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青梅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0-4-3 03:51 PM 編輯

2008-07-23

前注:我的标题为“黄杏青梅”,意思是从杏子到梅子。

蔷薇科李属的小果子中,有好几百种近似的果子吧。这几百种果子在中文中被粗略地分为杏子李子梅子,而在英语中完全是一锅糊糊。杏子李子梅子彼此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在一处叫李子的,可能在另一处被叫成杏子。做话梅的梅子相当小,市场上的甜梅相当大。换一句话说,两地两种不同的梅子之间的差异或许并不比李子和杏子之间的差异来得大。

网络上互动百科中关于杏子李子梅子是这样说的:“在西方,常把梅、李和杏而混淆,常以“plum”一词翻译梅,但此字实为李,其正式名称多称作“Japanese apricot”或“ume”,ume是梅在日语中的发音,据传这是因为梅是从日本介绍到西方的。”

说实话,我很讨厌,中国文化中几千年的东西,一扯就扯到日本去了。


很惭愧虽然在中国长大,很多水果从来都没见过。比如什么是李子,到现在我仍旧不大清楚。猜想着,李子应该是近乎黄杏和青梅之间的一种水果吧。

我家左邻也像我家一样有一架葡萄,葡萄架下还有草莓;我家右邻有一株樱桃树。

我家背靠背的後邻厉害,家中不仅有樱桃树,还有一棵青梅树和一棵黄杏树。

杏树比较好认,在乡下的时候就牢牢地记住了杏子的模样。那时邻近知青点有个女孩姓黄单名一个杏字,眼睛长得特别圆。对着她的大眼睛好几回我都会不自觉地多看两眼。大家叫她灯笼,我也跟着别人叫她灯笼。其实我很想把她叫做杏子——杏眼圆睁的意思。我跟着别人叫她灯笼,是故意对她漂亮的眼睛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调侃一下。其实我的调侃很虚伪,因为直到现在我还常常会想起黄杏的那张好看的脸——特别是眼睛。

c1.jpg

(後邻家的杏树,2008。镜头:适马80-400mm/F4.5-5.6)

杏树的叶子也很圆。


我一直认为,北方无梅,到了多伦多我才知道不对。多伦多就有青梅树,我家後邻的这棵树每年都结很多果。

c2.jpg

c2.jpg
(後邻家青梅树,2008。镜头:适马80-400mm/F4.5-5.6)

梅子和杏子差不多大,叶片稍显狭窄。

年轻时我呆过的石板河村有个女孩叫青梅,和她妈妈一样是山村教师。她定下的女婿伢子第一次上门到她家时请我去陪过客人。那天不知怎么地我突然有个念头,以後我要找老婆,一定要找一个长得像青梅那样的。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一直把梅子叫做青梅。青梅成熟後微带黄色,我仍旧称之为青梅,至今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