察這些事。當年李登輝講話時,常用閩南語說:纜(音)中國人 —
纜(音) - 意 咱們 。
纜中國人 — 即 咱們中國人。

我要说的正是这个。变化,是从李登辉开始的。

老蒋不用说了,永远的中国人。严家鑫是,蒋经国当然都是。

经国先生之后,中华民国高官,当时恐怕没有一位不自称自己是中国人的。李登辉不大可能在一开始就突变,他在开始的时候自称中国人,那是一种惯性。

我还记得冻省事件,一有这个报道,当时我身边的台湾朋友就说,糟糕,李登辉要玩台独了。

李登辉的改变,不是突发的,而是有计划进行的。他从一个体制内的总统开始,一桩一桩的事情安排好了,然后就脱下了多少年伪装的外衣,还原了他台独的面目。

至于李登辉是否曾经是共产党员,也就是台湾内部比较关心。据我所知,大陆这边没有任何正规的媒体说过这类的话(大陆人也不会有兴趣)。

小弟問的是 圖中 - 春材 夏材 - 早材 晚材 – 合起來 ,算一年輪嗎?
a 0002.jpg

隆美爾說:長時間挖掘比不挖掘要好。

俺把台灣從日據日代開始的社會結構和組織、金融結構和組織、商業結構和組織、 — 尤其是日本戰敗後到國民黨來台的土地登記制度 ---- 一直到小蔣去世止的歷史,複習著。

再看了毓鋆的一些講義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F%93%E9%8B%86


俺才說:

一隻手掌是拍不響的。

一個人拍手掌也不會大聲的。

是很多很多的人拍手掌,才會響亮。

不要把問題全歸之於李登輝。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1-11 12:05 PM 編輯

春材和夏材,不是很严谨的说法。

是这样的,从生物学知识上,我们知道:从春天开始,新的木质层细胞在树皮内木质的最外层形成这一层细胞在整个春天,夏天和初秋的时光里,都在分裂繁殖,他们代表着木质的原本结构,蓬松的细胞所形成的水分营养输送管道——再说一遍,这个代表了木质原本的结构。

可到了深秋,树木会保护自己,防止叶片耗费水分会有落叶,这一年里所形成的新的木质层,在最外面的层面上,向内收缩,以因为水分减少,所以靠近表皮的细胞层就处于干涸的状态。大自然在秋天的日冷夜凉,给了植物足够的信息,早早地就做好了过冬的准备。

冬天来临,树皮下面木质部分的最外层,会因为寒冷,失去水分而干涸收缩形成了较紧的层面,因为密度大,所以颜色很深。这层密度大的表层,也直接地保护了更深的木质层不受到伤害。

所以,你引用的资料上说的春材和夏材,不如改为春夏年轮本色层;秋冬外年轮层受寒塌缩层——要点是,那种密度高的深色层,是秋冬形成的,不是夏天。

我猜,原文中提到的春材和夏材,他的根据是:春季里长出的那部分,一般不会再变,而夏天里长出来的,会在秋天冬天收缩而紧密。说它是 “夏材” 似乎也对。我要说啊,只要弄明白了原理,怎么称呼它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