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坏男孩”家具公司和多伦多的老市长

老木匠所在的公司对面,就是多伦多“坏男孩”家具公司的仓库。

多伦多的老市长,他的名字很好记--最後的男人--Lastman。读音是:拉史-曼,跟着老木匠一起读,拉史,曼;拉史,曼。对了,拉史後面稍微停顿一下。

老市长拉史曼是就是这家“坏男孩”家具公司的的老东家。大老板之类的有钱人当市长,这在西方社会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话说这家坏男孩公司的一位老老年前的女性旧雇员,有一位普通工人的丈夫,有三个成年的孩子。2002年这女人生了一个比较严重的病,有一天把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叫到身边,悄悄地对他说: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不不不。。。当然不是。。。。记住,市长拉史曼就是你的父亲,你是拉史曼的儿子。

DSCN1161s.JPG

拉史曼是一位口碑非常好的老市长。消息在媒体上一曝光,整个多伦多都热闹起来了。

老市长拉史曼说,他不能说不认识他的旧雇员,他不明白他的旧雇员为什么会指控他。他说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些事情他的确说不清楚了。

三兄弟中的另外一个,经过反复推敲,认定自己也是拉史曼的儿子,一个变成了两个。

媒体问那女人的丈夫,你的孩子中,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和拉史曼有关?那丈夫说:这话真说不清楚,极有可能三个孩子都是拉史曼的。

热闹了好一阵。从法律上,老市长从十多年前上任市长後,公司的经营早已交给自己的婚生儿子了。从法律规则上说来,虽然他的家庭一直富有,但是从当了多年政客的老市长个人身上却刮不出什么油水。

这件事闹腾了一年多。一年多以後,老市长任期满了,不再连任,故事的结尾也就不了了之了。最後怎么样了?多伦多没有几个人会关心,知道故事结尾的人不会有很多。

可能是真的,但當都選擇不說了,為什麼最後還是要說出來呢…

[

做官的人,有的很张扬,有的不张扬。

水浒里这么写:那宋江当上官吏以後,就写了脱离家庭和家人完全分开互不相干的文字结具。为的是防备以後一旦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不至于连累到家人。

西方很多政客也是这样。

那位拉史曼市长,估计在走上政客的地毡之时,就已经把公司的财产妥善处理了,他自己分得的一份,在历次竞选中,从帐面上已经花销得干干净净。从法律从上可以很清楚的证明,他除了当市长的薪水,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他的家族很富,甚至他的太太可能有很多积蓄,但都可以明明白白地证明那些钱与他无关。

很多政客都这么做。拉史曼不一定是防备指控他的那一家人。

事情发生了以後,那家的丈夫很少发言,三个儿子中的两个闹得很厉害。

那位母亲大多时候说的话都含含糊糊不知所云。反复听她说的是,怀下的的确是拉史曼的儿子,这么多年来,把孩子养大,受尽了艰辛。。。

两个儿子觉得自己也是拉史曼的儿子,却在这么穷的景况中长大,认为拉史曼应该尽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坏男孩”的资产应该重新划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母亲一路艰辛走过来,应该得到补偿。

最後,估计最後终结到钱上面。拉史曼从法律的角度上看来帐面上的确没钱,当然也就不了了之。


[ 本帖最后由 糟木匠 于 2006-11-24 08:24 AM 编辑 ]

關於西方人這種婚生私生的話題 , 俺倒想起一個笑話 .


一個美國人和一個法國人聊天 .
法國人為了譏笑美國歷史短 , 就說 : “美國人回憶他們祖先的時候 , 只能想到他們祖父這一代就截止啦” .
美國人反唇相譏曰 :“法國人沒事的時候 , 總要拼命的去想想 , 他的父親究竟是誰”

[

我这个故事主要是说都是钱在捣乱。有了钱,大家吵啊,打啊。没有钱,不吵了,也不打了。

消灭罪恶,照理说把钱消灭掉就行了。听说柬埔寨就消灭过钱,可是,把钱消灭了,罪恶更多。

[ 本帖最后由 糟木匠 于 2006-11-25 10:47 AM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