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化街_3_度小月

過年前的照片累積到現在 , 還沒完 , 繼續迪化街 .

話說 , 台南有一種非常有名而且古老的小吃 , 叫做擔仔麵 .
沒錯 , 就叫擔仔麵 , 不是擔擔麵 . 擔擔麵是四川的乾麵 , 兩者截然不同 .
俺小時候五歲 , 外公就帶俺上街吃擔仔麵 .

在台南賣擔仔麵的有很多 , 那麼哪一家才是最老牌最正宗的呢 ?
答曰 , 度小月 . 俺去台南 , 經常要去度小月的老店吃 .
但傳了好幾代下來 , 現在也跟著逐漸現代化 , 換年輕人在賣 .
味道就有點不那麼古早了 .

正宗老店都這樣 , 就更別提其他的荒腔走板了 .
現在台灣幾乎到處都有所謂的 “台南擔仔麵” .
但只要看到這些字 , 就知道一定是假的 .
在台南賣的擔仔麵 , 絕對不會掛上台南兩個字 .
而且也不會有擔仔麵這三個字 , 人家只寫度小月 .

咦 ?
說了這麼多 , 咱現在不就在台北迪化街嗎 ?
扯什麼台南度小月呀 ?
原因就是俺發現度小月在台北迪化街開了分店 .

看大圖呀 .

人行道走廊上的標誌 , 看 , 人家沒有寫台南擔仔麵吧 .

往店內看一下 .

再近看 , 果然又是年輕人在賣 , 而且大概還是台北人 .

本來是不屑吃的 , 但一來走累肚子餓啦 , 再來想想既然是分店 , 總不能差太多 .
就姑且試上一試 , 這是坐在走廊上吃 .

等麵時間 , 看一下過往眾生相 .
這有個招牌 , 徵洗碗工 , 月薪 29500 .
咦 ? 怎麼喇嘛也來啦 ?
台灣的喇嘛 , 大都自稱活佛仁波切 , 詐財騙色 , 梧葆老兄別上當呀 .

麵來啦 , 吃將起來還有七八分像 , 勉強勉強 , 就不罵啦 .

回頭再拍一下煮麵的 .
天哪 , 一副大師派頭 , 跟以前台南的老師傅是同一個姿勢 .

以後有機會再貼貼台南的度小月 .
你們大陸人要是來台灣 , 如果會要求去台南吃度小月 , 人家會驚異你們是內行的 .

至於度小月為什麼會叫做度小月 , 俺且不做說明 .
梧葆老兄可以上網考證考證 .

關於度小月

https://noodle1895.com/about-du-hsiao-yueh/

雖然做麵的方式不同,用料不同,料想口味也會不一樣,但都市裡的小吃,很多起源是幾乎相同的。

四川的擔擔麵,也是由挑擔走街串巷的人做出來的品牌。

武漢的熱乾麵,姥姥年前,也是由挑擔在碼頭邊(漢口集家咀zui3碼頭)買麵條的小販賣出名氣來的。

100年擔仔麵 度小月、洪芋頭本是同根生

台南府城的百年擔仔麵,捕魚的淡季台語叫做小月,洪芋頭賣擔仔麵度過小月,度小月擔仔麵的名子就是這麼來的,歷代傳承卻免不了分家爭議,1972年堂兄弟分家,堂弟取得商標權,堂兄以祖先洪芋頭為名,將店名改為洪芋頭擔仔麵。

https://noodle1895.com/home/classic-dishes/

  • 詐財騙色 , 梧葆老兄別上當呀 .

萬華風情

老人小孩防疫在家,對於過去向來都在下班後才「驗收」一家人幸福平常的生活,他說他才真正開始覺察「真相」。

七旬老爹這幾天坐立難安。看電視新聞、發LINE群族,顯然也已經到了極限。

他只知道身體健朗的老爸爸,有些相約泡湯、唱歌的朋友,而除了「湯友、歌友」之外,偶爾也還有一起爬爬山的「山友」,另外新北市各區里每一季總都有社團搞個「中南部遊覽團」兩日遊。
無論公車免費、捷運半價、遊覽車出訪都有補助,老伴過世多年的老人家每天幾乎都出門,還是精神奕奕一尾活龍著。

他說,這個年頭,父母尊長能夠身體健康、自我照料、特別是沒有失能失智,那實在是天大的福份了,再無所求!

但我確實欠缺了一個「出入者」的視角!

尤其他們都已經是「退休、蒼老、社會關係無所立足、家庭角色聊具邊緣,甚至生活獨自寂寞」的老傢伙了。

但在萬華的某個有歌、有菜、有笑、有色的巷弄角落裡,人生有些難以言喻的「重新甦醒且能自我掌握」的感受一個人真正存在,而非「親人附屬、可有可無」的時刻!
.
而且,他也都會跟她們學說不同國家的「我愛你~」,朋友中他被公認說的最標準,是懂「八國語言的人」!

而最常去的一家的媽媽桑也對他很好,每次唱歌吃飯時,都會盯他有沒有同時記得吃血糖藥。

疫情過後,我也要專程去萬華「龍山寺」上香,感謝菩薩始終「凝視不棄」,所有萬華無數巷弄角落,無論私娼或遊民,所有那些眾多基層人們依然不被人知、遭人嫌棄的各種沉浮起落。

網文剪貼 貼 三天。

近日艋舺阿公店的風暴延燒不止,一般人都把阿公店直接類等於性交易的小酒店;把茶藝館(茶桌仔)誤會成茶室(菜店、茶店仔、妓女戶)。以下就把茶室、茶桌仔、阿公店三種基本分類大致分析。

萬華的茶室、阿公店、茶桌仔各自精彩,早就有別於昔日闇黑私媢年代,60年代懷念飲酒店文化演變而來的阿公店,不就是台灣整體的縮影。

一、茶桌仔:又稱清茶館,外行人才叫茶藝館。看名字就知道是「清的」。早期艋舺靠河港,捆工商賈下班後就在碼頭附近喝茶吃酒。喝茶去茶桌仔,一壺老人茶沖個六、七回,配上黑白瓜子、花生蠶豆,天南地北閒扯吹牛,天文地理、鄉野傳聞、誰家女人凑上哪戶男人?連母雞踩死小雞這麼丁點大的事都可以拿來講,羅漢光棍、勞苦基層下工後就可混上好幾個小時。

加拿大福利好,即使是墮落的女人,願意做私妓的就少。當然還是有,說實話不算多。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