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行楷,行草:《蝶恋花·六曲阑干偎碧树》宋 晏殊

c01.gif

《蝶恋花·六曲阑干偎碧树》宋 晏殊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廉海燕双飞去。
满恨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木匠注:
偎碧树——依傍着绿树
黄金缕——嫩嫩的柳条新叶芽刚发,呈黄色
钿筝——细钿装饰的古琴
移玉柱——玉手轻拨琴弦
海燕——古人误传燕子是从海边飞过来的,所以称之海燕
游丝兼落絮——空中的蜘蛛丝和柳树的飞絮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鷓鴣天 晏幾道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顔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70年代背誦這兩首。各自記憶一半。網路真是太好了。一查就有。

尽管读过的不一定记得,但总会有个模糊的印象。

我现在记得的,都是20多岁以前熟读的,上大学以后读的东西,大多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了。

凜冬之日,天寒時,全身痛。

春已至,飄飄垂柳舞春風,天已暖,啊呀 - 輪著專在一點痛。

讀詩 讀詩解憂

細草微風岸, 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修,

飄飄何所似, 天地一沙鷗。

还真巧。昨天早上我们这儿还下不小的雪,昨天下午晴了,还是有点儿冷,今天就好了,有点春天的感觉了,今天在儿子家前后院收拾了一天,请走去年的枯藤衰草,明天可以挖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