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弦



[

美妙的音乐,制作精美!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从别的公社来了一个女知青探访朋友,都说她的歌唱得好,我们要她唱,她不肯唱。说没有伴奏的。我们其实有几种乐器,故意说,没有关系,我们用喉管和口哨给你伴奏。她开始不明白什么是喉管和口哨,那时候知青中流行南斯拉夫电影“桥”里面的插曲,朋友再见。我么几个人一起口奏。她说是流氓的本事,不过还不错。。。那天唱了好多歌。


当知青时我们也很爱唱歌,每天收工吃过饭后就开始了,一唱就唱半夜。特别是夏天的夜空星星闪烁,入夜凉爽的清风徐徐,想想真是遐意。那时候人真单纯,没有多少忧愁和烦恼!

每一張圖都是精品哦…斯卡布羅集巿我聽過男生版那是電影上的原唱,也聽過莎拉布萊曼的女生版,聽過純音樂的洞簫版,現在又聽到口哨版…真不錯!

很老的歌了 , 台灣在一九六零和七零年代都充斥著這些歌曲 .

口哨並不是流氓的本事 , 吹得好也是藝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