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鸭向我扑过来

下过一场雪,随後的几天都很冷。

我停好车相机还没有架好,一群野鹅野鸭以为是带着食物的游客来了,扑拉扑拉地飞过来。急忙中两秒中打开了电源揭开了镜头盖,四秒中之内连拍五张照片,纪录下了野鸭向我扑来的气势。

母野鸭用长长的扁嘴在我手掌中戳了几下,没有食物,大概有点失望,期望我能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什么食物来。我腰间的袋里只有镜头和摄影附件,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很内疚,伸手摸摸野鸭,母野鸭温顺地爬下,轻轻地呷呷几声,这一呷不要紧,周围的好多野鸭大雁(野鹅)以为母野鸭讨到什么吃地东西了,一哄而上,我很惭愧,只好落荒而走。

看到电视里猎人打野鸭用模仿野鸭的叫声招来野鸭,不用啊,冬天下雪的时候,你只要给吃的东西,野鸭自己就往你身上撞。

以下就是5秒钟内连续拍摄的4张照片。

_DSC2730s.jpg

_DSC2731s.jpg

_DSC2732s.jpg

_DSC2733s.jpg

_DSC2734s.jpg

好像跟家鸭没区别

[

有差别,差别有三:

1。毛色:家鸭跟人住,大概瞧着电视上男女主持人一会儿换一套衣服,家鸭的毛色多种多样;野鸭比较朴实,衣服就两件,男一件,女一件,基本上是永不更换。

2。飞行:野鸭能长途飞行,家鸭不会飞。

3。孵蛋:野鸭会孵蛋,家鸭给惯的,只管交配生育,不管孵养。在乡下,家鸭孵养小鸭的事儿都是交给它家亲戚老母鸡去做的。


[ 本帖最后由 糟木匠 于 2007-2-19 07:23 AM 编辑 ]
_DSC3004s.jpg

作芷江鸭肯定好吃。

[

昨天上百只(没数,肯定还不止)团团把我围住,戳我的手讨东西吃呢,摸摸毛就乖乖地趴下。

夏天野鸭没这么乖,夏天的时候好像有点怕人。


“很内疚,伸手摸摸野鸭,母野鸭温顺地爬下,轻轻地呷呷几声,这一呷不要紧,周围的好多野鸭大雁(野鹅)以为母野鸭讨到什么吃地东西了,一哄而上,我很惭愧,只好落荒而走”,看到木匠老师的话,想起来我前些日子也去一处拍飞鸟,碰到有麻鸭(很像木匠老师拍到的),我小心再小心,结果它们还是非常机警,老远就飞跑了,既使我用300的长焦,也不能拍到如意的画面,想必是因为它们是被人打怕了,,,

[

如果常被人打,老远就要跑走了。

在加拿大,没有人会抓这些小动物。即使不抓它们,一般说来它们还是小心翼翼地和人保持距离。

大雪之後,水面上又结冰了,水鸟肚子饿了想要东西吃,胆才大了起来。

幼鸟不怎么怕人,一次碰到几只乳海鸥,我拨弄着玩,老鸟在边上盘旋,厉声地叫,大概是威胁我,要我走开。




而且排隊成列 , 大概就叫做雁了 .

台灣沒有這種會飛的鴨子 , 但有別種候鳥過境 .

每次過境 , 電視總會大大報導一番 , 接著就會有一大堆人跑去賞鳥 .



美國加拿大 , 如果不是白人去移民 , 而是華人去移民 , 那些動物大概早吃光啦 .

[

野鸭不是大雁,大雁是野鹅。

加拿大人大多没有野鹅和家鹅的概念。我们常说的家鹅,加拿大人叫白鹅,中国的白鹅有家白鹅,也有野白鹅。过去我认为是两种物种,因为家白鹅不会飞,野白鹅会飞。到了加拿大,老是拍鸟才明白了,其实会飞不会飞,是随环境变化的。

普通白鹅个子不小,比鸭子大很多,可是比起白天鹅来,那是小个子。白天鹅的个子真大,脖子一抬有个子较小的人那么高。

麻褐色毛的野鹅就是大雁。加拿大野鹅是大雁的一种。很多加拿大野鹅已经不远途飞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