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你是想说莘莘吧?

喔,不是想说莘莘。

是想說 曾經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小葆 怎麼說。

現在的心境,還在回憶 一些老人 嘆羅成 之話語 時。 不想说莘莘。

嘆羅成

你有個表兄叫秦叔寶啊 武藝交換你暗藏奸

你有那五虎斷門槍三路 有絕技你不傳

準備著將來把臉翻 你詭計多端心不正啊

減去你擋的壽命整十年啊

那程咬金是你結拜的盟兄長 你不該打他一頓拳

你打兄長犯下了罪 減去你擋的壽命整十年啊

還有那二賢莊的單雄信 滴血淋盆拜金鑾

瑣五龍你監斬殺死了單雄信哪唉 減去你擋的壽命整十年啊



你兒子的妻待你子的情意長 花言巧語你把子瞞哪

藥酒殺兒子的妻你心腸狠 減去你擋的壽命整十年啊



如今你擋的心眼太偏 中了人家的計連環

撥馬就攆入淤泥河 阿綠阿讀拉弓用箭穿

只見那射他一百單三箭 七十二箭染黃泉

渾身射成篩子底 白盔白甲血染全

唉 唉 唉 以後誰轉白袍保你擋的江山


以上話語,怕 讓 雪景 不美 。特立 一帖 回答。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會說: 鄭伯克段於鄢 ? 不會的。

鄭伯克段於鄢 《穀梁傳》

克者何?能也。

何能也?能殺也。

何以不言殺?見段之有徒眾也。

段,鄭伯弟也。

何以知其為弟也?殺世子、母弟,目君,以其目君,知其為弟也。

段,弟也而弗謂弟;公子也而弗謂公子,貶之也,段失子弟之道矣。

賤段而甚鄭伯也。

何甚乎鄭伯?甚鄭伯之處心積慮,成於殺也。

于鄢,遠也。

猶曰取之其母之懷中而殺之雲爾,甚之也。

然則為鄭伯者,宜奈何?

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會說: 鄭伯克段於鄢 ? 不會的。

鄭伯克段於鄢《公羊傳》

克之者何?殺之也。

殺之則曷為謂之克?大鄭伯之惡也。

曷為大鄭伯之惡?母欲立之,己殺之,如勿與而已矣。

段者何?鄭伯之弟也。

何以不稱弟?當國也。

其地何?當國也。

齊人殺無知何以不地?在內也。

在內雖當國不地也。

不當國雖在外亦不地也。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會說: 鄭伯克段於鄢 ? 不會的。

鄭伯克段於鄢《左傳》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

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

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于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

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

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

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

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

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

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

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

公曰:“無庸,將自及。”

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於廩延。

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

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

公聞其期,曰:“可矣!”

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

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書曰:“鄭伯克段于鄢。”

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

不言出奔,難之也。

遂寘姜氏於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

既而悔之。

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

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

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

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

公語之故,且告之悔。

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

公從之。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

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

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

《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會說: 鄭伯克段於鄢 ? 不會的。

鄭莊公共叔段

隱元年 鄭武公 娶于申 曰武姜 生莊公及共叔段 莊公寤生 驚姜氏 遂惡之

愛共叔段 欲立之 亟請于武公 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 為之請制 公曰制岩 邑也 虢叔死焉 他邑惟命 請京 使居之謂之京城太叔

祭仲曰 都城過百雉 國之害也 先王之制 大都不過參國之一 中五之一 小九之一

今京不度 非制也 君將不堪 不如早為之 所無使滋蔓 蔓難圖也 蔓草猶不可除 況君之寵弟乎

公曰 多行不義必自斃 子姑待之 既而太叔 命西鄙北鄙貳于己

公子呂曰 國不堪貳 君將若之何 欲與太叔臣 請事之 若弗與則請除之 無生民心

公曰無庸將自及 太叔又收貳 以為己邑 至於廩延

子封曰 可矣 厚將得眾

公曰 不義不昵 厚將崩

太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 將襲鄭 夫人將啟之
公聞其期曰 可矣 命子封帥車二百乘 以伐京 京叛太叔段 段入于鄢 公伐諸鄢

太叔出奔共 書曰 鄭伯克段于鄢 段不弟 故不言弟 如二君故曰克


釣者負魚 魚何負於釣 獵者負獸 獸何負于獵 莊公負叔段 叔段何負于莊公

且為鉤餌以誘魚者釣也 為陷穽以誘獸者獵也 不責釣者而責魚之吞餌

不責獵者而責獸之投穽 天下寧有是耶 莊公雄猜隂狠 視同氣如寇讎 而欲必致之死

故匿其機 而使之狎肆其欲 而使之放養其惡 而使之成甲兵之強 卒乗之富

莊公之鉤餌也 百雉之城兩鄙之地 莊公之陷穽也 彼叔段之防頑不靈 魚耳獸耳

豈有見鉤餌而不吞 過陷穽而不投者哉 導之以逆而反誅其逆 教之以叛而反討其叛

莊公之用心亦險矣

莊公之心以為 亟治之則其惡未顯 人必不服緩 治之則其惡已暴 人必無辭

其如不聞者 蓋將多叔段之罪而斃之也

殊不知叔段之惡日長 而莊公之惡與之俱長 叔段之罪日深 而莊公之罪與之俱深

人徒見莊公欲殺一叔段而已 吾獨以謂封京之後 伐鄢之前 其處心積慮 曷嘗須臾而忘叔段哉

苟興一念是殺一弟也 苟興百念是殺百弟也 由初及末其殺段之念殆不可千萬計

是亦殺千萬弟而不可計也

一人之身殺其同氣至於千萬 而不可計 天所不覆 地所不載 飜四海之波亦不足以湔其惡矣

莊公之罪 顧不大於叔段耶 吾嘗反覆考之 然後知莊公之心 天下之至險也

祭仲之徒 不識其機 反諌其都城過制 不知莊公正欲其過制

諫其厚將得眾 不知莊公正欲其得眾 是舉朝之卿大夫皆墮其計中矣

鄭之詩人不識其機 反刺其不勝其母 以害其弟

詩鄭國風 將仲子刺莊公也 不勝其母 以害其弟 弟叔失道而公弗制 祭仲諫而公弗聽

小不忍以致大亂焉

不知莊公正欲得不勝其母之名 刺其小不忍以致大亂

不知莊公正欲得小不忍之名 是舉國之人皆墮其計中矣

舉朝墮其計 舉國墮其計 莊公之機心猶未已也

魯隱公十一年 莊公封許叔 而曰 寡人有弟 不能和協 而使糊其口于四方 況能久有許乎

隱十一年 夏防鄭伯于邾 謀伐許也 秋遂入許 鄭伯乃使許大夫 百里奉許叔以居東

偏曰 天禍許國 鬼神實不逞于許君 而假手於我寡人 寡人惟是一二 父兄不能供億 其敢以許自為功乎

寡人有弟不能和協 而使糊其口于四方 況能久有許乎 吾子其奉許叔 以撫柔此民也

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有禮 其為此言 是莊公欲以欺天下也

隱元年 鄭伯克段于鄢 遂寘姜氏於城潁 而誓之曰 不及黃泉無相見也 既而悔之 潁考叔聞之 有獻于公 公賜之食 食舍肉 公問之 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 未嘗君之羮請以遺之

公曰 爾有母遺 繄我獨無 潁考叔曰 敢問何謂也 公語之故且告之悔

對曰 君何患焉 若闕地及泉 隧而相見 其誰曰 不然

公從之 公入而賦

大隧之中 其樂也融融

姜出而賦

大隧之外 其樂也泄泄 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 潁考叔純孝也 愛其母 施及莊公 詩曰 孝子不匱 永錫爾類 其是之謂乎

物之逆其天者 其終必還 凡出於自然而莫知其所以然者 天也

羽之浮 石之沈 矢之直 蓬之曲 土之止 水之動 自古固然 而不可加損 庸非天乎

苟以人力勝之 則羽可積而沈也 石可載而浮也 矢可揉而曲也 蓬可扶而直也

土可墾而動也 水可壅而止也 人力旣窮 則未有不復其初者焉

不積之 則羽還其天而浮矣 不載之則石還其天而沈矣

不揉之 則矢還其天而直矣 不扶之則蓬還其天而曲矣

止者土之天也 墾者窮則土之止 固自若也

動者水之天也 壅者窮則水之動固自若也

有限之力豈能勝無窮之天也耶

子之于父母夭也 雖天下之大惡 其天未嘗不存也

莊公怒其弟而上及其母

囚之城穎 絶滅天理 居之不疑 觀其黃泉之盟 終其身而無可移之理矣

居無幾何而遽悔焉 是悔也 果安從而生哉

蓋莊公自絶天理 天理不絶 莊公一朝之忿 赫然勃然

若可以勝夭然忿戾之時 天理初無一朝之損也 特暫為血氣所蔽耳

血氣之忿 猶溝滄焉 朝而盈 夕而涸 而天理則與乾坤周流而不息也

忿心稍衰 愛親之念油然 自還而不能已 彼穎考叔 特迎其欲 還之端 而發之耳

其于莊公之天理 初無一毫之增也 考叔之見莊公 不感之 以言而感之

以物不感之 以物而感之 以天愛其母者 莊公之與考叔同一心也

同一心 是同一天也

其啜羮 其舎肉 其遺母 皆天理之發見者也

考叔以天示之 莊公以天受之 故不下席之間 回滔天之惡

為蓋世之善 是豈聲音笑貌 能為哉 惜夫考叔得其體 而不得其用 故亦不能無遺憾焉

方莊公語考叔 以誓母之故

考叔盍告之曰醉 之所言醒必不踐 狂之所行 瘳必不為 旣醒而猶踐之

則其醉必未醒也 旣瘳而猶為之 則其狂必未瘳也

君之誓母之辭未悔 則必以為是

旣悔則必知其非 知其非而憚改焉“ 是猶未悔也 是猶以為是也

莊公苟聞此言 則其私情邪念冰泮雪消 而無複存者矣

考叔乃曲為之說 俾莊公闕地及泉 陷於文過飾非之地

莊公天理方開 而考叔遽以人欲蔽之 可勝歎哉

不特蔽莊公之天理 當考叔發闕地及泉之言

考叔胷中之天理所存 亦無幾矣 故開莊公之天理者 考叔也

蔽莊公之天理者 亦考叔也

向若莊公幸而遇孔孟 乗一念之悔 廣其天理而大之 六通四辟 上不失為虞舜 下不失為曾參

史記 虞舜 父頑 母嚚 弟敖 皆欲殺舜 舜不失子道 兄弟孝慈 二十以孝聞

家語 曾參志存孝道 後母遇之無恩 供養不衰

豈止為鄭之莊公哉 惜夫莊公之不遇孔孟 而遇考叔也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會說: 經曰: ? 不會的。

經曰:

古者,鄰國烽煙相望,雞犬相聞,而足跡不接于諸侯之境,車軌不結於千里之外,以道存生,以德安形,人樂其居。

後世澆風起而淳樸散,權智用而譎詐生,鄰國往來用間諜;縱橫之事,用檃括之人矣。

徐守仁義,社稷邱墟。

魯尊儒墨,宗廟泯滅。

非達奧知微,不能禦敵;不勞心苦思,不能原事;不悉見情偽,不能成名;材智不明,不能用兵;忠實不真,不能知人。

是以,鬼谷先生述〈捭闔、〈揣摩、〈飛箝、〈抵巇之篇,以教蘇秦、張儀遊說於六國而探諸侯之心,於是術行焉!夫

用探心之術者,先以道德、仁義、禮樂、忠信、詩書、經傳、子史、謀略、成敗渾而雜說。

包而羅之,澄其心,靜其志,伺人之情,有所愛惡、去就。

從欲而攻之,陰慮陽發,此虛言而往,彼實心而來,因其心,察其容,聽其聲,考其辭。

言不合者,反而求之,其應必出。

既得其心,反射其意,符應不失,契合無二,膠而漆之,無使反復。

如養由之操弓、逢蒙之挾矢,百發無不中正,猶設罝罘,以罹魚兔,張其會,磔其腰,脅其虛,必沖綱而掛目,亦奚有孑遺哉!

夫探仁人之心,必以信,勿以財;

探勇士之心,必以義,勿以懼;

探智士之心,必以忠,勿以欺;

探愚人之心,必以蔽,勿以明;

探不肖之心,必以懼,勿以常;

探好財之心,必以賄,勿以廉。

夫與智者言,依于博,智有涯而博無涯,則智不可以測博;

與博者言,依於辨,博師古而辨應,今則不可以應辨。

與貴者言,依於勢,貴位高而勢制高,則位不可以禁勢。

與富者言,依于物,富積財而物可寶,則財不足以易寶。

與貧者言,依於利,貧匱乏而利豐贍,則乏不可以賙豐。

與賤者言,依於謙,賤人下而謙降下,則賤不可以語謙。

與勇者言,依於敢,勇不懼而敢剛毅,則勇不可以懾剛。

與愚者言,依於銳,愚質樸而銳聰明,則樸不可以察聰。

此八者,皆本同其道,而末異其表。

同其道,人所欲聽;異其表,聽而不曉。

如此,則不測淺、不測深,吾得出無間、入無朕,獨往而獨來,或縱而或橫;如偃枯草,使東而東,使西而西;如引停水決之則流;壅之則止,謀何患乎不從哉!

夫道貴制人、不貴制於人。

制人者,握權;制於人者,遵命也。制人之術,避人之長,攻人之短;見己之所長,蔽己之所短。

故獸之動,必先爪牙;禽之動,必先觜距;螫蟲之動,必以毒;介蟲之動,必以甲。

夫鳥獸蟲豸,尚用所長以制物,況其智者乎!

夫人好說道德者,必以仁義折之;

好言儒墨者,必以縱橫禦之;

好談法律者,必以權術挫之。

必乘其始、合其終、摧其牙、落其角,無使出吾之右。

徐以慶吊之言,憂喜其心,使其神不得為心之主。

長生、安樂、富貴、尊榮、聲色、喜說,慶言也;

死亡、憂患、貧賤、苦辱、刑戮、誅罰,吊言也。

與貴者談,言吊則悲;與賤者談,言慶則悅。

將其心,迎其意,或慶或吊,以惑其志,情變於內者,形變于外,常以所見而觀其所隱,所謂測隱探心之術也。

雖有先王之道,聖智之術而無此者,不足以成伯王之業也。

當小葆遇見小阿綠 曾經怎麼說:

慢慢回憶中,補眠先。

本帖最後由 梧葆 於 2016-1-30 03:45 AM 編輯

彰化 八卦山 大佛

彰化縣東北方八卦山半山腰, 一尊盤坐於4公尺高蓮花座上的釋迦牟尼佛,總體高約23公尺 。

現在的八卦山大佛,原址乃毀於陳周全事件戰火中的「鎮番亭」。

在嘉慶年間,清官府在此地又蓋了「定軍寨」做守城要地,歷經戴潮春事件後曾整修過一次。

乙未戰爭中,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死於炮擊,之後日本人在1914年拆除定軍寨,僅留下一面牆,並於此地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殿下紀念碑」。

台灣光復之後,國民政府又拆除了能久親王紀念碑。

之後,在1956年3月4日於能久親王紀念碑之原址動土開工。

1959年8月,因彰化地區遭受到八七水災的肆虐而暫時停工。直到1960年5月才又成立了「財團法人彰化八卦山風景協建會」,繼續興建 。

1964年前後,因外祖母和舅舅阿姨等人,在823之後來台,曾在員林擺攤,夏賣冰水,冬賣羊肉爐,去過員林,在大佛之內遊玩過。


在網上查,八卦山有人傳授 八卦掌。

看了。應該是 陳泮嶺 和 姜容樵 的傳承 。

兩岸開放後,有老人回來說:聽說抗美援朝時,姜容樵先生又親送其三個兒子赴朝參戰,全戰亡,哭到眼瞎。有老人回來說: 聽說年青時練形意拳時,震腳太過,眼瞎。特別提醒,練形意拳時,不可練震腳。

八卦山的是 姜容樵 解放後 新傳的,沒學過。
陳泮嶺 學了 單換掌,雙換掌,順式掌。


以上 是 突然 想到 有一次 洞庭老師問:在什麼地方學習拳法,不知怎的就想起以上的事。

再想到 八卦山 傳授的 八卦掌 – 其師傳 是 王樹金。

王樹金。 王樹金 乃當年一貫道某師 之貼身護衛。


想起小學三年級,聽一人說:來,小朋友,健素糖給你吃,聽俺講道理,做人要有品德。

—儒教是佛教的根本 — 紅花白藕青荷葉 三教原來是一家 — 三陽期

嗯!還記得說了 ,袁崇煥因誅殺毛文龍,是明朝滅亡的罪人。

不久,那一人不見了。聽人說政府抓了鴨蛋教的組織。

和老人學拳時,不知誰傳了一招薛顛之拳招,那年陽明山下雪,一路練一路走上陽明山。

一老人知道了,非常生氣。

說: 要 脈脈純清 不要 諸脈混雜 。

寧要十濁一清 不可十清一濁。

背四書外,加背 春秋 - 加背三傳 - 加看東萊博議 。

這印象很深刻。


是的,閏八月之前。遇阿讀時,都如此回答。

鄭伯克段於鄢

兩岸之爭,是兄弟之爭,站在大義,立於廣大人民的心,就能成功。

想要作 自了漢,要看廣大人民的心是否答應。


閏八月之後。阿讀之勢日盛,遇阿讀時,如此回答: 咱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漢人,桶讀啊是你們漢人之爭,咱要躲起來先。

壞了,想不得罪兩邊,結果兩邊都得罪了。 這在二十年前就知道了。

世間似有兩軍對敵,即是善與惡,我必定心處於一方,不能中間站。

重新學習 重新學習

二十多年前此岸,問一屋 ,115。 喔!回去想一想。
隔幾天問,125。 啊!回去想一想。
隔幾天問,135。 啊!回去想一想。
隔一小時再去談 啊!175萬被買走了。


一般買菜
100 對 70 。 不行
90 對 80 。 不行
85 對 85 。 成交


十多年前去彼岸,一條街上,看一物不錯,問100元。
貴了些,再走幾步,問80 元。
喔! 再走幾步,問60 元。
再走幾步, — 最後 10 元。


就有人想,有點讀,你讓利。再多讀,再多讓利。
再更讀,過底線了。

要翻臉了。 這樣好嗎?

講價的方式很重要的。 上上下下。漲漲跌跌。 零基重新開價


1加1 等於 ?

用1 投資 開間 銀行 存款乘數 = 1 / 法定存款準備金率 - 翻倍 。
存款準備率 與M2 之間是有關係的,對吧。

貸出之 每1 投資 於某一公司

累積投票制下 則能取得 某一公司之一董事 控制權 。

用1 投資 開間 銀行控股公司

則 透過 — 金融業跨業整合 在 現貨 期貨 期權 交換 —

來來去去 最後 1加1 會不會 等於 或大於 = 150


一公司要在彼岸投資。原想和一地談 出錢出技術,彼岸出地。股份各分一半。

另一地 說: 錢咱出一半,出地。 汝出一半錢,出技術。股份各分一半。

另一地 說: 咱免費出地。 汝出錢,出技術。股份都是汝的。

另一地 說: 咱免費出地。 咱貸款給汝。汝出技術。股份都是汝的。

更過分的一地 說: 咱免費出地。 咱貸款給汝。汝出技術。股份都是汝的。
咱讓女人的褲帶鬆一鬆。


曲阜孔廟旁要蓋教會。 - 那可不可以在美地幾基督教區城蓋間 孔廟。


每地打 諾瑞加 – 販毒。 打 海珊 – 化武。 打 格達費 ----

宣傳多好啊! 有說 維護 核心利益。 沒有 - 維護 世界 和平 人權。


此岸買夏普 出四倍 日本不賣。彼岸 到美國買新科技,美國不賣。

彼岸賣東西到美國 拿到白條 - 美鈔 美債 股票 — 技術不好 匯率 利率 股票 日債 歐債 。似乎少少有勝。

搞 滬港通 5000多 變2000多。 搞 TRF ,傷了一大群。

彼岸 這方面的技術似乎還不行 — 還是有人在下大棋?


WTO正式成立前就跟著開始學 等好多年, 9兩個1那年,看彼岸又談不成。嘆口氣,再等吧!怪?成了。

EU開始學是在1993年前。

隔了 二十多年 有亞投 了。也算不錯,


彼岸說: 全中國人民都笑了。 — 一些臺灣網上的 也跟著就笑了。

火炮、坦克是有看到的,飛機也是有看到的,可船卻是沒看到幾艘。

中間的海那樣寬,火炮、坦克游過來? 飛機降下來?

弄幾張百艦、千艦的菱陣圖,大家看看。這樣就比較可能和平的都笑了。— 而不是譏笑。


以我為主,為我所用。 — 這不是小弟的人生觀。

相互幫助,相互檢點求進步。 — 才是。

心里有些怨言,总得发泄。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6-2-2 03:10 AM 編輯

[quote=“system”, post: 9, topic: 4044]
遊客 1.161.175.x 發表於 2016-1-30 04:36 PM
二十多年前此岸,問一屋 ,115。 喔!回去想一想。
隔幾天問,125。 啊!回去想一想。
隔幾天問,135。 啊! …[/quote]

彼岸說: 全中國人民都笑了。 — 一些臺灣網上的 也跟著就笑了。

火炮、坦克是有看到的,飛機也是有看到的,可船卻是沒看到幾艘。

中間的海那樣寬,火炮、坦克游過來? 飛機降下來?

弄幾張百艦、千艦的菱陣圖,大家看看。這樣就比較可能和平的都笑了。— 而不是譏笑。

这事,说说笑笑可以,我猜还是有底线的。

如果真有人想踩底线,两岸老百姓都没好日子过。。。

從上個月20日開始防毒軟體不斷顯示攔截病毒通知。

到30日最高峰,當日三頁滿滿,不止50 個。

打字時,Word自動關閉。數篇文字打到一半,來不及存就沒了。

有一來源之尾二字HK。 會自動關閉Word。

有一來源之前二字VD。會顯示攔截病毒通知。一網址是一大學生之網,罵了幾句。
不想,有前二字VD之網址,皆易出現攔截病毒通知,想來該地被攻占而不自知。

打一行,存一行。先貼這些了。

唉! 又一顆滑鼠。 —

哈! 這是什麼病毒呢?

滑鼠和瑩幕都不能動。

強迫關機,滑鼠和瑩幕又都不能動。

再強迫關機,把以前中毒過的滑鼠,再拿出來試。

成。

這是強迫滑鼠休息的病毒啊!

感恩喔!

总觉得电脑没有那么多问题的,不会真的都是病毒的影响吧?

我工作的电脑中过招(从EMAIL中来的),家里私人电脑从来没有过。

也不知是不是,防毒這樣顯示:

22 122.JPG

有时后,这些所谓的 “拦截软件”,才是真正的病毒。

其实现在windows有自己的防毒软件,用微软自己的就行了,还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