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唐

去年十月開始,我的身體又開始病痛了,想幾年來也是這樣,就不是很上心。
但是,這次的醫療時程較長。
這次完成心導管手術,才知我的心血管有先天性的問題。
和我外祖母、二姨、小阿姨等,是同樣的遺傳性的問題。

這讓我想起了將近五十年前,有一日,似乎是有一老人要收我當記名弟子。
那一天還有另外的幾位老人在,有一老人是當時有名的中醫師,按摸我的手脈還有肩頸、曲池、腳背後,和幾老人不知說什麼。
就沒沒再談當記名弟子的事。後來他們就相互傳著說不要教我應用的武術。
本來他們是鼓勵我去讀軍校從軍的,那之後,也勸我說不要去讀軍校從軍的。

我就想,可能那時,那老中醫師就知道我的身體有問題。

去年十月開始,心情也是很不好的。

那時的新聞:馬英九說兩岸政策若錯「千萬人頭落地」,你認不認同?

還有網文討論說要學:炸花園口、燒長沙等的。

那時我在這裏貼了一文:
悲傷的花園口
陳年舊事蹉跎歲月

也有網文討論說觀音山、大屯山來一發即可,我也在這裏貼了一文:
找不到,但是內文有:
東海之水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
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
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邪?」

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選自(《莊子•外物篇》)

  • 總之:有人說奇怪的話,有人作奇怪的事。

前幾日,木匠說:阿果想老共和阿綠對撞。

我很驚訝的,我認識的幾阿果,是很怕老共和阿綠對撞,他們就變池魚了(這也貼過)。

今天看一文,俺明白了,那些阿果是先聽到 每地的一些話,他們也信了,他們在害怕了,那些話不斷的傳到俺,讓俺也怕著。

今天看這一文:
中外交部回應「6年內攻台」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6年內攻台」的言論是美國渲染台灣議題以擴張軍力的藉口。

美國海軍上將出席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指出中國正迅速取代美國,是美國現在最大的戰略威脅,而台灣就是中國的戰略目標之一。

  • 中國可能在未來6年內構成攻台威脅。

中國外交部今(10)日回應,譴責美國部分人士借用台灣問題擴張軍力,呼籲美國拋棄冷戰零和思維。

中國強調地區合作機制要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秉持開放、包容的理念,多進行穩定區域和平的行為。

趙立堅表示,中國已多次就台灣問題闡明立場,批評美國部分人士不斷就台灣問題渲染「中國軍事威脅」,實際上只是美國增加軍費、擴張軍力、干涉東亞地區的藉口。趙立堅呼籲美國拋棄冷戰思維,客觀理性的看待中國發展、國防建設,盡力穩定中美關係。

另一方面,《路透社》等媒體引述消息指,美國正在與中國協商於「近期」邀請外交官楊潔篪、外交部長王毅,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安顧問蘇利文在阿拉斯加進行「2+2」高層會談。

  • 我就想,可能那時,那老中醫師就知道我的身體有問題。

以後,教的是道家養生的道拳較多。

六唐
約三十五年前,有人問:你這是什麼拳?

俺答: 六合螳螂拳。

那人笑:哈! 螳螂!

約三十五年了,沒再練習過。前天,巧遇一人,談起往事。

我就想,這些年來,我能沒早發發病,或許和我曾學了這些道拳有關,就在此貼這一文。

結齋偈

薩多喃,三藐三菩陀,俱姪南,怛姪他,唵,折隸主隸,準提薩婆訶。

所謂布施者,必獲其利益,若為樂故施,後必得安樂。

飯食已訖,當願眾生,所作皆辦,具足佛法。

據我所知,北歐信佛的人不少。

西元1070年,宋神宗熙事四年,蘇東坡接到調令,由當時的京都調到杭州,途中路過鎮江,順道一遊江南名勝金山古寺,當時金山古寺的住持接待了蘇東坡,而蘇東坡也夜宿金山古寺,並寫下了《游金山寺》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

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

中泠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

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

羈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

微風萬頃靴文細,斷霞半空魚尾赤。

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

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烏驚。

悵然歸臥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

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

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

  • 蘇東坡曾在這首詩里記錄了那天夜裡發生的UFO事件

1615637430968

二十多年前,潤八月前,我在內壢省桃後的生產力中心上課,其中的一課 - 顏色管理。

在黑色和白色之間,有許多的不同灰色,如何作好灰色管理,是重大的課題。

Green 先生的意思或許是:
你認定對方會這樣想、這樣作,但是對方卻不是這樣想、這樣作,所以你就會被對方打倒。

我看一人在練拳,說是八步螳螂拳。俺多嘴說不是。- 那人在不到五秒的時間內,把我打倒在地。

我認定是好心的提醒,但對方卻認定是惡意的批評。

在紅線之前劃上十條淺紅線,不要讓別人錯誤的感覺自己的紅線,是一條起跑線。

一直没有察觉梧葆兄身体不适,在这里梧葆兄几乎每篇都有留言。
去年体检,我的心脏跳得偏慢,然后我就留意了,觉得心脏有时是会有点不适。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21;      留言版首頁:©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