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馬

以前似乎曾聽過艾未未 , 但不甚清楚 , 看名字還好像是女生 , 又聽說被抓去關過 , 引起一陣抗議 , 但也不甚清楚 .
這次過年去了台北美術館 , 正在舉辦艾未未的展覽 , 聽那解說員說著說著 , 也不怎麼以為意 .
後來解說員拿出這麼一張照片 .

原來中南美洲的駱馬 , 在大陸被叫做草泥馬 .
艾未未拿了一個草泥馬的公仔 , 擋住中央重點部未 , 解說員說 , 這叫草泥馬擋中央 .
俺一聽 , 眼睛不禁亮了 , 立刻到販賣部買了有關艾未未的書籍和 T 恤 , 還被送了兩張照片 , 總共花了八百塊錢 .

俺說梧葆老兄呀 , 別再在那裡阿國阿綠啦 , 也別再和華岳嘔氣啦 .
台灣實在太小了 , 你該走出去看看 , 俺猜你可能很少去大陸 , 像華岳那些人 , 在大陸的實際人群中 , 幾乎是看不到的 .
趁這幾天還在展覽的時候 , 趕快到美術館看看大陸的艾未未是怎麼回事 .

呵呵 , 梧桐說在上海看到俺的時候 , 是穿短袖的 .
俺在想 , 下次再去 , 穿上艾未未的 T 恤 , 不知道會怎樣 .

哦?我都不知道艾未未是谁呢~ 他的T恤是怎样的呢?不会是让洞庭光着身子吧?呵呵!

哼哼, 洞庭只知其一, 过两天,木匠的网站该被封了.

这是一句国骂加上共产党的谐音. 是大陆人都知道的, 所以艾未未被抓起来了.

原來中南美洲的駱馬 , 在大陸被叫做○○馬。
看了後,想今年真長見識,知道了單眼就是單反。
原本以為 是諧音罵人的話,沒想到中南美洲的駱馬,在大陸被叫做○○馬。

這艾未未和小弟有仇,有次上 三先。看到說這人是搞藝術,逃稅。還弄一張 一龍四鳳 的相片,小弟一時不察,點入。
真是的,什麼是藝術呢? 說色情也不是。
最慘的是,被幾同事和客戶瞧著小弟在看這。
傳了幾天,說:〇〇真缺乏審美眼光,實在是削了面子。

洞庭兄貼後不久,小弟即就看到了,想回帖。
疑,怎的,不能上網?不能上網?
修了又壞,連兩天,剛剛才修好的。

这个艾未未的艺术——别说我不懂艺术哈——我真不欣赏,更像是性格反叛的孩子么。

我不知道为上么西方好多媒体都把他说成是接触的艺术家,我没看到过任何一幅他能激动我的作品。

呵呵 , 他的作品在台北展覽 , 俺看了也沒啥反應 .
要不是那張照片的解說吸引了俺 , 俺也不會去注意他 .
看了一下他的資料 , 這人就像愛鬧的孩子在搗蛋 .
不過他和陳凱歌是影劇學院的同班同學 , 又是奧運鳥巢建築的設計人之一 , 也算是搞藝術的 .
不知道他當年去美國是以何為生 ? 美國那麼容易去嗎 ? 好像一大堆人動不動就去了美國 .

就因為大陸叫草泥馬 , 所以他才用草泥馬的玩偶去擋住中央部位 , 還真虧他想得出這種罵人的方式 .
現在大陸似乎有不少人敢罵黨中央 , 這種人外界叫做異議人士 , 大陸現在叫做異見人士 , 而以前就直接叫反動份子啦 , 那還得了 , 早就不知道修理到哪裡去了 . 這個過程台灣以前也是走過的也 .

其實啦 , 俺提出這個 , 是希望梧葆老兄能多看些阿國阿綠之外的東西 , 換換思維 , 而且不要太在意網上的言論 , 尤其華岳 .
其實你如果真的到大陸去 , 實際和人接觸 , 非但看不到像華岳那種人 , 而且還會發現幾乎全部都像凱迪論壇那樣的人 , 人家是很文明友善的也 .

网站被封 ? 不會吧 ? 有這麼嚴重嗎 ?
咱只是談一下這些事情 , 並不表示是同一伙的呀 .
說真的俺所知的確很少 , 可能還不到其一 .
俺不知道木匠兄想法如何 , 如果有所不妥 , 那麼就把這帖刪掉吧 .

呵呵 , 妳這個大陸人還真純潔得像小白兔 , 不過這樣很好 , 大家平和的過日子 , 享受溫和之風 , 永垂无疆之庥 .
想知道艾未未 , 上網找找就可以知道大概 . 他的T恤就是上面印了艾未未的頭象 , 俺想大陸大概是沒有的 , 不過看來 , 俺是不能穿去大陸啦 .
當然 , 俺也不會去光著身子 , 那樣就太沒創意啦 .

對啦 , 俺帶給妳那本書看得怎樣了 ? 有啥心得 , 給大家介紹介紹吧 .

我们家有几个学文的,所以我听说过一些关于诗人艾青(艾未未的父亲)的事。

艾青原来姓蒋。文革时,一些孩子对着艾青的孩子叫:蒋介石,人民公敌蒋介石!孩子很委屈,艾青说,咱不姓蒋,姓艾!他蒋介石住奉化溪口,离咱金华八百里远哪(实际距离350公里,700里——木匠注)。

艾青不喜欢孩子。别人不喜欢孩子也就是不亲热罢了,艾青是直截了当地厌恶孩子,他常说的一句话是: “孩子真是多余的东西!”

艾艾未未的哥哥说过一件往事,说他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喝牛奶,自己的杯子里很少,爸爸的杯子里很多。艾未未的哥哥嫌自己杯中的牛奶太少,就咕噜了两句。艾青二话不说,拿起自己的杯子,全部的牛奶倒入孩子的杯子里,杯子满了,还接着倒,让让牛奶溢出一桌子。。。

在这样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不反叛那才是怪事。

我这人特别看重人的文品,而文品和人品是直接相连的。比如说,写诗写散文的,我欣赏朱自清写的东西。朱自清为人温和,其文如其人,或者说其人如其文。而尖酸刻薄的人,文笔再好,我也不欣赏的。

还有呢,我不喜欢臺独,但我完全不讨厌蔡英文,这也正是因为蔡英文说话,似乎不像陈水扁李登辉那么尖酸刻薄。

本帖最後由 过路客 於 2012-2-2 10:38 PM 編輯

给洞庭扫扫盲吧, 自己听听就得了,放给别人听就不好了。:stuck_out_tongue_winking_eye:

http://jionger.com/attachments/090204/5c8320861985147f0589fe8813f7219b.flv

河蟹也和草泥马对立了哈。

洞庭啊,我这个人真的就是脑子简单,不好思考,也很少关心政治形势,在我的概念里,世界上只有善良的人和恶毒的人,只有对我好的人和对我不好的人哈~

那本书还在妹妹家转悠,还没有轮到我,哪天我向她们索回,只是担心看了后心里会有些想法,其实有些事不知道也图个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