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相机生活写生——剥香蕉的差别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2-12-12 12:16 PM 編輯

这香蕉,我都吃了五十多年了。小时候被大人喂,香蕉是怎么个剥法,我不知道。打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我总是用相同的方式剥香蕉:

接过香蕉,左手拿住香蕉柄的那一段,尖头朝上:

121212 bananaas.jpg

右手从尖头上开始,掐开,剥香蕉皮成为三瓣或者四瓣:

121212 bananabs.jpg

多少年如一日,我一直是这样剥香蕉的,从来没换过别的方式,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用不同的方式剥香蕉。直到有一天。。。

两星期前,我在电脑上打字,木匠婆拿着一根香蕉过来给我,我敲着键盘,没有接。木匠婆就站一边将香蕉先撕开了,等我打完字,递给我。

我加接过来,也没有多看,就咬了一口。

觉得不对劲。说不上有什么不对,反正就觉得不对劲。

仔细看看,哦,木匠婆剥香蕉的方向,正好和我相反。她居然从香蕉柄那一头剥起。

我说:你怎么剥这一头啊?剥错头了。木匠婆说:错你个鬼,我一直都是这样剥香蕉的!

木匠婆原来和我剥香蕉的方向全然相反。我这么这么地剥了五十年;人家木匠婆也那么那么地剥了五十年啊。

再问我家大天才小天才,俩天才也是和他们的妈妈一样,从香蕉柄那一头剥起。

在我们这个家,我是异类哈。

:handshake:handshake:handshake:handshak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A1MDI4NTQ0/v.swf

这个好!糟木匠从此不再孤独,所以老子说了:德不孤,必有邻!。

连猴子都这么剥香蕉,今天晚上,我要给全家人上一课。真理,有时候就是在少数人手上的。

谢谢提供如此重要的信息。

本帖最後由 过路客 於 2012-12-12 06:07 PM 編輯

[
动物实验:lol

[yt]sf-yWxPmGVU[/yt]

[yt]pYvJWj5QQuc[/yt]

我差一点都动摇了,打算跟着木匠婆和俩天才的方法改变剥香蕉的方式。

猴子的剥发,无疑是最正确最自然的方式。谢谢你及时地提供了这些资料。

不改了,坚决不改了!

我和你一样,坚定不移,不过,我老婆和你老婆一样。据说理论的根据就是 因为正确的方法可以让香蕉剥完的时候没有那些剩余的皮....就是那些一条条的东西。

理论根据之二

http://lehuo.taobao.com/article_detail.htm?article_id=14408

香蕉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水果了,可剥香蕉的方法都一样的吗?很多人会选择有多余出来的那头去剥,其实在另一头有黑色点点方向剥皮才是最容易剥的。
工具/原料:香蕉
步骤方法
第一步:我们先准备一个香蕉。

第二步:我们选择香蕉的这一头。

第三步:直接用食指和拇指去撕开。

第四步:这时候那个黑色头被撕破了。

第五步:其余的也就更加容易撕开啦。

所以啊,不读书不看新闻不行啊。没事知识的穷孩子,手上拿着一块黄金还嫌重,给他一大片切糕他嫌硬。。。为了挽救天下没有知识的穷孩子,所以培根说了,知识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强强!

没有知识很惨。像木匠哈,真理已经在手中了,还不知道自己就把握着真理,还差一点动摇了。真没想到,剥香蕉这事,人家都已经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

昨天为了教育大天才,我把他叫过来看了这些视频。木卫一居然说,猴子的剥法(也是木匠的一贯剥法)其实不好。香蕉尖上有一块不好。靠柄的哪一点就没有不好的。所以剥香蕉剥柄那一段,就是会思维的人和没有思想的猴子之间的区别。从柄端剥起,尖上的那一点点不吃,留在皮里一起扔掉。。。

咦,大天才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不行不行,木匠又要动摇了。

还没吃过切糕,人家莫言都吃过切糕了。。。

b1.jpg

亏你想得出来找个视频,哈哈~

我也是从柄的那端剥起,大多情况下我从一串香蕉中撕下一只香蕉时,往往会将柄的一端的香蕉皮撕去一缕,所以香蕉柄依旧在一串香蕉上。

本帖最後由 过路客 於 2012-12-13 10:32 AM 編輯

坚定不移!习总都说了,不要走邪路。

You can also peel from the blossom (non-stem) end like a monkey. Breaking the dry blossom end scar requires less force and mashes the banana less than bending apart the tough stem end. It also usually leads to less “banana strings” and you can use the stalk as a handle as you eat all the way to that end. Pinch just behind the blossom end scar to break it apart, then peel bits of it downward. A tiny part of the firm, unappetizing blossom end scar may remain on the fruit. You might want to discard it.

其实主要的差别就是好拿不好拿和对香蕉瑕疵敏感不敏感的感觉, 有的人喜欢有个拌好拿,就习惯地从无伴头开始剥起, 吃的时候不太注意细微的质量差别, 性格上比较粗放大气。有的人喜欢从有柄头开始剥起,吃的时候比较注意细微的品质上的差别, 性格上比较细腻仔细。

所以,在公司,你当老板, 在家你当老大!

我也是和你剥香蕉方法一样,觉得从顶端方便,从柄这里剥怎么好拿呢?方便使用就没错吧。你最后还是跟着木匠婆学了嘛,不必吧!这也算事吗?木匠太搞笑了哦!草莓

好,那就不学,我其实也改不了的,好像已经在心理层面上都已经称为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