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幹啥

本來這標題是要取名為 “所為何事” 的 .
但沒想到在 2019 年已經寫過啦 .
而且現在要說的話竟和那時候差不多 .
那就乾脆抄上一段 .

========================

幾近退休 , 該做點甚麼呢 ?

其實俺的花樣不少 , 俺可以旅遊 , 可以拍照 , 可以彈彈吉他 , 可以打打乒乓球 , 還有看書股票及其他等等等等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還有一樣更重要的 , 那就是俺的本行 .
俺是學電的 , 做做電子電路實驗 , 寫寫軟體 , 一樣樂趣無窮 .

俺現在做一些模型遙控玩具的電子控制 , 遙控車 , 遙控飛機 , 遙控船 , 接著可以做循跡車 , 迷宮老鼠 , 在接下來 , 就是自動駕駛啦 . 想搞 AI , 這裡就會涉及一些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 2019年 5 月 , 那時候還沒去西藏 .
後來為了去西藏 , 暫時中斷 .
然後這一兩年就又發生了許多事 .
一直到今年五月 , 才又開始做電子電路實驗 .
埋頭猛做 , 結果吉他又耽擱了 .

現在做這個 .

這是一輛履帶車的空車車體 , 兩邊履帶各掛一個馬達 .
俺的目標是要使它能夠走動 , 而且還能遙控 .
這得無中生有去設計和製作電路 .
俺要是去買了現成的玩具來玩 , 那就跟鄰居小朋友沒啥兩樣啦 .

這是目前正在實驗和製作的電路 .

等到這車能動的時候 , 再拍影片給大家看 .
順便上上 youtube , 教教人家怎麼做 , 似乎還可以賺錢 .

呵呵 , 木匠兄可有興趣 ? 可以和你的天才公子一起來做 .
還有朱老忠 , 似乎也對電機電腦電子涉獵許多 , 也歡迎一起來交流討論 .

這是 2019 的原帖 , 可以發發思古之幽情 .

P.S.
附帶提一下這履帶車 .
這是透過網路買來的大陸貨 , 全部金屬打造 , 頗為沉重結實 .
但機械結構的組合組裝方面 , 公差較大 , 走起來不很順暢 .
得找我們這裏的機械工程師 , 再調整調整 , 這個俺不會 .
大陸貨近來有所進步提升 , 台灣人的印象比以前好些了 .

上youtube賺錢不容易,那樣做短片需要比較高品質的,內容也要有很多受眾才行。

我做了一些短片,在大陸的西瓜上還有幾百,上千人願意看,但在youtube上面,就沒有幾個人願意看我做的短片了。

我做的,離賺錢很遠很遠。

馬蒂申·碧兒演唱的《魯莽》

儘管這首歌的歌詞跟我的生活和思維沒有任何關係,但我就是喜歡這首歌,可能是因為喜歡這首歌的旋律和馬蒂申演唱的風格。

在網上找中文歌詞,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翻譯太爛了,比木匠的還爛。好吧,木匠只好自己動手來翻譯了:

Madison Beer - Reckless
馬蒂申·碧兒——《魯莽》 (糟木匠翻譯)

Hey. This is a story I hate
哦,這是一個扎心的故事
And tellin’ it might make me break
提起來就讓我的心再次被刺
But I’ll tell it anyway
即使如此,我也要告訴你
This chapter’s about
如此令人撕碎心肝的故事
How you said there was nobody else
一直說心裡只有我,其他人什麼也不是
Then you got up and went to her house
可你一大早起床,徑去到道她家
You guys always left me out
你這狠心人,把我當成了一多殘花

[Pre-Chorus]
I still have the letter you wrote when you told me
我還保留著你給我寫的信,你曾信誓旦旦
That I was the only girl you’d ever want in your life
你說在你的生活中只有我能相伴
I guess my friends were right
我說啊,我的朋友早就猜想是這樣(這一句完全是木匠的意譯)

[Chorus]
Each day goes by and each night, I cry
一個又一個的黑夜送走一個又一個的白天,我哭泣
Somebody saw you with her last night
有人說你和她昨夜在一起
You gave me your word, “Don’t worry 'bout her”
你曾告訴我,“你對她毫無心意”
You might love her now, but you loved me first
你可能現在愛著她,但你起先是愛我的
Said you’d never hurt me, but here we are
你說你絕不會傷害我,但你就是扎破我心房的那根毒刺
Oh, you swore on every star
你曾經對著每一顆星星發誓
How could you be so reckless with my heart?
你如今怎麼會這麼魯莽地讓我肝裂心撕?

[Verse 2]
You check in and out
你把我看得太賤
Of my heart like a hotel
我的心境成為你任意出入的旅店
And she must be perfect, oh well
你說只有她是你的致愛,哦,好吧
I hope you both go to hell
我希望你倆一起跌下地獄陰間

[Pre-Chorus]
I still have the letter you wrote when you told me
我還保留著你給我寫的信,你曾信誓旦旦
That I was the only girl you’d ever want in your life
你說在你的生活中只有我能相伴
I guess my friends were right
我說啊,我的朋友早就猜想是這樣(這一句完全是木匠的意譯)

[Chorus]
Each day goes by and each night, I cry
一個又一個的黑夜送走一個又一個的白天,我哭泣
Somebody saw you with her last night
有人說你和她昨夜在一起
You gave me your word, “Don’t worry 'bout her”
你曾告訴我,“你對她毫無心意”
You might love her now, but you loved me first
你可能現在愛著她,但你起先是愛我的
Said you’d never hurt me, but here we are
你說你絕不會傷害我,但你就是扎破我心房的那根毒刺
Oh, you swore on every star
你曾經對著每一顆星星發誓
How could you be so reckless with my heart?
你如今怎麼會這麼魯莽地讓我肝裂心撕?

[Post-Chorus]
How could you be so reckless?
你為什麼這樣的草率
How could you be so reckless?
你怎麼能如此的粗魯
How could you be so reckless with someone’s heart?
你怎麼可以如此蹂躪那顆曾為你跳動的心?

[Outro]
Hey

This is a story I hate
哦,這是一個扎心的故事
But I told it to cope with the pain
我只能強忍痛苦把我的故事講完
I’m so sorry if you can relate
你留給我的只能是永久的疼痛與遺憾(這一句完全是木匠的意譯)

拿手機簡單試拍一下 , 畫面不很大 .
那履帶轉起來有點卡卡的 ,

履帶卡卡的需要潤滑。注意別用油脂類的潤滑劑,去買一罐硅基潤滑噴劑,潤滑效果相當好,而且不含油脂。
1601404131-compressed30001-specialist-silicone-11oz-new-look-6-4-20-1-1

圖片顯示的是其中一種,還有別的牌子的也行。重點是要有silicone的字樣,不是油質的。

我們家日常都用硅基潤滑劑對付不靈光的金屬活動部件,免得到處油汪汪的。

做得很棒,不知道怎樣平衡使左右的馬達轉速基本一致。

是該用油沒錯 , 但問題不只這裏 .

原本的組裝 , 履帶非常接近車身 , 尤其是更接近旁邊的避震彈簧 .
履帶滾動的時候 , 那個鋸齒就會卡到彈簧 , 這是最大的問題 .

等電控動作大致底定之後 , 俺會找懂機械的人 , 重新組裝 , 調整適當的間距 .
要是俺直接去拆開 , 恐怕就裝不回去 .
當然最後還是要上油的 .

呵呵 , 木匠兄問到點上了 .
這也是設計的時候 , 必須考慮的重點問題 .

一般來說 , 理論上 , 只要兩邊馬達的輸出功率一樣 , 轉速就一樣 .

若要精確一些 , 可以兩邊馬達各自作閉迴路 ( close loop , 大陸好像叫做閉環 ) 的定速控制 .
比如說 , 兩邊馬達各自定速在每分鐘 500 轉 .
這樣樣至少在理論上 , 速度是一樣的 .

再不然 , 還可以做兩邊馬達轉速的互相追踪和跟隨 .

但無論電控怎麼做 , 在實際機械環境上 , 還是有許多不理想不一致之處 .
比如說 , 履帶一邊緊一邊鬆 , 或是路面一邊高一邊低 .
即使轉速一樣 , 也不能保證車子一定直線進行 .

比方說開車吧 .
理論上 , 只要把方向盤對正了 , 那麼鬆開手 , 只踩油門 , 車子就應該直線前進啦 .
但其實不然 , 走一段距離就會開始偏向 .
這時候 , 就得手握方樣盤來調整了 .

而人通過眼睛 , 看著路面 , 雙手調整方向盤 , 保持行進方向 .
這就是一個閉迴路控制系統了 .

據俺所知 , 履帶車的駕駛方式 , 比如說坦克吧 .
那是兩支推桿 , 各自控制左右兩邊的速度 , 由駕駛員手動達到平衡 .
和開汽車的方向盤不太一樣 .

俺在去西藏之前 , 定速控制也都做過的 , 也是一樣走一段就偏啦 .
這次重做 , 想先不要這麼複雜 , 先做兩邊輸出功率一樣就好 .
剩下的就是人為的手動調整左右 .
事實上開車也就是這樣呀 .

車子本身並不是閉迴路 .
而加上人的駕駛之後 , 就形成一個閉迴路系統 , 能夠自動修正和調整 .

木匠兄問得好 , 歡迎多提意見 .
其實做做電子控制是很有趣的 .
俺有幸沒入錯行 .

嗯,明白了。動手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讓自己的筋骨以及大腦不停地動動,總是有好處的。

我今天修好了水龍頭,接下去會修理屋頂的門。

我不喜歡任何運動,做點事,也是讓自己的身體至少有點動作,可以免於肌肉過早地僵化。

我沒駕駛過坦克,但是在坦克裏轉動過炮塔。

一個轉左右,一個轉上下,有些費力。

後來新的坦克,是電動的,但沒進車裏去看,只看影片。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