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相机生活写生——杏子熟了

你多大开始读西游记?我九岁和十岁那两年第一次通读。九岁十岁勉强能读也许你还相信;说通读,你或许会不相信吧?

我当时读的,是源生堂洁本。我家原来有一套源生堂线装刻本小说,其中洁本小说我记得的有西游记,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洁本删除了一些色情描写,删节之外都是原文。我家老妈的书不算多,文革初藏在楼梯下被抄出来,全部给烧了。

抄家烧书的事儿表过不提,回头说咱读书的事儿吧。九岁十岁的孩子读书,遇到大段的风景描写与人物背景叙说能兴致勃勃读下去的估计不多,至少我不能。特别是书中那些诗词,烦。小时候我最恨那些诗啊词啊的,你想说什么,把事儿说清楚了不就得了?硬是要几个字几个字地排起来。。。你排字儿,排了就排了,大人还要逼着小孩一行一行地背。小孩都招谁惹谁了?所以几十年後,我不要求我家木卫一木卫二去背那些傻东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圣人的教诲。可我家老妈没这么对待我,逼着我背那些诗词,还把意思反复地给我讲啊,讲啊,没完没了。

瞎扯了一通读书的事儿,是因为突然记起来西游记中猪八戒拱 “稀柿胡同” 的故事: “每年家熟烂柿子落在路上,将一条夹石胡同,尽皆填满;又被雨露雪霜,经霉过夏,作成一路污秽。。。”

小时候我喜欢吃柿子,很不明白为啥没人采集柿子。明白了野生柿子不好吃是老後来的事儿。如今生活在加拿大,更明白了,野果通常是没人吃的。

比如说这杏子吧,杏子树长在人家院中,多少还有赏花观果啥的热闹热闹;还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杏子李子梅子的差别。长在野地里或者荒芜处的果树就惨了,在多伦多,一般说来没人理会野果更没有人会去采树上的果子吃,因为实在不甚好吃。

我家住在多伦多旧城的中心地带,一百年前几十年前曾经是非常好的地方。我家对面紧挨着有两所高中,很多年来,这两所高中都没学生了,只好关闭。学校的建筑一般说来是社区内最好的建筑,没有学生,只好让建筑物部分地它用,或者空置。加拿大人口较少,经常会有关闭学校的新闻。

言归正传吧。两所高中之间,有一条窄窄的胡同。说窄,不是墙靠墙的那种窄,而是学校兴旺时期种过很多树,只留下了一条窄道。杂树丛中有一些果树,现在正是杏子成熟的时候。

100806Apricotas.jpg

杏子成熟了,有红杏,黄杏和黑杏。和其它水果比起来,杏子实在不大好吃。

100806Apricotbs.jpg

这边落了一地的红杏,远远的那边则是一片黄色的杏树。

100806Apricotcs.jpg

这些杏树不是野生树种。我猜,栽这些杏树的人,一定没有想到学校会荒芜,杏子会烂一地。

本帖最後由 梧葆 於 2010-9-4 09:10 PM 編輯

漢口民眾樂園的相片,小學時看過,一寸大小。
昨日寫一文極長,一存,找不著了。真是近日的記不住,以前忘不了,卻又混在一起。
大意: - - - - - - - - -
我姨丈以前是講恭的警衛,在講恭的花園,廁所旁站哨。
另有一表弟是小講的警衛,練梅花拳。

不過下面要說的是以前另一同事,伊在講恭臥室外站哨的,站哨時愛走動,講恭聽腳步聲,說:○○,是○○在外面嗎?後來當到旅長,把黃朝琴的姪子關緊閉,不知如何,被關緊閉那人竟沒氣了,○○就退伍後,曾和小弟在同一棟樓房隔一牆。
說: 講恭抗日時,有幾次把自己關在浴室中,喊天啊,地啊,祖宗啊,國要亡了。 - - - 這○○○爛將,好辛苦練出的兵,一下就被打掉。

說:為什麼講恭要對逆本放棄賠償?
一是黃種對抗西方白種有一羽翼。再是對抗 共禪。


禪是麼?左是心,右是簡單的單。就是思考簡單,別胡思亂想。安住在 無思之清明覺知之境。 - 如實知自心。此法從何處得耶?即是行者自心耳。若能如實觀察,了了證知,是名成菩提。其實不由他悟,不從他得。
簡易法門之一,觀呼吸。氣出,知道呼吸之氣出去。氣入,知道呼吸之氣進入。。
如實知之。
大圓滿心性休息論,講 放下,讓心休息。
大手印講: 在- 什麼都不知。什麼都不想。 - 狀態下的明、覺。
讓人什麼都不知道,很難,多少知道一點。所以只好先多多知道。
讓人什麼都不想,也很難,多少會想這,想那。所以先專心想一境,多多精細的想。(生起次第)
專心想,仔細想,再放下,什麼都不想。(圓滿次第)
葛印卡之


看虹橋吳版要退位,想起似南海軍機擦撞事件後,南京湯山中毒事件的前一年至華越的,現在華越全進不去。那時看 雨濛,才第一次看到大陸進步的相片 。
突想起76年左右,接一軍情電報並記錄,對面之官長,皮定鈞忽另換一大大將韓先楚,想必要有所圖,小心戒備。
真是最近的記不住,以前忘不了,卻又混在一起。
偶看台地這裏一網上言,76年左右,有一日,不知怎的,金門一炮打到廈門。- - - 說內幕陰謀如何如何 - - -

其實是下有對策,規定夜間接到電話,幾分鐘內,炮要射出。
那裏來得及喲,睡前先把炮定向,炮彈裝炮內,若電話來,抱衣服等先到炮旁一動射炮,再著裝。清晨再退出。
未想那一日晨忘了,彈未退出。忽來裝檢,一動,壞了,炮射了。阿共廣播說挑釁,必有以報之,那一晚,百多門炮備射,好家在,阿共只用快艇在海灣來回來回。- - -那炮長和小弟同梯,住嘉義。
現兩岸和諧了,不會再有類似事吧。


上街,看一翻印書。嘿,1970年買過這本書。周家螳螂拳,莫非命運之神啟示要再練這拳法。1981年9月3日看完 宋長治演講。開始下大雨,厝內淹到肩膀,損失許多書。
另翻一相片集,內戰時上海旁之松江鎮城牆事。
想起,那時阿共的路條打到台灣的楊梅,找○○報到。
古時領導要有四人,太公曰:
太師者,心腹之臣,所使○○,是人之英,故曰前疑,常立於前,決疑事也。
太史者,耳目之臣,所使視聽,是人之後,故曰後承,常立於後,承主之過,取驗於天。
太傅者,爪牙之臣,所使守衛,是人之傑,故曰左輔。輔人主缺,事立於左,拒君之難。
太保者,羽翼之臣,所使察伺,是人之警,故曰右弼,常立於右,弼人主之邪。
四輔既立,王者安而無為,百姓濟而無害。若四輔不具,猶格虎無備,濟河無舟。
若王者 — --- — - - -
看近日臺北花市之事有感。想這次五都選,阿國很危。
美將通過人民幣匯率法案,這次是玩真的?
第一次看杏子樹,以前只吃過杏仁茶,杏仁是指杏子的核仁?

[

76年左右 , 還在文革時期 .
那時候在福建 , 韓先楚是屬於鬥爭鬥贏了的這一方的 , 葉飛被鬥垮啦 .
北京中央還說鬥葉飛鬥得不錯哩 .
所以 , 韓先楚就當紅起來啦 , 升升官換換位也就沒什麼 .
那時候 , 大陸鬥得淹淹一息 , 也未必有心思對台灣有所圖 , 只是韓先楚恰好冒上來罷啦 .
當然 , 這些消息在當時台灣大概是不知道的 .

梧保老兄那時候在金門當兵乎 ?

[

两岸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开战的可能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不过,要是再来一个李登辉似的人物,结局就很难说了。战争这事儿不是闹着玩的,李登辉当时的确玩的很险。

险在哪儿呢?老实说了,如果当时开战,像木匠这样的人都会支持开战;如果现在有人想开战(只是如果),木匠这样的人不会支持战争。