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楷,行草:毛泽东之《虞美人》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7-1-27 03:45 PM 編輯

李淑一,依稀记得闺蜜杨开慧很多年前曾吟咏过毛泽东的《虞美人》,但不知全篇,于是向毛泽东索要《虞美人》。

毛泽东回答说:那首啊,不好。于是特别为李淑一令写了另一篇《蝶恋花。答李淑一》。

新年快樂

Chinese New Year - Welcome to the Year of the Rooster | A China Icons Vid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wf42b5P0M

Flight of the Drag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ezmC8BI_OQ&list=PLMlOR6ft51_raz6I1N31N3YQZq_kFSawd

台灣山岳景點 快樂台灣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tIg5tJCxuc

久不寫字,筆都寫不出字來。停換三次,歪斜的字,寫近三十分鐘,咱手直抖。
11 001 11.jpg

写的非常好啊。我写的都是扫猫的,不是拍摄,所以不会变形。你是拍摄,很难不变形。但有矫正软件啊,矫正一下就行了:

c01.gif

你的功底不错的。我写字是,用过格子衬板,一般说来,写大字用折纸法,写小字用格子衬板,都是通行的做法。

“东” 字是東字晉代草書的楷化
“晓” 字是曉字南北朝時代草書的楷化
“郁” 字有點亂。因為正體字 “鬱” 筆劃太多,而在詩詞中,偏偏又是個常用字,唐宋時期文人們便常用另一個作為姓氏的同音字 “郁”作為替用字。正規地說來,自古至今,都是常常被人寫白字。因為現存的古代文獻中 “蒼鬱” 常常被人寫成 “蒼郁” ,所以大陸這邊在做簡化字方案時,便將文獻中常出現的郁字,定為 “鬱” 字的簡體。這個算是填房丫頭扶為正室的一個例子吧。
在草書中,鬱字的下部常寫為一個 “鳥” 字。

新年快樂!今天大年初一,我們今天會去大兒子那邊過年。

用过格子衬板,一般说来,写大字用折纸法,写小字用格子衬板,都是通行的做法。

— 謝謝。 —

很多年前,上了一節課。得到 王靜芝 菊農先生的幾分鐘的指導。現在只記得說:持之有恆的每天寫十五分鐘以上的字, 這句話 ----

得了本 沈尹默先生的書法。 回家後,陸續寫了一段時間,五、六年前,肩臂痛後就很少寫字了。

這幾字,很用心的寫。 有幾字不看帖的寫。 個人感覺又提起練習寫字的心。

不一定要写很多的,有点闲空的功夫,写几个字,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比话太多时间看网上八卦消息好。

看问题的角度也许会和你,和洞庭稍有不同,所以就把想法说出来,和你们讨论吧。

昨日下午才和一舊識 電話談這事,說了近一小時。 說什麼呢? 也忘了。

小弟頭殼不行了。老忘事。 談後看一圖,讀這詩和一詞,想高啟的經歷,-----

對李 的想法 — 盛極風華原一夢 — 一句。

111 高啟.jpg

梅花 高啟

瓊枝只合在瑤台,誰向江南處處栽。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

寒依疏影蕭蕭竹,春掩殘香漠漠苔。自去何郎無好詠,東風愁寂幾回開。

念奴嬌 自述 高啟

策勳萬里,笑書生骨相有誰曾許。

壯志平生還自負,羞比紛紛兒女。

酒發雄談,劍增奇氣,詩吐驚人語。

風雲無便,未容黃鵠輕舉。

何事匹馬塵埃,東西南北,十載猶羈旅。

只恐陳登容易笑,負卻故園雞黍。

笛裡關山,樽前日月,回首空凝佇。

吾今未老,不須清淚如雨。

在我小时候,报上常可以读到一些诗作。

现在的诗,特别是古体诗词,基本上都只能在小圈子里流传,大众接受了快餐文化,已经很难有耐心了。

写的非常好啊。 你的功底不错的。

肩痛前,咱練了近三年 —

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


濁水溪變清了 有大事發生?

南投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7年2月3日 上午5:50

如17世紀中鄭成功趕走荷蘭人、
1945年日本戰敗離台,
及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前夕,

濁水溪都曾經變清;

春節連假,信義鄉濁水溪主流溪水突然清澈得像日月潭水,附近部落居民納悶:新總統才剛上任,到底還能發生什麼事?

— 大众接受了快餐文化,已经很难有耐心了。 —

昨日下午和一舊識 電話談後,和舊識的網訊上 有貼這首歌:

鄧麗君-只要你心裡有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RQ7ie7Dfgc

覺得也是不錯。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7-2-3 09:51 PM 編輯

吃完午饭,把高启的七律梅花写了一下:

c01.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