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芒草

长芒上有倒钩,我在荒野草中行走一阵,回家仔细察看裤腿,可以找到很多野草的种子。裤腿对于芒草,微风对于蒲公英,潮汐对于椰子,都是同样的东西。

c0.jpg

数学上这么描述:
木匠的裤腿(种子传播,野草,1)= 夏天的威风(种子传播,蒲公英,1)= 潮汐(种子传播,椰子,1)

诗人这么写:

啊!木匠的裤腿
就是微风,就是潮汐
千真万确,没错没错

土拨鼠不懂
麻雀不明白
土豆甲虫问月亮婆婆

月亮说:
芒草,潮汐,椰子
它们是最好的证人
是啊是啊,没错没错

芒草说:
“想要逼死我,瞎了你眼窝!
我是舀不干的水,扑不灭的火
我不死,我要活!”


哈,当年我也曾喜欢写诗,我的屁诗都是这样写的。

木匠啊!把那草变成白色的,就绝赔那诗了!只是那么好的照片可别给毁了.色彩、基调、构图线条、虚实对比都是很到位的,咋就联想到了白毛仙姑?或许找些大红枣来配个下文?

[

变个色调试试。。。

[ 本帖最后由 糟木匠 于 2007-6-21 05:18 AM 编辑 ]
c1.jpg

鼓掌!!!好看,想不到這麼簡單的東西在木匠的手裡就拍成這麼有藝術的圖來,等我也買齊了半百兄弟那些傢伙時,我也要拍很多小東西。

[

除了可折叠的反光板,如果生产可折叠的无泛光色版用来衬托背景,肯定有很好的销路。

這一張照得太好啦 , 嗚呼 , 你怎能想得出這樣的角度和構圖乎 ?

第一張顏色漂亮 , 畫質纖細 , 第二張對比感比較強烈 , 別有意境 .



呵呵 , 俺也來胡說一下 ,如果改成純黑白 , 再稍微增加一點對比 , 或許還會更有張力哩 .


加些金色,又一个感觉。这就是色彩的变换产生的心理差别吧。

我把后面的更虚化了一些,以突出实的部分。

 

至于说道背景纸,我就另僻一张再谈了

![无标题.jpg|660x439](upload://ucRjb7Az2wwZGrstFp4NMLzW8Rh.jpeg)

[


像秋草的颜色,这么编辑一下就立即出彩了。洞庭说的完全黑白化在加大反差也是很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