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文:欧文与共产主义及其公妻制的最早偿试


欧文与共产主义及其公妻制的最早偿试



亦文

关于共产主义及其公妻制的问题,一直是人们热衷讨论的话题。我们熟悉的空想共产主义前辈圣西门、傅利叶和被称为科学共产主创始人的马克思都不曾实践过他们的设想。在那个时代,只有罗伯特.欧文对共产主义及其公妻制作过积极的尝试。

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 1771年出生于一个贫苦的马具匠家庭, 十岁时就在布行做学徒, 十八时受雇于曼切斯特一家布匹批发与零售商。十九岁那年,他以借来的一百英磅,与他的另一合股人,创办了自己的纺纱厂。三年后,欧文结束了与合股人的关系,任曼切斯特一家更大的纺纱厂的经理,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对他人生转折有重要影响的人物戴维.德尔(David Dale)—苏格兰的新拉那克村 (New Lanark),当时英国最大的棉纺企业的老板。共同的社会理念,使他们成为非常好的朋友,不久,欧文娶了戴维的女儿,卡络琳(Caroline Dale)为妻。

欧文在曼切斯特投资商的帮助下, 以六万英磅买下他岳父在新拉那克的四家纺织厂, 并担任这个股份企业的执行长, 管理这个2500个工人的大企业。处在资本主义积蓄能量由传统转入现代工业革命的转折口,欧文目睹了财富分配的过分悬殊,亲身体验了工人阶级的贫困。他认为企业不能只考虑自已挣钱,要考虑如何建立一个共同富裕的新拉那克村社。在欧文管理新拉那克纺织企业之前,其岳父戴维已经在新拉那克村周围建立了可供 2000人居住的工人宿舍。该企业有着不同于其他资本主义企业的福利制度。欧文说服了其他股东,来实验他的设想。

欧文的慈善性改革包括:把工人的工作时间由13-14小时缩短为10.5个小时;禁止使用九岁以下童工;取消对劳工的不合理罚款制度;改善工厂的卫生和工作条件;为劳工办食堂、幼儿园和工人职业学校;建工人消费金合作社;设立工人医疗和养老金制度等。不久,新拉那克建成了一个模范村社,既无流浪者,也无小偷。引来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也为欧文赢得了极大的社会声誉。

欧文并没满足改革的成功,他认为这种小范围的改革,不足以解决社会平等的问题。要达到人人平等,就必须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他认为资本主义有三大弊端:私有制度;宗教制度;婚姻制度。劳工的贫困就是这三种制度引起的。在这期间,他写了一系列著作,发表了许多讲演,来宣传他的主张 (1)。并获得了包括一些资本家在内的有识之士的赞同。起初他曾寄希望于政府来实现他的理想,多次向政府提出报告并出席了许多听证会。在这一问题上对政府彻底失望后,他决心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实现共产主义理想。

不久,由于股东们难以相信,欧文在新拉那克的进一步改革不会使企业获利减少,他在获得股东承诺,将按他过去的方式管理新拉那克之后,出售了自己的股份。并于1824年以大约三万英磅的代价购买了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 一个德国宗教团体于1818年建立的名为哈莫尼 (Harmony)村社的所有建筑物和三万英亩土地。他将此地名命为新哈莫尼(New Harmony), 来进行他的共产主义实验。

欧文的共产主义公妻制的设想与他的公有制和无神论是三位一体的。不废除私有制, 建立彻底的公有制, 就无法消灭家庭,实行共产主义的公妻制。不瓦解资本主义的宗教制度, 确立无神论的观念, 就无法接受这种新的婚姻制度。

严格地说, 用公妻制来定义他的共产主义的婚姻制度是不完整的。不论是对这一制度持反对态度的人,还是站在共产主义立场上,认为这是对共产主义的污蔑的人,都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单独把夫妻关系中的女方抽出来定义共产主义的婚姻关系, 使得这种关系没有对称性。建立在纯粹爱慕与情欲基础上的婚姻关系, 应该是公妻与公夫制的统一。

欧文买下新哈莫尼后, 四处登广告宣传他的共产主义实验新村, 为了消除美国政府的顾虑, 他还到华盛顿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宣传、解释、推广他的设想。欧文的共产主义实验引起了美国和欧州很多人, 特别是知识分子很大的兴趣。前后有一千多人参加了欧文的共产主义实验, 其中包括很多当时的名人。他们当中有美国地质学之父William McClure, 女权主义的活动家 Frances Wright, 教育家 D’Arusmon 和Madame Fretageot, 以及后来成为无政府主义的创始人之一的Josiah Warren等。

欧文告诉大家,这里的财产归大家共同所有,大家共同劳动,各尽所能,生活按需分配,孩子归大家共同抚养。夫妻关系没有家庭的经济约束,自由松散。并通过了村社的宪法和精神独立宣言,确定了反私有制,反宗教,反资本主义婚姻制度的共产主义理念。

开始的时侯,大家的热情很高,所有的人按自已能力和专长分工,在新哈莫尼社区二千多英亩农地,十八英亩果园, 以及面粉厂, 纺织厂, 工具厂,医院和商店里劳动。还建立了学校,幼儿园,以解决小孩的入学和养育问题。

欧文还一度建立了自由提款箱,供成员用于社区以外的交换。但两个星期后,就没法继续下去了。在这里,每天劳动完了,大家在公共的食堂吃饭,在商店领取自已所需的日用品。

全盛时期,新哈莫尼有160多栋房子。男女成员一旦有了好感,即可成双结对,不要考虑任何经济和家庭问题。热情消失,产生了审美疲劳;话不投机,相逢不再甜密,可以道一声珍重,挥一挥手,不再回头。男女成员, 合也自由, 散也自由。从现在所看到的资料,还没有发现男女婚姻关系的组合和解散需要任形式的法律认证。大家共同劳动,共同享受,和谐欢乐。夜幕降临,这里歌舞升平,成员们天天都有Party, 夜夜都似新婚。

日子一久, 问题就慢慢出现了。欧文的共产主义向社会全方位开放,一些游手好闲的人也混了进来,这些人只参加娱乐活动,干活却不见踪影。换言之,他们只欣尝这里的 Free Lunch和婚姻关系, 在尽情地享受人生。即使当初积极性很高的成员中,也因分工不同引发出活重活轻的问题;分配上绝对平均引发的心理不平衡的问题;有人多吃多占住房和消费品的问题等等,逐步失去了工作的热情。新哈莫尼的劳动效力越来越低。日益增长的需求与产品的短缺的矛盾越来越大。同时,废除了旧的婚姻制度和宗教制度,也产生了许多新的问题:除去经济因素,两性的吸引较多地集中在个人的外观、文化修养、工作能力等方面,同样会产生新的不平等,有的人如众星捧月,有的人则一偶难求。过去,当他们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可以去教堂向上帝倾诉,寄希望于一种超现实的力量。现在一切都变得非常现实,村社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没有了希望,没有了寄托。

从1827年起,新哈莫尼出现了分裂,分成更小的组织,后来更进一步分化,变为了小的私有和家庭经济体。到1828年,共产主义新村基本瓦解,欧文留下他的儿子收拾残局,带着遗憾和困惑回到了英国。有资料说,四年的共产主义实践,他损失了二十五万美金。欧文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完美、公平、和谐的设想,为什么
在实践中却走不通?

二十年后,另一个从没在社会上做过一天实际经济工作的理论家,卡尔.马克思宣称, 他找到了欧文失败的原因。他的研究成果使共产主义完成了空想到科学的转变。

马克思并不认为欧文的共产主义设想本身有不可克服的问题。他的设想与欧文的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 他也主张消灭私有制, 建立公有制, 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他在共产主义的婚姻上, 说得比欧文更明确: “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2)”

马克思认为欧文的失败在于他选择的通向共产主义道路是错误的;没有揭示资本主义的本质;以及为什么共产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他用剩余价值理论, 说明了推翻资本主义是合理的;用历史唯物论说明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是必然的, 而在这一取而代之的过程中, 必须采取阶级斗争的暴力手段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

二十世纪初,苏联按照马克思指出的道路建立了无产阶级的政权。二战后,中国和东欧许多国家也取得了革命的胜利。这些国家试图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再次实践共产主义,如苏联的军事共产主义和中国五八年的人民公社等,但都不约而同地走到与欧文同样的归宿–失败。

随后,尽管这些不承认失败的国家,重新挖出马克思的只言片语加以修正,搞出共产主义两阶段的说法,用集体和全民的公有制取代单一的全民所有制,重新定义私有家庭的合法性,但仍然没有办法解决欧文的难题:生产效率低下,以及由此引起的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与物资严重短缺的矛盾。上个世纪下半页苏联的瓦解和中国向私有制方向的改革,实质上又一次宣告,即使修正了的共产主义在实践中也是行不通的。

其实,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早在新哈曼尼的实验中就已经预示了。不论是欧文还是马克思的设想,其内容都具有不可克服的空想色彩。不论通过什么道路,不论是从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还从低级价段开始实践,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失败的循环。这些国家的人民如果不被误导或能更早摆脱误导,也许付出的牺牲和代价要小得多,经济发展的速度也会快得多。


(1) 参阅:
·Observations on the Effect of the Manufacturing System,1815
·“Evidence on New Lanark”, Parliamentary Papers, 1815
·A New View of Society, 1816. (excerpts)
·An Address to the Inhabitants of New Lanark, 1816
·Two Memorials on Behalf of the Working Classes, 1818.
·Report to the County of Lanark, 1821.
·Lectures on an Entire New State of Society, 1830.
(2) 参阅:

<<共产党宣言>>

<<资本论>>第一卷, 第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