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喪

在醫院躺了 5 年多的父親 , 於 2019 年 10月 3 日凌晨 00:32 逝世 .
忙了三四天 , 事情大致底定 , 其他的就交給葬儀社了 .

在一輪明月電影中 , 弘一大師李叔同 , 改變傳統喪禮方式 , 彈琴唱出這首歌 .

事後 , 他的三娘要求他 , 輪到她的時候 , 也要為她唱這首歌 .

  1. 哀遊子煢煢其無依兮,在天之涯,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夢偃臥搖籃以啼笑兮,似嬰兒時,母食我甘酪興粉餌兮,父衣我以彩衣。 月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 淚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2. 哀遊子愴愴而自憐兮,吊形影悲,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夢揮淚出門辭父母兮,嘆生別離,父語我眠食宜珍重兮,母語我以早歸。月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 淚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另外 , 俺又選了這首歌 .

  1. 環繞牧場四面八方,黑人悲歌響亮,鳥兒無知不解人意,卻反嬌啼喜日長。草兒青青黃土一抔,長著紫藤花,老年馬撒最後安眠,睡在冷冷黃泉下。聽四野淒風,悲歌動塵沙,所有黑人都在哀泣,馬撒永眠黃泉下。

  2. 往常秋天落葉時節,天氣漸轉寒冷,可憐馬撒老病呻吟,入耳淒惻心難忍。現在橘子正在開花,清香染岸砂,衹今夏天既已來臨,惟聞哀歌悼馬撒。聽四野淒風,悲歌動塵沙,所有黑人都在哀泣,馬撒永眠黃泉下。

  3. 馬撒使黑人都愛他,那仁慈老人家,現在他們悲泣念他,傷心把他們丟下。想起老馬撒的音容,淚珠如雨下,沒法遣走我的悲哀,愁雲慘雨彈吉他。聽四野淒風,悲歌動塵沙,所有黑人都在哀泣,馬撒永眠黃泉下。

目前 , 暫時停止貼圖 .

再過一段時間 , 俺會把這帖刪除 .

其實不用刪除,洞庭節哀,我也該以後生之禮,哀奠老叔。夭壽天定,客觀規律如此。我們的上一輩,一輩子殊不容易,雖然他們在年輕時生活在亂世之中,但為了培養我們,都是用了心血的,因此沒有特別的原因,不用刪除這一貼的。我們這兒,20多年來,沒有丟掉任何一帖。我們說過的話,帖上來的圖片,理論上全部都在(有些可能鏈接部分變化了,但如果手動修改一下,應該全部都能顯示。

我們的上一輩,一輩子殊不容易,他們在年輕時生活在亂世之中,拂逆困扼不斷,常有窮而無告之憂。讓我們來感恩在他們的努力下,讓我們有著現在安定的生活。

洞庭老師節哀。

台灣用歌作輓曲,大陸這邊對我爸他們那一代的老人,大多都用戲曲。我家老爸活著的時候,高興了就拿一把京二胡,自拉自唱。

他的朋友回憶說,有次我老爸(代理支隊長)領著人,打了個小小的勝仗,回營,別人喝酒吃肉,他就在營外流眼淚拉京胡,因為他最好的朋友犧牲了。

我爸去世之後,我是以老爸活著的時候,最喜歡的那曲《夜深沉》來祭奠他的,並以此曲紀念那些曾在抗日戰場上拼死過的英雄:

京胡 :《夜深沉》 (點擊這裡播放动画) 器乐独奏--京胡;伴奏--京剧器乐

動畫,只能在電腦上播放,蘋果手機和安卓手機都不支持動畫。

多謝木匠兄和梧葆老兄的慰勉 .

夜深沉 , 俺以前學京戲的時候 , 有位同好特別喜歡這首曲 , 不過俺不太熟悉 .

選了幾首曲子準備在喪禮中播放 , 但忙亂中卻忘了這一曲 .

這是電影 , 鐵達尼號要沉的時候 , 樂隊最後演奏的曲子 .
後來才知道 , 這原本就是基督教的詩歌 .

Nearer, My God, to Thee

最後那一句 ”Gentleman, it has been a privilege playing with you tonight.”
不知道在生命將盡時 , 有沒有機會說出這樣的話 .

這是原來的詩歌 , 我們這裡的教會也常唱

再加一版 , 這韓國女孩拉得很好 .

木匠兄的動畫看到了 .
在 chrome 因 flash 的關係 , 看不到 .
改用 explorer 才看到 .

急板高亢的京胡聲音 , 好久沒聽到 .
當年學京戲的時候 , 發現京戲的曲式和西方音樂有很大的不同 .
用了聲樂的唱法 , 那老師總是搖頭 .
一段時間後才逐漸抓住那韻味和轉折 .

幾十年過去 , 當年用京胡給俺伴奏的老師也都過世了 .

夜深沉 , 當年記得 , 那個夜 , 就是項羽的垓下之夜 .

回想起來,我在大陸生活了三十年,認真回憶,身邊還真沒有任何人去世。在我的經歷中,參加 “追悼會” (大陸的葬禮),只有老毛去世的那一次,唯獨的一次。如果不算那種追悼會,那就沒有了。

在紐約,多倫多生活了三十多年,總共參加過的葬禮,也就是四五次吧。我身邊的人,看來都會活得比較滋潤。這是好事,也希望我的朋友都長壽,健康。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老媽都走了好幾年了。星期一在附近辦事,辦完事,就近吃了個飯,吃完飯天黑了,到老媽原來住的地方憑吊了一會兒,回家。

楓葉生活留言板 www.m9981.com

 楓葉網站:©1996-2019;      留言版首頁:©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