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場的櫻花_2

拍一下這沒有光的日月潭 .

缺水久矣 , 變成這樣 .

湖邊步道 .

沒水了啦 , 台灣好像快完了 .

這是纜車站的建築 .

俺黃雀在後 .

不會的。現在就是枯水的時期,北半球哪兒都一樣,江河溪流都是水量最低,湖泊最低的時候,夏天一來,自然到處都是水。

櫻花開的很艷。我們家邊上,多倫多最大的公園的櫻花去年不讓看,今年已經通知不讓看,市政府說了,會在網絡上,電視中直播。

可憐的多倫多,就我們家邊上這一處櫻花很盛,開放的時候總是人山人海。

不会的,如果真的这样,都回大陆吧~

今天開電視。大新聞皆是台地灰擔量產的報導。

想起上星期連續幾日,見了幾位多年不見的舊識。

尤其是幾日前,一餐聚中,見了十幾人。有的是二十年前,阿扁選上後,就不曾再見面了。

餐聚前,在路上,聽幾位不相識的路人對談,心中真是難過。

他們說:台地的閩南人不怕打,外省人較怕。台地的閩南人怕彼岸不買台地產品、不作生意。但是現在,報紙網路新聞都報導彼岸的灰機來。彼岸要更和台招商。搞的老一點的外省人不願講話,年青的和閩南人更不怕,還多了憎惡和輕蔑。

餐聚時,聽人講起一舊識去大陸經商,前幾年回台後,妻和子女皆不願相聚,生病開刀也無人探望。

另一舊識去年回台後,才知在台房屋被賣,妻和子女也不肯見面。

聽了後,心中也是很難過。台商去大陸的,比起去別的地方,被對待的態度和眼光是比較不好的。

這櫻花的相片,讓我想起閏八月前,日本搞了全日本的大演習,那時送了台地許多櫻花的樹苗,不久李就說了兩果論的事。最近聽說日本的又要搞大演習了。

學而時剛上任時,小逆就不少惹事的動作。
每地被推特禁的那位,剛上任時,和彼岸也不錯。小逆又滲沙添石的不少的動作。搞得中每翻臉。

今天開電視。新聞皆是灰擔量產的報導。

再看了一篇文,寫小逆會被每地拖累。小逆會被台地拖累。感覺真不好,應該是相反的吧!

有時,我真不明白的,很少數的外省人有的和阿共在七、八十年前有仇。但阿共和本省的有嗎?

過去我是這樣的想:讓利或作生意是促進兩岸的情誼。但是如今這樣的多了憎惡和輕蔑。搞得刀兵相向的,就不如停下吧,沒啥大不了的。打破飯碗好過打破頭,結成仇。

以前有時,我也真不明白的,怎麼彼岸買時,就變賣方市場。彼岸賣時,就變買方市場。

最近幾日,好像彼岸有些解氣。

苗栗 三義鄉鯉魚潭水庫

1

2

3

網文剪貼:

鯉魚潭水庫見底 舊台3線重見天日

由於水位大幅下降,使得當年因為水庫啟用而淹沒在水庫底的房屋、廟宇、農田和舊台三線公路意外的自水底浮現而出,消息傳出之後,鯉魚潭水庫成了熱門景點,不少人專程驅車前往鯉魚潭已經的乾涸的水庫庫區,爭相一睹因為水位下降而出現的庫底奇景!

上週週末假期,位在苗栗縣新開村旁的鯉魚潭水庫,就出現許多遊客專程去看這些幾十年來難得一見水庫奇景,他們想看看早年居民在此生活過的遺址。

被湖水淹沒近30年的房屋、道路和農田,再度浮出水面後變成什麼樣的光景?

不過,遊客沿著已被淹沒多年,而最近浮出來的舊台三線公路走進已經乾涸的水庫庫底時,被眼前像是一大片光禿禿、已然被陽光曬得龜裂的沙土,或像大峽谷般垂直峭壁景象震攝不已!

『沒想到水庫乾旱這麼嚴重啊!』、『未免太誇張了吧!』、『這是世界末日嗎?』置身現場,遊客們驚呼連連,意識到缺水真的很嚴重!

被水庫湖水淹沒近30年的台三線公路,道路標線雖被水庫庫底的泥土覆蓋,但仍隱約可見,電線桿歪歪斜斜矗立在公路旁,一波又一波的遊客沿著這些電線桿往水庫底下走,越往下走,柏油路、公路標線已經看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厚厚一層已經被曬得龜裂的泥土,泥土上乾死的螺蚌還有新生的野草!乾涸的水庫猶如荒漠般淒涼!

『今年是大旱!』

住在水庫旁的新開村村民如是說,他說,這是1992年鯉魚潭水庫啟用以來,第一次出現這麼嚴重的旱象!『水庫底的泥土被陽光曬得裂開,這樣剛好可以殺菌,新生的野草又把土裡的養分抽掉,以後魚就不會有臭土味啦!』另一位村民自我安慰的說著。

鲤鱼潭水库很美很美,现在水库见底不知道雨季来临了会不会涨满。

自然循環是有的,池塘裡的水是隨季節變化的。差不多快到春雨時節了。到夏天,我認為水面會升高的,畢竟老天爺要給人活路的。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